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創意考

金馬獎非轉型不可

By
on
2007-10-29

金馬獎非轉型不可

文/zen

今年金馬獎入圍名單公佈,大陸電影獨占鰲頭(甚至有人還不願參加),國片寥寥可屬(還得靠李安撐場面),金馬光輝黯淡,到了非轉型不可的時刻。

近十餘年來,隨著國片的日趨衰微,金馬獎對普羅大眾(乃至電影人)的吸引力,也逐年下滑。入圍作品,已從最早台灣電影獨霸,到香港一支獨秀,再到如今的中國崛起,「純種」國片在金馬獎中日漸式微。如果國片明顯無法在短期內復興,那麼,金馬獎獎勵優質國片的原初目的已然消失的同時,金馬獎的轉型,勢在必行。

國族電影在全球化浪潮之下,已經日漸式微(除非國家機器強力補助,才能暫時倖免)。台灣電影的沒落則看似因為國家機器不再支持,但危機就是轉機,積極投入全球資本市場,培育出能在廝殺慘烈的自由經濟中存活下來的電影人(而非伸手牌要補助的電影人),長期來說,對台灣培育電影人才才有實際幫助。

筆者建議,金馬獎應該忘掉過去的輝煌,放掉過去的舉辦手法、頒贈獎項,認清當前電影環境的現實格局,走出台灣,以全球為半徑,設計出符合實際環境需求,且能確實鼓勵台灣電影人的獎項。否則,金馬獎除了每年一次的浪費公帑外(新聞局主辦),又有什麼實質意義?

舉例來說,主動徵選全球華人所主導/投資/拍攝之電影。兩岸三地之華人所拍攝之電影,便可視為同一區,海外華人所拍攝之電影,可是為另外一組;亦或者將藝術電影與商業電影分開評比(避免大會因主導人不同而每屆出現不同的頒獎評比標準,例如去年重商業而今年重藝術,那明年是否又會變?)。

未來,我們必須要捐棄台產「國片」的舊思維框架,「國片」可能不再由臺灣人拍攝(而是台籍資本家出資、製作或導演),而台籍導演、演員、技術專才在海外投入電影工作所獲得的優異成績,也可專設獎項以滋鼓勵,實質鼓勵更多台灣出身的電影人(至於是否投入「國片」拍攝,我以為反而是其次)。

金馬獎是到了必須轉型的關鍵時刻,與其坐困「台灣半徑」,按既有模式頒贈無人在乎的獎項,還不如以「全球電影」為基礎,重新思考金馬獎該如何對世界電影獎提出獨一無二的價值,好像坎城、釜山、東京影展般,能夠成為吸聚世界電影人目光焦點的影獎,替金馬獎創造新價值。

標籤
相關文章

9 Comments
  1. 回覆

    brahms6

    2007-10-29

    我的觀點剛好不同。我倒認為產地很重要,也一如zen先前說的品牌與產地,猶如法國葡萄酒現象。
    台灣就是要死咬著國片,而不是積極轉形成為廣義中國華人電影商片的一支才對。
    我的論點是,日韓因為沒有大中國生產圈,被迫要轉型,所以現在有一席之地。
    日本可沒有太多官方挹注電影產業,但是他們從電視轉型,摸出一條路。
    台灣很少探討日本電影為何崛起的原因,因為他們日劇沒有段過生產能量,於是可以反敗為勝。
    現在大家都喜歡談梁朝偉漏三點,忘了,他跟劉德華都是無線電視台出身的演員,周星馳也是阿!
    習慣看日劇的朋友會知道,日片相對於日劇其實soso,光以電車男為例,日劇的散發能量比電影更多,或是,以松子悲慘一生為例,其實電視劇敘事因為時間更多,更為完整。
    台灣,從未有人提過要從電視劇能量轉型進入電影的謀略。過去,科班出身者,是演電影,現在只能演愛之味系列(民視的愛+三立第一味)。
    釜山跟東京影展,自身國族片有相當數量,所以辦的不會失去意義。台灣如果僅辦國際影展,自身缺乏參展片,那會更為爆笑而脫線,事實上李安參加金馬,就已經夠失當了。金馬應該拒絕李安,只提名諸如練習曲才對。
    還有一個兼職台產片原因在於,講純台產片,產值完整鍊才會集中在台灣,也就是台灣生產,收益回到台灣創作者身上。
    如果開放所有華人片生產練進來,會模糊焦點,比如李安一成功,就紛紛認為是台灣之光。
    事實上李安只是一個成功的美國導演,不是台灣導演。
    台灣導演應該是林靖傑或他弟弟李崗才對。
    還有要補充說明一點:很多人都喜歡拍或看藝術片
    但是,藝術片應該也是廣義的商業片才對。除非出資者或導演是慈善機構或是國防部拍軍教片,花錢都不問的。
    否則卡司花費,其他成本只要一算,都是某種商業(尤其妳是在自由市場經濟裡面)。

