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感想

常把「不過爾爾」掛在嘴上的文化系男子……

By
on
2007-11-08

常把「不過爾爾」掛在嘴上的文化系男子……

文/zen

在出版業打滾久了,在公館出沒多了,總是三不五時,在不經意的轉角處,聽到「這本書/篇文章/翻譯不過爾爾」的評論。

打算豎起耳朵聽聽看,到底為何「不過爾爾」,卻沒有了下文,再不然就是一些高來高去的抽象意念,像是寫的不夠深刻,翻的不夠好,處理的不夠仔細,普遍水準還不行之類,有說等於沒說的廢話。

然而,最可悲的是,口出「不過爾爾」評論的,不是什麼無知大學新鮮人,而是動則碩博士以上,更常是大學院校裡的「教授」。

還在學校的時候,我也常說這類「不過爾爾」評語,最常在打工的書店裡,指著某些新出版的書,說寫的不好,翻的很差。然而,與其說這是什麼評/結論,不如說這是一種學院系男女的寒暄開場白。

例如某研究生在書店遇到某博士班學長,博士班學長開口發話了:「最近那本XXX看了沒?」研究生便以貌似老練的不屑口吻,回話說(手上通常還翻著某本書):「那本不行啊,翻的不好,錯誤一大堆ㄚ。」然後,博士班學長邊點頭邊稱許的說:「嗯」然後接口批評起其他寫/翻的「不過爾爾」之書。一陣「寒喧」之後,便各自閃人。

上述批評,最常套用在大陸簡體書出版品上。有時候我在想,台灣學院系男人怎麼還沒四十歲,就都只剩下一張嘴,成天窩在書店批評那些鋪天蓋地而來的新書,都到研四博九了,自己手上的論文都還寫不出來,竟然還能在書店大言不慚,不著邊際的放話批評那些已經著作等身之學者的作品。有時候我真想走過去問問:「你寫/譯出了什麼驚天之作,可以在這邊大放厥詞的說人家的作品一無是處。」

所以有時候逛書店(特別是逛簡體書店),我會無來由的滿肚子火。當我看到大陸學術出版這五年來水準的不斷攀升,早已非當年的青澀,研究種類之多元冷僻,鋪天蓋地無所不包,書一本本的出,快取代光台灣高等教育出版品市場,而這些不知民生疾苦的學者/研究生,不知道努力增產報國,只會來這裡大放厥詞,說一些毫無意義的屁話,連自我滿足虛榮心都夠不上(我反而認為是種文化無意識的焦慮的口腔期學術式轉譯髒話發洩法)。

有時候想想,太過旺盛的簡體書購書圈,似乎讓這些中年學者教授文化人有一個逃避大陸崛起,懷想當年勇的好出口。這些人,多半寫完了升等論文,不用再受學術審查之苦,再不然就在報社/媒體卡好了絕對不會丟的飯碗,已經是審查別人的人,不用再被審查,在仗著自己年輕時厲害過,便老提當年勇,以指責後輩的態度,評點那些不斷冒出頭的新書。

對中年文化系男子的碎碎念,我們可以體諒四十歲以上男人只剩一張嘴的無可奈何,然而二十幾歲,正當年輕氣盛的研究生/博士班學生,憑什麼仗著多讀幾本英文書,便堂而皇之的以英文學術書之標準嘲笑、羞辱那些辛辛苦苦寫/譯成的中文學術出版品?自己的作品真的能比這些好?還是根本就拿不出作品?

是了,你發現那些總愛批評別人不過爾爾的,絕對不寫/譯書,不讓自己落入可被比較的基準點,永遠站在一種莫名奇妙的至高點上,逞著口舌之快,卻也就這麼糊裡糊塗的混完大半輩子。雖然我知道這些人很可悲,也很可憐,但更可惡(偶寫一文,則是毫無章法不知所云,卻還沾沾自喜,以為天上有地上無),很想回嘴說點什麼,但沒有那個膽子,把話吞了下去,於是只好在這裡說說,發洩一下。

喔,附帶一說,有志於學術/文化/閱讀的文化系年輕女子,千萬要小心避開這些很愛在書店唱高調的男人,這些人,喜歡找還沒入門的年輕女孩炫學(書店裡常可看見學長帶著學妹說,某某書很好,剛看完某某書之類的屁話),目的甚至不在把妳,只想換你那崇拜的眼神,好滿足自己。

小心那些嘴巴上愛掛著不過爾爾的男人,有多遠躲多遠,免得聽了一肚子火!

