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我們可以因經濟全球化而活的更豐盛

By
on
2007-10-18

我們可以因經濟全球化而活的更豐盛

文/zen

(本文乃回應教會公報2902期,經濟全球化不是豐盛生命一文而寫,對於全球化,這議題太複雜,能談的太多,此文談的極為侷限在回應文章,固請不需多加延伸討論)

話說從頭:全球化的崛起

1990年末期拔地而起的全球化論述,拉長歷史眼光來看,早從地理大發現時代,就已經動了起來,到了19世紀,世界市場形成,只是那時候不稱為全球化,而叫國際化,且摻雜了太多帝國主義殖民統治色彩。後來,連續爆發兩次世界大戰,共產國際抬頭,世界形成民主/共產對峙狀態,身陷共產國際的人口,高達二十餘億,直到1979年中國走向改革開放,1989年共產國際垮台,骨牌效應造成全世界絕大多數共產國家倒台(現今除北韓、古巴仍是共產國家),新一波全球整合崛起,被稱為全球化。

全球化的崛起,主要是人類通訊與運輸科技的高速發展,使得「時空壓縮」(大衛哈維),例如人能透過網路與全世界連線,人可以自由移動,不再固著於土地上(農業社會的安土重遷不再);民族國家得以介入人民所有生活面向的統治權不再。

全球化不只一種

「全球化」其實不只一種,也不限於經濟,從右派到左派(還有第三條路),從自由主義到保守主義(還有社群主義),全都有人在談全球化。福利國家出身的社會民主主義左派對新自由主義所堅持的經濟全球化大加批判,認為當前的全球化不過是種美國化(麥當勞化),替資本家尋求降低成本,將製造工廠外移到勞動力低廉地區,並以此反思先進國家過高的勞動成本和社會福利的藉口。

如果刻意尋找,「全球化」的確很壞,它在新自由主義者手中,成了資本家合理剝削勞工,造成先進國家中產/製造階級崩塌的原因,甚至可以被當成當前全球暖化/生態崩解,錯誤經濟發展模式的元兇。

新自由主義全球化是「邪惡」的嗎?

然而,真的如此嗎?

全球化就像貨幣一樣,它本身沒有正義或邪惡之分,讓全球化變成魔鬼,四處肆虐的,是人心的貪婪。即便是所謂的邪惡的新自由主義(那請問什麼是良善的?真有良善的經濟制度嗎?),以全球化之名四處剝削勞動力,難道也沒有任何貢獻嗎?恐怕是有的!只是受惠者不是反全球化者。從前共產國際所解放的三十億人口,便因抱持新自由主義心態,四處尋找低廉勞動力的資本家之故,得以脫離赤貧,得以讓自己脫離悲產命運。《一件T恤的全球經濟之旅》,從貼近生活世界的角度,更細膩的解讀了全球化的辨證性(習慣以簡單的二元對立批判新自由主義在全球化中的角色者,本書很值得一讀)。

社會學家包曼無情但卻深刻的指出,社會的演變,是會造就「人類廢品」,把不適合新社會秩序的人淘汰。以人的有限註定無法創造地上天國,任何經濟思想/制度必然都是一體兩面(甚至多面),與其把新自由主義全球化視為邪惡的,不如承認我們身為人的有限,無法看見一個新興社會現象的發生時,各種不同立場的人,會因此而受害/蒙福的原因是十分複雜的。北歐社會福利國興旺了幾十年,如今也在煩惱人心懶惰而不願工作徒領救濟金將在不久的未來壓垮國家財政。

全球化乃不可逆轉之社會發展進程

與其指責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邪惡,進而要求反全球化(反全球化要走向哪裡去?回歸部落主義嗎?還是自我鎖國?)。全球化是不可逆轉的,與其反全球化,不如透過論述與生活實踐的力量,監督全球化中的負面效應,盡可能的減少傷害。人無法求每一個人的完善,受傷的,讓其他社會制度來補足(宗教、家庭、社會福利、政府)。全球興起一股社會企業家勢力,正是對當前經濟全球化所造成的傷害提出的修補力量。

全球化乃不可逆轉之社會發展進程,就像見諸人類歷史,是族群文化的不斷融合,融合過程中有人受傷有人獲利,世界不永遠保證誰順利/受挫。這世界雖然仍有三十億人活在貧窮線下,但卻也有三十億人走入富裕,這個成就放諸歷史是巨大的,放眼人類社會,還沒有這麼多人富起來過。我們要做的是盡可能的幫助仍陷在貧窮中的人,監督防範不義的發生,提醒自己過謙卑合神心意的生活,成為人們的助力(而非阻力),對於全球化,我們應該更謙卑的看待其中的複雜性,盡力去做,把結果交給上帝。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