在地想出版

裁撤國立編譯館之前,懇請保留學術編譯業務

By
on
2007-10-15

裁撤國立編譯館之前,懇請保留學術編譯業務

文/zen

今日見報(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1014/2/mbu9.html)載,談論國立編譯館的功能與定位問題,唯獨與民間合作翻譯一項,期盼未來國立編譯館即便裁撤,也能由相關單位接手。

根據報刊指出,目前國立編譯館主要業務乃「與民間合作學術書籍的編譯印行,不過,根據預算評估報告指出,國立編譯館出版的學術著作一年大約50種、每種平均銷售才470本,推廣學術成效極為有限。」

國編館與民間出版社合作編譯印行之叢書,全都是海內外重要之學術書刊,其對於學術累積與傳承之效果,不能僅以銷售數字來推斷。

近年來由於人文出版品受到大陸簡體書低廉價格與數量眾多的競爭,市場已經萎縮,直接的影響乃是高等教育人才的培育,極度仰賴簡體出版品,連帶學術翻譯名詞概念,也都照搬大陸用法,未來若再無國編館的翻譯補助,台灣學術專書出版很可能將會萎縮的更快,也將加速學術用詞被「統一」的趨勢。

筆者盼望,未來國編館因功能萎縮考慮裁撤之前,是否該更細膩的國編館現有業務該如何保留,切莫因為裁撤而順便毀了對於學術累積有所幫助的補助制度。

若國編館裁撤,拿掉補助,雖然不致於讓民間學術出版就此絕跡,但難賣卻重要的學術專書肯定更難以被引介。

台灣長期缺乏像歐美大學出版社的出版能力,學術出版依賴民間中小出版社苦撐,面對大陸國營出版大軍壓境,若廢除補助制度,恐怕長期來說,對於學術發展,是弊大於利。再廢館之前,請三思既有學術編譯業務補助的去留。

標籤
相關文章

20 Comments
  1. 回覆

    coolmoon

    2007-10-17

    謝謝你讓我們注意到這麼&quot冷門&quot卻重要的事情

  2. 回覆

    青天

    2007-10-17

    看到這則新聞,心裡突然有點高興.原來,天底下還是有報應這回事的啊!
    記得幾年前,有一次正好走到國立編譯館門口時,天空忽然下起傾盆大雨,根本走不了,連路都看不清!於是我只好在國立編譯館外邊走廊避雨.這個時候,我忽然想起有一次聽牧師說的笑話-有一次他老人家在新朋友自我介紹時,把他工作的國立編譯館聽成&quot國立殯儀館&quot~他還想,殯儀館也有國立的嗎?
    因為想到這個趣事,於是我便回頭看了看編譯館的展示廚窗,趁機會好好打量這個經過無數次卻從沒怎麼留意的地方。那個時候一樓好像有些書籍展出,於是我請問了一樓的先生,他表示展出是開放的,二樓還有教育相關的什麼東東,歡迎我參觀順便躲雨。看外頭的大雨一下子也走不了,於是我便逛了一樓之後,再到二樓去。
    上了二樓,我注意到有寄物處,於是把重要東西拿在手上,其他包包等就放在櫃子裡,然後就打算逛一圈參觀一下。這個時候櫃台的一個服務女士一直打量我,那眼神讓人不太舒服,於是我善意的朝她微笑了一下,她沒回應,我也不想再貼冷屁股,就想快快看一遍然後走人。
    不過,當我被一本教育類雜誌內文吸引後,我忍不住坐下來想把它看完。這個時候,那個女士走過來了-
    館服:小姐,請問你要做什麼?
    我:沒什麼,只是來參觀一下。
    館服:那你不能坐在這裡看書,要有教師證才可以。
    這時我看到附近其實有人的,有幾個看書、有些看片子-那些打扮不太像老師,倒像附近休閒的居民哩!
    於是我仍保持禮貌態度向她說:&quot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這裡必須要有教師證才可以進來,不過剛才我先徵詢過一樓的先生,他說這裡開放參觀,我才上來的,我看完這篇文章就好,不好意思啊。&quot
    館服:&quot不行,你沒有教師證就不能坐在這裡看書。&quot
    我站起來,心想,哪有這麼兇巴巴的人呀!那好吧,不能看書,那我把剛才還沒參觀的部份逛逛就好吧!反正雨還那麼大,也沒法出去啊!沒想到那小姐一分鐘都不讓我待,硬是用話把我趕下樓,搞得那些看書看片子的人都好奇的看著我,彷彿我是偷書賊被捉到一樣。
    我走下樓梯,一樓的先生仍對我笑了笑,真想問他二樓那位中年館服小姐是怎麼回事?不過,也許就是很單純的看我不順眼吧!反正我以後也不會來,不想再花時間和她攪和了,但心裡好難過好難過,從小到大沒被人趕成那個樣子…這件事我怎麼也忘不了………
    因此,看到這則新聞,心裡真是很開心,她大概以為自己是鐵飯碗便瞧不起其他人吧!沒有想到鐵飯碗也有砸碎的一天哦!
    看到這裡,也許你會說,拜託,壞蛋只有一個,那其他工作人員呢?學術研究呢?喔喔,我也要說拜託!學術研究什麼的,不正是它失了功能才被裁撤的嗎?而其他工作人員,就拿那個一樓的友善先生來說好了,心存善念的人,走到哪兒都有人幫!哪兒都有飯碗可端!
    我要哈哈大笑!哈哈哈!感謝主。