    • 回覆

      Zen大

      2007-10-29

      版主回應
      一 你說的是一條路 但短時間發展不起來 而金馬獎沒有時間可以再等 辦了一個沒有自家影片的影獎並不可恥 未來全球化世代 你可以當內容生產者 但你更可以當內容推廣者 或者平台 當平台是個不錯的選擇
      二 對產業來說 可能長期如此 但對於一個影展/獎來說 他可以包含更多內容
      三 我的論述的提出 自然是過度性質的 因為沒有轉型求活的金馬獎 只會殞落 無法活到國片再起
      四 國片如何轉型 牽涉到更複雜的遠景和產業結構改變的問題 其實和這篇文章要談的小東西沒有太直接關係 本文僅關心的是 金馬展如何可以不要再無聊下去 花人民的錢辦的 能否創造更高縱效
      總之 我認為 金馬獎鎖國片 是現階段不可行了 未來國片再起 金馬獎自然就會又有國片一片天 但沒有國片 以現階段的金馬獎來說 也不能存在 不如趕緊設計出即便沒有國片依然有存在價值的金馬獎(甚至更名亦可)
      你看現在金鐘獎 誰鳥阿?
      對吧 所以 要學日本的藏能量於電視 很難 台灣的電視圈創造力極低 模仿力很高沒錯 但很難轉嫁到電影
      2007-10-29 12:39:35

  2. 回覆

    賈思琳=Jocelyn

    2007-11-01

    我覺得說到底還是環境造就文化或者文化造就環境的問題。
    我是個戲劇工作者,有時候…不,應該說,當我們還沒有名氣的時候,說什麼都不是,想做什麼也沒有機會。當你有名了,說什麼都是一個決定。拿電視劇來說,作電視的說觀眾素質不夠,寫太深的他們看不懂。觀眾則說,寫電視的亂七八糟沒營養。媒體仲介的結果,創作者空有一身本領卻無法施展。偶像劇學了日韓電視劇的框架,卻學不到精髓。連帶觀眾審美觀也變成表面。
    現在國片頓入一個奇怪的情況。很多年輕有潛力的人才分分出走。留下來的人,也不是沒有才分,而是台灣的環境無法讓他們專心創作,哪個劇場導演、電影導演不背債的!常常必須身兼很多工作,只為了拍片或創作,但是身心俱疲的狀態下,又能做出什麼好成績?
    話說回來,李安當年為什麼到美國念電影?因為台灣沒有學校可以念啊!念完了藝專,哪裡還有什麼影視相關的學府可以深造。我們稍稍為幸運了點,現在專業學校比當年多了幾間。
    抱歉,我覺得有點鬼打牆。腦袋昏昏越講越沒邏輯了,說到底還是牽扯到教育問題啊!

