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永遠的各說各話~國民兩黨的政治荒謬劇

By
on
2007-10-27

永遠的各說各話~國民兩黨的政治荒謬劇

文/zen

國民黨的問題在歷史錯誤尚未自我清算,民進黨則是經濟無能

(最近電視新聞太擾人,都是政治,發發牢騷,兩邊各打五十大板的談一談)

總統大選快到了,電視上盡是口水戰。藍綠雙方永遠沒有交集,藍的打綠的,說他們執政七年多,台灣經濟嚴重停滯,民不聊生。綠的打藍過去戒嚴威權時代不當侵吞的國產,還大剌剌的出售套利,更對國民黨若再次執政後,很可能藉由國共和談來解決一中問題背後可能造成的賣台,緊咬不放。

從藍綠各自發展的論述與對對手的批判來看,說實在的,臺灣人民真的很可悲,這些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沒有一個肯認錯,沒有一個肯聽聽別人說什麼,每一個都只會說別人錯,每一個都只會抓別人的小辮子。

當民進黨批判國民黨賣黨產時,國民黨知道這不是法律問題,而是道德正當性的議題(威權時代早就替這些國產侵吞的合法性找到了法源依據了,自然難有違法),更不知道淺綠色選民對於國民黨過去威權時代所犯下之錯的硬ㄠ和不肯認錯感到不滿,以致於寧可投廢票/賭爛票也不願意投給藍軍。

至於民進黨,曾經替台灣人民爭得自由民主的民進黨,很快就因為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再加上過早政黨輪替,再加上權力使人腐化,國家統治的一團亂,經濟受制於去中國化的神主牌,無法銜接上這一波的中國熱,始終端不出牛肉,無法替台灣社會找到下一個轉型產業。經濟成為民進黨執政無能的最大問題(對於貪污,我倒不覺得是大問題,國民黨時代不過是透過威權系統,將貪污合法化,再加上新聞管制等措施,壓制人民言論使貪污無法如今天般明顯的浮上檯面,說國民黨沒有貪污,相信沒有人會相信。但問題是在東方社會,人們不是不能接受貪污,而是不能接受無能),被國民黨抓著猛打,無法直接回答,卻反過來指責對方。

我們偉大的政黨們,眼裡都看得見對方的問題,卻看不見自己的,拼命打別人,從不知道反省自己,更不知道攜手合作(畢竟連最基本的國家主權認同都達不到最低協議)。

其實這也沒什麼,我們的民主,所謂的協商,不過是各執一詞,堅持到底,要對方妥協於我,才叫做達成共識。不曾見過兩黨真的坐下來,從人民的角度出發,思考解決問題的辦法。永遠只有叫囂,謾罵口水戰。

我擔心民進黨繼續執政,經濟持續無能(雖然經濟無能人民也要負責任),但我同樣擔心國民黨執政後,會走上國共和談,將台灣賣給中國。我並不反對台灣和中國合作,甚至結盟,但是百餘年(日劇加戰後)的分隔,台灣早已經發展成另外一種族群,再加上中共明顯打壓台灣(光看台灣在WHO這個對台灣人民生命安全最重要的國際組織的無法加入),對於國民黨的台灣主權論述,讓我也感到很焦慮。雖然國家在未來的重要性日減,但政體差異所造成的人民思想觀念差異,需要相當漫長的時間彼此謀合,才能減少衝擊。

此外,國民黨真的就是經濟強嗎?我也不以為然。北台灣的人或許認為是吧,因為北臺灣的人民,在國民黨威權時代利用威權之便所做的台灣經濟體分區中是獲利者,但那些被劃為工業/農業縣,為了發展工業/農業而毀掉生態的中南部人民,看著當年國民黨南北經濟政策差異所造成的經濟差距懸殊與家園生態崩解,憤怒之情,實在很難相信國民黨的經濟政策。

再者,當年國民黨是靠著威權統治孤行計劃經濟,再加上美國因為地緣政治需要力挺台灣向世界發展經貿(還有直接的美援),如今美國極力拉攏中國(台灣只是美國制衡中國的一顆旗子,美國始終堅持門羅主義邏輯發展國際外交),再加上台灣如今早已不可能走回頭路,用威權時代的高壓手法遂行不公不義的經濟政策,換了國民黨(只要不賣掉台灣主權)執政無所謂(要走上程序民主必然要二次政黨輪替),但國民黨連黨產都不願意/能清楚交代,真的能夠把經濟搞起來嗎(或者以放棄台灣主權的方式搞起經濟,賺了錢但卻不再擁有獨立自主性,台灣人能接受嗎)?