    • 回覆

      Zen大

      2007-10-17

      版主回應
      你真的是基督徒嗎?
      我很懷疑……
      按照你的邏輯 對你不好(無論原因為何)的人得到你所謂的報應 你很開心喔…..
      我想 有時間你不如讀點新約四福音書 看看耶穌
      ok?
      2007-10-17 08:40:37

  3. 回覆

    shawyu

    2007-10-17

    同意板大,我也覺得這位基督徒網友的說法很怪,而且越解釋越怪。

  4. 回覆

    阿基米

    2007-10-17

    我倒覺得他說的不錯,因為基督徒實在是很容易變成所謂的〝濫好人〞

    • 回覆

      Zen大

      2007-10-17

      版主回應
      是嗎?
      我倒不覺得
      基督徒懂得饒恕 不是因為我們去饒恕 而是神要我們饒恕 因為他們所做的 他不知道 而他們得罪我們 其實根本無所謂 我們算什麼 驕傲是大罪
      太過體貼自己 最後就會無限上綱 分不清楚是非
      例如這個人他舉的例子 只因為人家按規定把他請出去 而他認為那些留在館裡的人看起來不像老師 又因為人家不願意通融(守規矩反而被責怪)
      今天再說難聽一點 萬一他通融 然後被上面發現 被定了 有什麼好處? 按規矩行事的確不講人情 但是 他沒有錯 沒有錯的事情 為何要被一個人的心理不舒服 弄成被幸災樂禍的丟掉工作 而且還大剌剌的感謝主 我真的昏頭了
      2007-10-17 22:17:42

