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創意考

淪為人類廢品的台灣中產階級

By
on
2007-11-02

淪為人類廢品的台灣中產階級

文/zen

十月底,世界經濟論壇公佈布最新全球競爭力評比,台灣的排名第14名,較去年滑落一名,南韓則從去年的23名躍升上11名,超前台灣,成為各大媒體版面標題。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幾乎整垮南韓,十年不到,南韓浴火重生,而且大舉超前過去的成就(明顯可感的指標是:南韓國民所得從台灣的三分之一到超前台灣)。

對於近年南韓的崛起,學者專家們給出各種「學術專業」解釋。但就我來看,南韓之所以能夠谷底翻身,乃在於當年金融風暴後,舉國無路可退之下,只得捐棄成見,背水一戰(這也是南為何韓對外表現出強烈的愛國主義),危機就是轉機,金融風暴反而成為他們趁機甩掉所有阻礙社會發展/轉型不利因素的最佳幫手,再加舉國經濟優先的共識下,同心協力,向前奔馳。

相反的,台灣當年沒有受到太大衝擊(還以此自豪),反而無法深刻體悟世界體系分工的轉變對當時台灣既有產業的衝擊(也無法如南韓般順便拔除妨礙產業升級/社會轉型的不利因子),加上同文同種的中國崛起,正好成為苦於勞力、土地成本不斷攀高的傳統代工製造業企業主轉移成本的救星,於是紛紛出走中國(要不然就是獲利了結,結束營業,退休養老),也帶走了一批社會中產階級,到中國擔任台幹。

由於電子代工製造業適時崛起,取代了傳統代工製造業的地位,因此,並沒有立即對台灣經濟造成太大衝擊,反倒因為不利經濟指標的「夕陽產業」遷出,蓬勃發展的電子產業正旺,讓台灣經濟熱鬧了好一陣,也擺脫了1990年股市崩盤後的經濟疲軟。

1970年代石油危機之後,當時政府便看見傳統代工製造業有朝一日將會面臨發展瓶頸,於是找上當時剛冒出頭的「電子產業」,並於1979年成立新竹科學園區,傾舉國之力,企圖發展替代性產業。

不知幸還是不幸,電子代工業的確如願在台灣發展了起來(雖然是靠不公平的社會分配,由國家獨斷支持特定產業),但政府將雞蛋壓在同一個籃子裏,沒想到分散風險,培植其他產業,以至於1980年代以後,台灣經濟榮景長期倚賴電子產業部門一支獨秀。

我們可以說,近十餘年來,台灣的經濟尚夠維持一定榮景,全靠「電子產業」部門支撐。若拿掉電子產業,再計算台灣近十年來的國民產值,結果肯定更慘。

然而,無論傳統還是電子,「代工」邏輯下的經濟體制,終究難以長治久安,競爭國只要拿出更低廉的勞動力成本、土地財政租稅優惠,便可搶食「代工」大餅。隨著電子產業毛利日低,雖然營業額屢創新高,卻無法再像興旺期般,替台灣寫下漂亮的經濟成長數據。

原本只是代工製造業出走大陸,大批中產階級出走中國。隨著中國崛起,更多人出走中國擔任台勞,導致國內消費人口急劇縮減,直接衝擊內需市場,造成百業蕭條,電子獨大。這也反映了為何台灣經濟成長指標仍然向上攀升,但絕大多數人的薪水卻停滯不動,人民卻普遍覺得日子難過(並終於在此次大規模的物價調漲中爆發)。

我們都知道,經濟要繁榮,貨幣流通越頻繁是越有利。然而,突然間大舉遷出百萬中產階級,使台灣內需產業頓時失去衣食父母,對民間零售業等內需經濟的衝擊甚大。若再加上跨國/連鎖企業進駐,使得民間消費快速被大企業集團積沙成塔,匯聚成不再流入民間的資本,減少貨幣在市場流通頻率的衝擊,其影響便更為嚴重。政府雖搬出各種擴大內需方案以求補救,不料卻是走錯路,以政府公部門支出「製造」內需增加的假象(對統計數據動手腳),掩蓋民間內需萎縮的事實。

「美學經濟」作者詹偉雄指出,全球沒有一個年收入兩萬美金以上的國家是靠「代工」產業而創造,台灣的代工製造產業的確創造過經濟奇蹟,但已成為早該汰換之產業。原本政府該主導產業昇級,但政黨惡鬥,不能提供安穩投資/就業環境便罷,還成為經濟動盪來源;企業主也好不到哪裡去,原本該主導公司升級/轉型/重組,卻只想外移,尋求廉價複製過去成功經驗的方法,最後結果就是苦了廣大中產/藍領階級,必須不斷被壓低工資,超時工作,以求保住飯碗。

國際上中產階級的定義是年收入超過三千美金便算,換個方式來說,代表中產階級的工作是可以到世界上其他地區,以三千美金年薪的代價尋找便宜替代人選,這也說明了為何大陸中產階級快速壯大而台灣中產階級的停滯,甚至萎縮,因為台灣中產階級是這波產業轉型中的「人類廢品」(波蘭社會學者齊格蒙‧包曼所言)。