標籤
相關文章

12 Comments
  1. 回覆

    brahms6

    2007-11-08

    正式要遠離這種氣氛,我才遠離學院。
    台灣相對於中國跟日本,翻譯的量很低,尤其經點翻的很少,好處是我們學生乾脆直接讀英文(不過你覺得有可能嗎?)
    也沒有計畫性的再推動與翻譯。
    則,出一張嘴的人,很好其的是這張嘴不說話的時候,拿什麼去吃飯?
    台灣官方有很多補助,計畫,經費我看是從這邊來的。所以,貌似到處批判,左派憤青,其實拿了右派不少錢,社會根本沒有改變過什麼。原因在於透過資源運輸,批判派跟他的對手已經結盟。
    關於20歲怎麼出現40歲的面貌?
    我認為是模仿,跟書法臨摹一樣。
    在學校,看過不少鸚鵡學舌的現象,貌似說了很多大理論,小弟拿他的話前後問他,或是拿實際現象問他,便張目結舌,下一刻就是憤怒,然後說:我的藝術妳不懂。

    • 回覆

      Zen大

      2007-11-08

      版主回應
      是阿 學院文化系左派
      幾乎都是被政府經費收編的人….
      我是覺得台灣學術界蠻多可悲的現象
      偶爾想來 會寫一寫
      這也是我不想繼續呆在學院的原因之一啦
      2007-11-08 09:58:25

  2. 回覆

    shawyu

    2007-11-08

    大陸出版的翻譯書,水準的確參差不齊,說實在,我還沒看過哪一本是翻譯得好的,很多都是老師找幾個研究生,一人翻譯一章,然後湊起來變成一本書,根本沒有從頭到尾整理過一遍,同一個名詞,在同一本書裡竟然前後翻法不一。這種現象也不只是台灣的愛打嘴炮的研究生在說,連大陸學者自己都在抱怨。(例見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7b999e01000b24.html)大陸書翻譯品質很差是大家都知道的,與其讀那些粗製濫造的譯本,還不如看原典來得省腦力。至於大陸學者自己寫的書,雖然數量很多,但是真正有價值的經典到底有幾本,恐怕也值得懷疑。就我自己的領域而言,研究做得好的總是那幾個學者,其他多半是人云亦云,甚至有人公然剽竊。
    研究生身為學術翻譯書籍的最大宗消費者,難道沒有要求品質的權利?客人到餐廳吃飯,嫌廚師煮得不好吃,難道廚師可以說:不然你自己來煮煮看?那些光說不練的研究生身為消費者,當然有批評的自由,等到他們發表論文和著作的時候,自然有人會來批評他們,這就不用板大操心了。
    我有一些朋友念完碩士就不再繼續念,有的人是因為了解到自己對研究沒興趣,有的人則是受不了學術界的黑暗面而決定退出。我並不覺得念博士有什麼了不起,也不認為不念博士就表示比較清高,這只是個人職業選擇的問題。奇怪的是,某些朋友經常需要為自己不再待在學院的選擇來辯護,意思好像是說,他其實有能力繼續念,只是不屑再待下去,因為學院太黑暗,充滿各種鳥事。我不知道這能不能叫做酸葡萄心理,或是他們對於自己放棄眾人眼中的「大好前程」還是未免感到一絲遺憾,所以必須三不五時提醒大家:我是有能力的喔,只是我拒絕再玩了。這種辯護究竟有無必要,我不確定,但是我覺得這些半路退出的聰明朋友未免把學術界看得太偉大了。這麼努力要批判學術界、貶低學者,這麼刻意要劃清界線,不正表示在他們心目中,對於學術界還是有著某種程度的嚮往,甚至對於自己目前所從事的工作有某種程度的自卑?這真是非常複雜又奇妙的心理。

    • 回覆

      Zen大

      2007-11-08

      版主回應
      在圈子裡的人 不能自我批判的話 圈外人聊聊 也無所謂
      再者 我說的 正是你說的那種現象的延伸
      這些人正是知道大陸翻譯書水準不怎麼樣 批評之不會有大錯 所以才會如此放膽而批
      之於我認為悲哀 是因為這些人一方面批 一方面從不生產 一方面卻拼命買
      研究本來就無絕對的好壞….
      學院果然和公家單位一樣 只準自己批判別人 而別人探看說兩句 就如此大表緊張 也可不必
      批判別人慣了的 被人批判酸幾句 也無妨 說的也是事實不是嗎?
      還有 呵呵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有能力繼續唸的人 無論是學術政治 還是學術論文 我都搞不好
      唸個碩士勉勉強強拉 念博士 我有自知之明沒那個水準
      2007-11-08 16:39:35

  3. 回覆

    wee

    2007-11-08

    學長逛書店還真惹了一身火氣, 不值得啊! 確實, 當生時, 尤其研究生, 我也曾認為有些譯作很糟. 可惜了可惜, 這些話多是道聽途說, 自己也沒比較過原文.
    其實, 有些譯者只是誤譯了一兩句, 就被吊起來鞭了, 不輸古代酷刑啊! 有時也只是譯名不同於批評者的個人喜好, 然而若讀了譯本就能體會該詞的原意的話, 還是會被人掛起來鞭. 說什麼 &quotxx&quot 譯成這樣少了 &quotxx yy zz&quot的味道, 那個蘊含在詞中的微妙意思不見了. 有時學術的進步, 就只在譯名, 呵, 真是一步一腳印啊, 而且還是龜步.
    譯者辛苦不是誤譯的理由, 但有些書就是難, 一個譯者絕不可能像一群研究生一樣人多意見也多, 他只能以自己所理解的最好方式把原文原意譯出, 大家若有意見可以再回饋. 這樣比較有助學術進步啦.