  5. 回覆

    Zen大

    2007-10-17

    版主回應
    你說的 和你前一篇留言完全無關
    我看到的是你在事情過後 依然記恨
    我並不是說基督徒不能生氣
    但是 應該要懂得分辨 你生氣背後的原因
    想過為何耶穌說連另一邊臉也被打嗎?
    除了不願意以惡報惡 也是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
    聖經說 不可含怒到日落 我想 你的怒氣 早已不知日落幾次
    人都有軟弱 或許你無法勝過你的怒氣 我了解 我自己以前也是這種人 如果你看我寫的社會議題之討論的文章 那就是一種對於不合理現象之憤怒的思考 光是體恤自己發怒 沒有任何幫助 你所生氣的那個人 也不會因為你生氣而有改變? 至於國編館裁掉 他也不會失業 因為他有公務員資格 然而你卻因為一個人得罪你(人算什麼 祢竟顧念他)而在他失去工作時拍手叫好
    基督徒當然有軟弱 我並不認為假仙有多好 但對於你這種絲毫不懂反省自己 放縱自己的軟弱 替自己的軟弱合理化 可能比甲仙還不如
    很可憐ㄚ……這的確跟是不是基督徒無關 如果你今天不是在我這裡留言 前後很明確的表明你是基督徒 我也許會用另外的方式跟你討論這件事
    但你既然是主內 我想告訴你 人的軟弱不是用來自我體恤的
    虛己 看空自己 即便自己受了委屈 也不因此而咒詛世界 耶穌不正是最好的例子
    神要我們做光做鹽 你覺得你的留言 放在這裡 給不是基督徒的人看了 是好見證嗎?
    還有 碰到挫折 卻能看見神背後的恩典 那是她生命的超越 能夠用屬靈的眼光 看見負面的恩惠 看見試探的真意 如羅馬書所說的 患難生忍耐….
    因為自己辦不到 就懷疑辦得到的人是邪惡 很可悲的思想耶
    2007-10-17 22:10:14

  6. 回覆

    zen

    2007-10-17

    我比較建議 這位網友去跟牧師說說心裡的想法….
    或者 乾脆在主日時 起來對這件事情做見證看看
    如果能夠站在講台上講的依然義正嚴詞 而且能夠贏得弟兄姐妹同意 我無話可說

  7. 回覆

    shawyu

    2007-10-18

    這是在國科會網站上公佈的資訊,板大不用擔心國立編譯館裁撤以後國家對學術翻譯工作沒補助了。http://web.nsc.gov.tw/kp.asp?url=http://www.nsc.gov.tw/_newfiles/bulletin.asp–RecNo=5368
    主旨:本會人文處公開徵求97年度人文及社會科學經典譯注研究計畫書,申請人〈含符合資格之人文社會退休學者〉在96年12月31日止依本會專題研究計畫補助經費申請注意事項之相關規定備齊所有資料,提出線上申請。
    說明:
    一、本會為發展學術研究,厚植國內人文學及社會科學的研究基礎,規劃推動人文學及社會科學經典譯注研究計畫(以下簡稱經典譯注計畫)。
    二、經典譯注計畫係就人文學及社會科學傳統或近當代學派發展過程中必讀的奠基性外文經典翻譯並注釋。其成果將由本會公告遴選出版社出版,內容除原典原文之翻譯,尚需包含學術性導讀、關鍵詞、作者介紹、作品的時代與典範意義、版本及譯本的介紹,歷代重要相關文獻的檢討、具學術價值的注解、重要研究書目提要、年表等。
    三、本年度經典譯注計畫以學門邀請及公開徵求二種方式辦理。經典書單經各學門推薦後刊載於本公告。經典譯注計畫需為本案公告經典之譯注;或在96年10月15日前自提書單後獲本會審查認可之書單,中文的古籍今譯或二手轉譯文字恕不受理。

    • 回覆

      Zen大

      2007-10-18

      版主回應
      據我所知 這個計畫剛好和國編館的成為斷代
      這個計畫幾乎都處理古代原典 而且以注釋為主
      再而且 主要是文史哲 社科較少 當代也少
      如果能把國編館目前的業務納入 那就更好了
      分古今中外去做經典/重要原典翻譯/注釋的補助出版
      2007-10-18 10:14:34

  8. 回覆

    認可

    2007-10-18

    板大應該早就知道shawyu所說的經典譯注計畫。兩者的性質其實差很多。國編館側重補助出版社,申請者以小型學術出版社為主力,國科會的重點在於經典,補助的對象是學者,而且雖說公告遴選出版社出版之,實則是大出版社如聯經在包攬。
    因此板大的憂心仍是成立的。