世界不斷轉變,轉變的過程中,某些舊的、不合時宜的工作與產業被(科技、時代、需求)淘汰了(最明顯的例子,是農業人口比例,越發達國家越低),處在新舊時代交替的人類,如果無法成為「新秩序」所需求的人力資源,就會被淘汰,成為「人類廢品」。台灣正處於新舊產業轉型交替的轉戾點,無法成為新經濟秩序一環的人,將被社會無情的淘汰,淪為人類廢品。

從英國工業革命以來,人類彷彿發現一條經濟發展軌道,先是投入紡織業,然後是(傳統)加工製造業、高科技製造業最後再到文化創意產業,歷史的巨輪無情的向前滾去,輾過每一個沒有能力因應變革的人。

好比最先接受工業革命洗禮的英國,機器有效提昇人類生產效率,農地出現大量多餘人口,經過圈地運動,多餘人口被解放到市場上來,由資本家吸收,失去土地的工人,只能以己身勞力換取生活資材,淪為馬克斯說的無產階級工人,每日工作超過十六小時者比比皆是,卻賺不到足以溫飽的薪水,過著勉強活下去的生活。這些還算幸運的,那些連工作都找不到又無法回歸土地的人類,就這樣被世界給遺棄淘汰了。

此後,英國的工業發展模式,陸續在美國、日本、東亞四小龍、乃至當前的東南亞、中國、東歐上演,每次的工業生產轉移,都造就了無數剝削,卻也創造了無窮希望;帶來無數人破產被淘汰,也成就大規模財富的累積。

當新加坡(拜政府動燭機先)、香港(拜九七回歸的恐懼不安之賜)、南韓(拜亞洲金融風暴之賜)各自結束代工製造業,按其國家特色,升級到下一個產業,惟獨台灣,遲遲無法放掉代工,交給下一棒(中國、東南亞、東歐、拉丁美洲),短時間內看似保住了不少從事傳統代工製造從業人員的生計,其實是拿全社會的前途換來的。當前台灣中產/製造階級的工作不斷被來自中國、東南亞、東歐、拉丁美洲的廉價中產階級取代,產出一批批的「人類廢品」,若不能有效遏止情況惡化的話,競爭力評比還會持續下滑。畢竟競爭力評比反應的是過去的成就,而台灣若不能儘早讓利空出淨,還會生產出更多「人類廢品」,造就更多社會悲劇。
(縮減修訂版)

台灣中產階級:階級戰爭中的人類廢品

文/zen

十月底,世界經濟論壇公佈布最新全球競爭力評比,台灣的排名第14名,較去年滑落一名,南韓則從去年的23名躍升上11名,超前台灣,成為各大媒體版面標題。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幾乎整垮南韓,;相反的,當年台灣沒有受到太大衝擊(還以此自豪)。然而,不過十年,南韓浴火重生,而且大舉超前過去的成就,台灣卻原地踏步,且面臨中產階級大幅萎縮的窘境。

對於近年南韓的崛起,學者專家們給出各種「學術專業」解釋。但在我來看,南韓之所以能夠谷底翻身,乃在於當年金融風暴後,舉國無路可退之下,捐棄成見,背水一戰,金融風暴反而成為他們趁機甩掉所有阻礙社會發展/轉型不利因素的最佳幫手。

不知幸還是不幸,電子代工業在台灣的壯大,順利取代了傳統代工製造業的地位(加上同文同種的中國崛起,正好成為苦於勞力、土地成本不斷攀高的傳統代工製造業企業主轉移成本的救星,於是紛紛出走中國,也帶走了一批社會中產階級,到中國擔任台幹、台勞),以其堅強實力支撐住金融風暴的衝擊。然而,不曾承受金融風暴之苦的台灣社會反成了溫水青蛙,更反而無法深刻體悟世界體系分工的轉變對當時台灣既有產業的衝擊。

當年政府將雞蛋壓在同一個籃子裏,沒有培植其他產業分散風險,以至於近十餘年來,台灣經濟榮景只倚賴電子產業部門一支獨秀。若拿掉電子產業,再計算台灣近十年來的國民生產總值,結果肯定很慘。

從薪資來看,中產階級的定義是年收入超過三千美金的白領工作者(多半處理組織行政庶務,可替代性高)。換個方式來說,代表中產階級的工作是可以到世界上其他地區,以三千美金年薪的代價尋找便宜替代人選,這也說明了為何大陸中產階級快速壯大而台灣中產階級的停滯、萎縮。台灣的中產階級,正是這波世界級階級戰爭中,被廉價勞動力所淘汰的「人類廢品」(波蘭社會學者齊格蒙‧包曼所說的)。

世界不斷轉變,轉變的過程中,某些舊的、不合時宜的工作與產業被淘汰(最明顯的例子:越發達國家農業人口比例越低),處在新舊時代交替的人類,如果無法成為「新秩序」所需求的人力資源,就會被淘汰,成為「人類廢品」。