台灣問題其實很簡單,國民黨的經濟執政人才加上民進黨(偏中間路線的)台灣主權認同觀(而非偏深綠的全去中國化),大體就能提出一個比現在相對穩定的投資環境發展經濟,即起直追。偏偏我們有的正好相反,有的是一個光會堅持主權不懂發展經濟,光說能發展經濟卻極可能將台灣賣掉的政黨,臺灣人雖然愛錢,但又怕死,所以要臺灣人過窮日子,大家不願意,到大陸工作可以,但要台灣人歸屬中國成為中國人,恐怕現階段大多數人仍然不願意(也就是不願意拿主權獨立換經濟保障),看似兩難困境其實很好解,只可惜在那群凡事都是別人的錯,我沒有錯我是被打壓的政客思維邏輯下,台灣,恐怕未來無論誰執政,都是舉步維艱ㄚ(別傻傻的認為國民黨執政經濟政策就能起來了,民進黨也會是最大在野黨,讓我們看兩黨政治的杯葛癱瘓議事進程如何在台灣大鳴大放?)

一個一年通不過幾條民生重要法案的立法院的立法委員浪費寶貴時間去管教育部長打瞌睡,這是不是一種荒謬劇?說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有人真心為臺灣人民百姓的前途和未來思考並努力,誰信(看台北縣長忙著升自己的警察的官以收買人心,不想也不願和中央協商解決這個法制困境,有時間升官,不如想想怎麼整治台北縣的馬路交通與生活環境品質,每天電視上都有重大交通意外)?當縣長的都不覺得問題很嚴重嗎,地方首長管好自己的地方比因政黨差異槓上中央來得更重要吧(當然當中央的也很過分,刻意挑敵對政黨執政的縣市打壓)?

悲哀阿,台灣人。被媒體名嘴操弄混淆了真正需要好好想清楚的問題。

標籤
相關文章

9 Comments
  1. 回覆

    brahms6

    2007-10-28

    沒有建立完整的監督機機制,才是關鍵危機。
    我記得在灑錢外交時,有談到,阿扁就算請客,誰買單阿?
    為何立法院不能砍預算?
    怪媒體,媒體自有生存結構與遊戲規則,當然靠不住。
    回頭說,杜的跋扈凸顯的是,監督機制的失敗。總體到總統本身都失敗,這是急迫要去建立,而不是急迫辯論公同題目的意義,以及如何領票。
    領票與否,好像是民主細節,錯了。
    政治人雖然天天吵鬧,但是彼此都有個共識,就是現在混水摸魚的制度對比都有利。
    所謂天下大亂,形式大好。(這是對政治人物而言,但對我們而言已經體制崩壞)
    媒體很喜歡神話過去20年的『民主成果』,我自己認為台灣最失敗的就是本土化跟民主化。
    本土化?光搞文創,連自己特色在哪都不知道。滿嘴恐懼中國而已。
    民主化:連監督機制都搞不好,以有『言論自由』有何用?光看挖鼻孔,充斥著『何不食肉迷』言論的內閣,就知道監督機制多麼破敗,約在1920年時期吧?

    • 回覆

      Zen大

      2007-10-28

      版主回應
      監督機制是無法建立的
      除非在短時間內有大批明確出包的證據被司法單位掌握 且在民意之下必須辦到底 否則 很難掀起制度性變革
      再者 台灣原本就是非制度邏輯的社會
      要靠建立制度維繫社會體制 大概很難
      比較可行的 是從每壹次的議題迷思中去破解並且建立獨立思考判斷力 搞清楚檯面上的人在玩的把戲
      也就是說 從細節入手 拆解個案
      總體的東西 明顯來看是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有所變化的ㄚ
      誰來監督? 在巨大的分贓之下 進入體系 都代表被收編(看現在的中生代知識份子就知道了)
      切入點有很多種
      對制度在台灣的落實 基本上我採不信任 也不可能
      因為國民素質不到
      2007-10-28 14:24:59