  9. 回覆

    shawyu

    2007-10-18

    國科會網頁上有列出書單可以下載,我把社會學的部份貼在這裡,選書的範圍不只是古代經典,90年代的東西也有。不知道是誰推薦的就是了。
    社會學門經典譯注推薦書單
    1. Georg Simmel, 1890, ?ber soziale Differenzierung Soziologische und psychologische Untersuchungen. Leipzig: Duncker & Humblot.
    2. Georg Simmel, 1900, Philosophie des Geldes. Leipzig-M?nchen: Duncker & Humblot.(英文版翻譯 1990, Tom Bottomore and David Frisby, The Philosophy of Money, London ; New York : Routledge)
    3. Georg Simmel, 1908, Soziologie Untersuchungen ?ber die Formen der Vergesellschaftung. Berlin: Duncker & Humblot.
    4. Georg Simmel, 1917, Grundfragen der Soziologie. Berlin-Leipzig: G?schen.
    5. Bott, Elizabeth, 1968, Family and social network: roles, norms, and external relationships in ordinary urban families; preface by Max Gluckman London, Tavistock Publications. (New)
    6. Mitchell, J. Clyde (ed.) , 1969, Social networks in urban situations: analyses of personal relationships in Central African towns; Manchester, Published for the Institute for Social Research, University of Zambia, by Manchester U.P.(New)
    7. Peter M. Blau and Otis Dudley Duncan, 1978, The American Occupational Structure. New York: Free Press.
    8. Pierre Bourdieu, 1979, La distinction: critique sociale du jugement. Paris: Les Editions de Minuit.(英文版翻譯 Richard Nice, 1984 Distinction: a social critique of the judgement of taste, London: Routledge & Kegan Paul)
    9. Philip Abrams, 1982, Historical sociology. Near Shepton Mallet, Somerset, England: Open Books.
    10. Roy Bhaskar, 1986, Scientific realism and human emancipation. London: Verso.
    11. Roy Bhaskar, 1998, The possibility of naturalism : a philosophical critique of the contemporary human sciences (3rd ed.). London : Routledge.

    • 回覆

      Zen大

      2007-10-18

      版主回應
      是 古典不少(齊美爾四本)
      再來就算不是古典 也都是很難處理的經典
      Bott, Elizabeth
      Peter M. Blau and Otis Dudley Duncan
      Pierre Bourdieu
      都算是
      只有三本還算相對簡單(但還是很難)
      不過 我個人倒是蠻希望上面七本能翻出來的
      只是 我也很懷疑 放眼現今台灣社會學界
      (這東西要老師申請的) 有誰能處理這些東西?
      能的人又願意花多少時間處理
      之前談到的翻譯抵學術 或許由政府公佈書單是好方法 但是 哀 恐怕還是辛苦啦
      2007-10-18 12:43:56

  10. 回覆

    晴天

    2007-10-18

    你一定是那種沒看完就跳起來回覆的人吧!完全弄擰了我要表達的意思,還跳接情節…
    1.館員A說歡迎參觀,B以非常惡劣的態度和激烈的口氣趕人,對初訪者而言,前後不一的說詞,到底哪一個才是規定呢?
    2.即便規定是&quot不准參觀&quot,也不必態度惡劣、措辭傷人。更何況對一個沒有做出任何違規行為與態度極友善的初訪者!==>這是重點!
    3.何謂好見證?你的回覆不也正是一種見證,顯明你的真正屬靈光景嗎(論斷、漫罵、指責、驕傲)?
    你的文字看似美麗,其實沒有靈魂,只是空洞的、張牙舞爪控訴人的骷髏舞!亂罵我之前,好不好先回去看看你自個寫的&quot不加思索的驕傲&quot?!
    對了,說了這麼久,忘了反問你,禪(Zen)啊,用這個暱稱的你,到底是不是基督徒啊?
    夏蟲不語冰,就此別過!