  3. 回覆

    brahms6

    2007-11-01

    電視劇,很多人喜歡怪觀眾。我自己不這麼認為。還是要舉白夜行例子,最近因為在看這個小說。
    白夜是一個日本小眾,限制級的推理小說,但是他改拍電視劇,非常成功,當然下意識我們就會因果關係去想,因為日本人高水準。我不這麼認為,因為一個庶民社會,一般觀眾,尤其收看電視,我不相信有高低太大之分,日本肥皂拒不也賣的很好?
    台灣電視問題在於,沒有製作單位勇於嘗試,我剛說的白夜行就是一個嘗試。嚴格說仔細想想電視才子王偉忠,很多時候都還是個公務員,那還是王偉忠耶,他最好作品,我覺得是紀錄片『建國二村』。
    回到李安,李安去美國,真的只在學『拍』電影嗎?
    看他推色戒的手法,這麼精巧,天天帶著湯唯四處跑,話題圍繞在梁朝偉露點。如果李安真如表面如此儒生形象,他應該對刪除激情戲,並對媒體憤怒才對。

    • 回覆

      Zen大

      2007-11-01

      版主回應
      最近緯來在演的我的人生路也是 自閉症耶 這種題材 也能改編成電視
      不只如此 最近我開始跟著看日本秋季的連續劇
      看日本一季能推出這麼多連續劇(的確也有難看套公式的) 很佩服其驚人創作力 而且全都是直接回應社會的劇
      像是講四時世代每月只有三萬元零用錢的上班族的笨天鵝
      五十歲和二十歲的 二十歲的戀人
      連賓葬業都能拿來當主題的 拖把女孩
      還有蠻多的
      全面的去觀看觀察 果然有不同的體會 蠻有趣的
      2007-11-01 10:47:05

  4. 回覆

    brahms6

    2007-11-05

    那我們要開始握手了,格一陣子不看日劇的我,最近兩年開始大舉吸收,有空時間都花在這裡。
    秋季最強檔的是Galileo,我想最近獨步文化應該賺不少吧?東野這兩年被改編題材很多。
    另外一個常被改編的題材是吃的,無論日本料理,中華料理或義大利等,源頭通常都是漫畫。
    探討日劇,越來越有意思了,還沒談大河劇勒!

    • 回覆

      Zen大

      2007-11-05

      版主回應
      說到日劇 的確最近我看了不少
      不過嚴格想起來 秋季日劇中上 沒有特別令人驚艷的(工作狂我還蠻喜歡的)
      獨步的確一鳴驚人 還成了接管好幾家城邦底下小出版社的部門
      沒辦法 人家有用心做 譯者也強 書也好 更是研究過台灣市場後 一舉切入 也算是賭對
      你要知道 日本小說 不是你想簽 對方就會賣給你的 還要考慮很多環節 因此簽日本版權 特別是獨步簽到這些書 是有他的功力在的(也就是說 不是沒人想做 但簽不到)
      當然 我是蠻樂見類型文學在台灣閱讀的逐漸成熟
      習慣讀這些東西的讀者群裡 一定會培育出能寫出相同程度好作品的作家(某種程度上來說 過去台灣迷戀高雅文學 是因為這種高等通俗文學書在台灣太過薄弱 沒能成為一門領域培養讀者 如今有了 我是蠻看好的)
      2007-11-05 14:52:11

  5. 回覆

    brahms6

    2007-11-05

    笨天鵝我看了一點,還會想看。
    春季日劇有個我們的教科書。談校園暴力,學校隱藏的事件。
    日本有意思的是,這種大眾文化會反省一些社會現象。可能跟先前開出來經聳的路子有關(比如野島伸司),台灣電視劇還在偶像劇,什麼兩好三壞,完全搞不懂在演什麼,也沒有透過這種大眾戲劇,去反省。
    日本人國騙導演一樣,喜歡說教,但是我們還是看,問題在於說故事的方式。
    還有幾個如派遣員品格,如果版大弄得到的話可以看看。
    不過我是比較喜歡筱原的anego拉。

    • 回覆

      Zen大

      2007-11-05

      版主回應
      派遣的品格
      之前電視就播了
      笨天鵝也不錯….很寫實阿
      我喜歡日劇那種經營社會底層之喜怒哀樂人生衝突的東西
      二十歲的戀人 我覺得就是看秋刀魚演技了
      其他普普
      喔 還有 其實我看日劇 還關心一個小地方
      那就是選景….
      日劇所建構出來的日本空間形像 我想很多非東京都的人也都靠這個認識東京/都會日本
      很有趣
      2007-11-05 17:17:18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