隨著中國崛起,臺灣百萬中產階級出走中國,導致國內消費人口急劇縮減,直接衝擊內需市場,造成百業蕭條,電子產業獨大。這也反映了為何台灣經濟成長指標仍然向上攀升,但絕大多數人的薪水卻停滯不動,人民卻普遍覺得日子難過(並終於在此次大規模的物價調漲中爆發)。

然而,無論傳統還是電子,「代工」邏輯下的經濟體制,終究難以長治久安,競爭國只要拿出更低廉的勞動力成本、土地財政租稅優惠,遲早能夠搶食「電子代工」大餅。電子代工產業的中產階級,也遲早會承受來自低廉勞力成本國家/區域的衝擊。

台灣的代工製造產業的確創造過經濟奇蹟,但已成為早該汰換之產業。原本政府該主導產業昇級,但政黨惡鬥,不能提供安穩投資/就業環境便罷,還成為經濟動盪來源;企業主也好不到哪裡去,原本該主導公司升級/轉型/重組,卻只想外移,尋求廉價複製過去成功經驗的方法,最後結果就是苦了廣大中產/藍領階級,必須不斷被壓低工資,超時工作,以求保住飯碗。

當新加坡、香港、南韓各自結束代工製造業,按其國家特色,順利產業升級,惟獨台灣,遲遲無法放掉代工心態,仍想和中國、東南亞、東歐、拉丁美洲等低廉勞動力市場競爭代工製造業,結果徒然耽誤產業轉型良機。台灣正處於新舊產業轉型交替的轉戾點,未來,中產階級若不能提升競爭力,成為新經濟秩序的一環,將會被社會無情的淘汰,淪為人類廢品。

標籤
相關文章

6 Comments
  1. 回覆

    brahms6

    2007-11-02

    1.其實電子業現在獲利頗低,原因就出在代工。未來中國應該是電子業天下,因為便宜的勞力,優秀的人才。我自己接觸,對岸連動畫產業,設計產業無論機會,連薪資都超過台灣,台灣算是廉價島國。
    再說一次,部分產業中國的薪資已經超過台灣。而且屬於創意產業。
    2.代工更可怕的是代工心態,而不是產業問題。
    電子代工會出走,但如果代工心態不變,還會想辦法找其他代工,包括毒品代工。
    代工心態另一變形,就是去當小公務員。如果今天去考公務員,是享有所報復,諸如當高級事務官,比如經濟次長,那很好,或未來當政務官,播畫政策前途;但事實上現在擠破頭的高等考試等,包括國營事業,就是為了『腦袋偷懶』,求個穩定。
    代工,都是國外設計好的東西加工,說穿如此而已,當個小公務員,求穩定溫飽,其他社會事關我屁事,也符合代工心態。
    日本創意產業強在,不只是精緻,是提案,生活提案,雖然他們說些欲宅或乾物女,讓我們三條線,但總體可見日本人對生活提案的活潑度。台灣諸如星光大道,總體是抄襲中國的超女,可見台灣什麼都超。

    • 回覆

      Zen大

      2007-11-06

      版主回應
      代工心態 未來另文會談
      此文主要要扣中產階級是這波世界經濟轉型下的人類廢品 若不自強 無以自救
      代工心態腦袋偷懶都是問題 會再找合適的新聞來穿

      大陸因為內需市場大 所以 部分文創產業能夠享有超高收入 聽說大出版社編輯 住的可是像台北東區的超高級地段的住宅
      但是 那是填空期的榮景 大陸的通路廝殺正要開始 未來還能騙地黃金的隨便出書隨便賺嗎 大概很難 就這一點 台灣其實是有優勢的 因為大陸很多是政策強力介入的榮景(台灣當年也是 包括現在的韓國都是 這只是特例 不是常態 未來得放在市場競爭裡去看)
      台灣的代工心態偷懶心態真是大問題沒錯
      不過 一次一個問題 慢慢來吧
      若不能喚起生存焦慮 恐怕很難使其有所覺悟進而求轉變
      只要願意轉變 台灣的靈活和聰慧 會是很大的本錢
      2007-11-06 23:57:50

  2. 回覆

    本城男子

    2007-11-03

    唉~
    看來我即將成為廢品…
    希望到時候有資源回收車還要….

  3. 回覆

    Justblue

    2007-11-03

    漢人求速效,不愛動腦。
    星光大道有裁判毒舌、從平民中選明星,點子完全抄襲於前陣子爆紅的英國節目 `Britain`s Got Talented` 或美國的 `American`s Got Talented`… 台港百萬富翁之類的節目皆抄自英國 `Who Wants to be Millionnaires`…

  4. 回覆

    brahms6

    2007-11-05

    星光還超大陸的超女拉。
    不過星光還是有我們可以學習啟發的地方,比如炒作手法。
    李安,去美國真的只學『拍電影』嗎?

    • 回覆

      Zen大

      2007-11-05

      版主回應
      我覺得 抄產品內容是小
      能抄了之後 還賣得出去 大賣特賣 才是工夫
      天下文章一大抄囉
      2007-11-05 15:32:01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