    • 回覆

      Zen大

      2007-10-18

      版主回應
      跳接? 沒有阿
      因為你只想相信你想相信的….
      我沒有說自己多好 但還不至於因為別人得罪我就詛咒對方
      至於我的暱稱 恩 我不知道在哪裡有講過了
      至於你能不能找到 就不知道了….
      至於禪就等於宗教嗎? 也不盡然….
      我亂罵你? 喔 別人都是亂罵你吧 只要講了不合你意的….
      我寫文 又不是要討好世界的
      你連夏蟲語冰都能搬出來了 還有什麼好講的?
      2007-10-18 15:43:49

  11. 回覆

    晴天

    2007-10-18

    忘了說,牧師他老人家當然知情!

    • 回覆

      Zen大

      2007-10-18

      版主回應
      我相信他知道 恐怕他很為你擔憂禱告….
      至於你來這裡耍蠻橫 我不知道讓你爽到什麼…
      借人家的文題發揮 你以為我會附和你嗎?
      於是 反駁你讓你看了不順心 就覺得別人很爛驕傲….你不驕傲嗎?
      其實是這樣的 你若不爽 就別來 我也沒拿刀逼你來ㄚ…..
      對你 我想我最沒辦法接受的就是只因為別人得罪你 就對於人家的失業幸災樂禍 沒辦法耶….
      2007-10-18 15:43:42

  12. 回覆

    郝伯

    2007-10-19

    國編館的定位,配合上台灣這個小市場,最終走向裁撤這條路,也不奇怪
    文中提到:台灣長期缺乏像歐美大學出版社的出版能力,學術出版依賴民間中小出版社苦撐…….
    關於這一點,我想提問的是,很多國立大學每年拿教育部幾千萬的補助款,也擁都自己的學術出版中心,我想功能有很大部份與國編館學術導向的定位重疊,難道這裡沒有辦法開闢一條生路?
    如果一些學術著作真的有必要引進編譯,那麼留給大學的研究中心及出版單位實在是再適合不過,何苦國編館再開標卻又無人問津,由國編館作為集散中心這個model也許本身就是錯的,無利可圖的出版品你要標給誰?民間團體就是一般出版社,除非極大型的成熟出版集團有意願撥助一部份資源進入這個領域(或許成為其回饋社會,維繫公關的一環...),一般中小出版社根本無法承擔這種難啃的學術出版,就因為無利可圖,又有出版之必要,才要補助,而大學出版中心有經費,有資源,有學者,有管道,現在又有POD的技術,民間出版何苦來哉?交給專業學術機構不是頂好?

    • 回覆

      Zen大

      2007-10-19

      版主回應
      我想 你大概不懂臺灣的大學裡之出版社的現狀吧
      那個地方 很奇怪 光作書卻不賣 做了你也很難買得到
      交給他們 那不如別出算了 否則出了還更麻煩
      至於這個 不只是他們的問題 是台灣公家單位在銷售商品後報帳的複雜性 讓許多公務員寧可少一事
      至於台灣原本就有的民間學術出版社 是既定事實 它有一套營運模式 理念 和資源 出版比的是協力網絡的資源 我想陷在公部門的出版者並無此資源 再加上學術人對於出版之態度過於瞧不起 顢頇傲慢等等 都不利於學術出版
      所以 交給學術機構 等於完蛋 民間來做 並非苦
      至於pod 問題多多 想像起來很美 去看看秀威國際的出版品 就知道了
      2007-10-19 15:33:38

  13. 回覆

    shawyu

    2007-10-19

    台大出版中心這幾年積極在出版學術書籍(主要都是台大教授寫的),也賣一些商業性的書,目標是要向國外的大學出版社看齊,未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http://www.press.ntu.edu.tw/index.asp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