  2. 回覆

    東由的台北光點

    2007-10-28

    我倒覺得台灣現狀很不錯,會混的都能分到一杯羹。而且民進黨對共產黨來説不可或缺,暫時還有利用價值。

  3. 回覆

    Cecil

    2007-10-29

    台主說的中肯~~~
    我支持你的論點 🙂

  4. 回覆

    brahms6

    2007-10-29

    但是zen
    這就涉及到台灣人文化,
    如果台灣實際上是一個不斷抹消記憶的社會。
    看口水戰猶如看八點檔,一檔換一檔的話。則,
    個案永遠只是個案,因為無法沈澱與記憶,反省。
    還有,台灣人不喜歡惹事,鬧事,息事寧人是我們的文化特質。所以台灣至今都沒有如韓國或泰國般動盪。
    壞處就是台灣永遠姑息主義,猶如1939年歐洲姑息希特勒。
    司法….就接觸司法體系的朋友看來,
    是最不可能的,事實上看這一年來關於起訴,判刑等的新聞,你大概也感覺的出來,台灣行政與司法是一體的。
    那立法院也不行,怎麼辦?武器偷偷都生鏽了。
    如果台灣玩的是法治(民主源自於法治原則)這一套,制度改革不可行,猶如人生病,用醫學判決無效,怎麼辦?至少邏輯上的遊戲規則完不下去。
    則,吃香灰?那政治上有無香灰可吃?
    那真是迷惘了。
    有拉,其實還有體制外的革命之類的手段
    公投,起訴任何人等,都是按照法治執行的。換言之,制度在口頭上還是一個關鍵要素。

    • 回覆

      Zen大

      2007-10-29

      版主回應
      司法 長期來說還是有可為的
      至少從我父親那輩到如今
      已經進步很多
      在過去 法院受制於威權政府 再加上薪資過低 沒什麼人願意投入 如今薪水高年輕人有堅持的越來越多 體制內唯一較為看得見希望的 就是司法
      其他都不可行
      體制外的革命 如果真的有 恐怕就是對岸來革台灣政權的命了…
      2007-10-29 10:35:10

  5. 回覆

    愛丁不拉

    2007-10-31

    台長標題下得真好!
    其實連「大車小車」都拿出來抬槓,實在滿無聊的。
    要求部會首長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我認為是很爛的訴求。如果這些大官每天帶著一批隨從人員,和上班族、學生一起擠公車或捷運,勢必造成民眾的不便。
    其實十幾年前的歐洲,汽油就已經比台灣貴了。開小車、少開車,恐怕是未來不可避免的趨勢。
    說到「民生法案」,有時候不要通過太多也好,很多民生法案,其實是助長貧富不均的「剝削法案」。

    • 回覆

      Zen大

      2007-10-31

      版主回應
      日本算是最有魄力解決石油危機的國家
      從七零年代石油危機開始 就決定全面地鐵化
      且調高高速公路路費 油價等等
      把汽車工業趕出日本 要他們去世界上賺錢
      而且 日本很多超小款車 很適合地窄人稠
      台灣卻拼命引進大車 也是不好
      換車很好 但換小車因為隨扈也要搭就要兩部 那恐怕不如一部大車划算
      媒體背後的利益結構很清楚 這也沒什麼
      只是人民輕易的被引導到媒體所建構的議題
      蠻可悲的
      民生法案 有好有壞囉 不過 反正好的也通過不了就是了…..
      人民花那麼多錢請立委來吵架 真不知所謂阿
      2007-10-31 23:37:31

  6. 回覆

    阿傑

    2007-12-25

    民進黨的問題不在經濟,而在於無能與獨裁,「為了權力」可以不擇手段!
    於是,更多的人不在乎規範和道德,只要「贏」,卻讓其他無辜的人付出龐大的代價……社會基本價值崩解,各種亂像叢生……
    以現在的台灣民心,我認為民進黨是不可能延續政權的,如果可以延續下去,那是一定是用非常惡劣的手段,而一個政黨可以以惡劣手段贏得選舉,那台灣的未來只能是無法想像的悲慘與淪落。
    我認為國民黨得到政權的可能性很高,只是這樣一個沒有理想性,苟且因循的政黨,也不能為台灣帶來任何的希望……
    什麼是「台灣人的悲哀」,看不到「希望」是真正的悲哀……這也是為什麼那麼多弱勢的台灣人自殺,殺了小孩自殺的真正原因……就是「看不到希望」啊!
    只是有「權」的大人啊,誰來在乎一下我們這些善良的台灣人啊?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