  4. 回覆

    小乖

    2007-11-08

    我同意你的看法!大陸的程度一直在進步
    我以前從事的工作跟國際租稅有關
    台灣沒有半本跟印度稅制有關的書籍
    但是我去逛聯合報樓上的簡體字書店
    竟然讓我找到了!而且語法不是中國風味的writing風格
    連台灣人都容易懂
    翻開書籍的內頁
    發現大陸人才很多 冷門領域也是一堆人在鑽研
    所以去大陸很容易買到一些冷門國家的專業財經書
    其實…是有些擔心
    想想我們的外貿單位
    研究報告寫的很rough
    對於國外投資環境寫的感覺都是Google可查得的一般資訊

  5. 回覆

    路人

    2007-11-08

    版主這次放了所謂的大绝招,這是斷絕任何批評的好方法,聽到人家批評一部電影不好看,我們可以回,你來拍拍看啊,耍嘴皮子有用嗎?所以以後看電影,我們都沒有批評的空間了,要閉嘴,因為沒意外的話,一輩子都不可能拍電影.
    一本其實並不好的書(這例子很多,但是我不敢舉,因為我沒寫/翻譯過書),我們也沒立場說話,因為我們沒辦法沒能力寫書,或沒管道出版.
    不是要反駁版主,其實我知道這是愛之深責之切,我心中也是常想著,這幾年大陸出版界非常蓬勃,出版質量都有顯著進步,尤其翻譯書很多,以後台灣該如何面對?她們的學術水準肯定會越來越高.
    但憑良心講,某些中國翻譯的品質(甚至學術書籍),真的很不好,這不能批評嗎?翻譯得好要誇獎,翻譯得不好不能念個兩句嗎?這似乎太苛?
    如果真要硬翻譯,台灣某些碩博士研究生也翻譯得出來,甚至教授,但翻譯得爛,不是同樣被罵得一踏糊塗,批評或酸氣不就是讀書人與生俱來的配備嗎?要出書就要有被批評的雅量.
    自己長久看很多台灣所謂的知名作家很不爽,以後只好閉嘴了嗎?比如很多被冠上小說大師或散文大師的人物,想想自己比較有接觸的領域,究竟哪個國內學者,自己沒心中嘴巴批過他,老實說好像沒半個呢!
    我非常討厭某些文藝青年,或您所謂的文化左派,但是我不會一狗票地把她們都涵括在一起,這不公平,其中可以區分出很多不同.
    不過我們其實也太不長進了,只會嘴砲,這確實需要反省,但是這與批不批評簡體書籍,似乎是兩碼子事情.
    不過我可以體諒您的心情,有些人沒幾兩重,但卻愛放高調批評,聽到這兒,火能不上來嗎?
    我覺得,要批評可以,就要說出某種讓人可接受的原因與理由,對著空氣放槍,夸夸而談沒任何助益,而這正是您討厭的最大主因,只是在書店聽到這種言論,其實也沒任何方法,自己笑笑就好.
    是的,寫書翻譯書的人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看了這篇我會知道以後少批評多用功.

    • 回覆

      Zen大

      2007-11-09

      版主回應
      閣下言之有理
      不過 我也說了 我只是笑笑那些在書店把這些話當寒喧用的人 連我自己 以前也是這個德性 直到自己開始寫東西 才知道辛苦 就乖了
      所以才會有感而發
      此外 就是前面留言回覆的 這些人知道說這些話大致上沒錯(簡體書的確很多翻的不怎麼樣) 可是講這些無意義的共識 實在是沒多大幫助 唯一的幫助 反而不是指出該書哪裡有問題 比較像連結次要敵人 打擊主要敵人 以批評別人來攏絡自家人 有點這種感覺
      我也知道很多書不好 但是 在書店裡閑扯兩句 很難說清楚吧
      而且 大概是我描寫的不好 沒把那種不屑加嘲弄的口吻寫出來 才會讓人誤會這是一種嚴肅的指教
      不是的 只是 打嘴砲 而且是最令人討厭的那種酸腐之嘴砲
      那種自己做過以後和之前 對於不好的東西的那種指教的態度 是會很不同的
      最有趣的例子 算是東方主義裡的譯者寫的一些前言
      2007-11-09 00:21:43

  6. 回覆

    白乙丙

    2007-11-08

    不是也有人說,郭台銘那麼多錢,
    捐個三億算什麼,還不是為了節稅。
    三億都可以被嘴砲打掉了,一本書又
    怎麼不能說「不過爾爾」。一切都是
    心態不正常,只會說別人,不問自己
    做了什麼。

  7. 回覆

    威廉王子

    2007-11-12

    學院老師有時候滿令人失望,例如四十年來英文系老師竟然寫不出半本有關英國文化的入門書,可是他們還繼續教起英國文學史!!

    • 回覆

      Zen大

      2007-11-12

      版主回應
      是阿
      基本上 這個現象可以概推到不少專業科系
      在台灣 許多人都誤以為入門書很簡單 不屑寫
      其實 入門書非常難寫 但寫了卻又被嘲笑
      或許是此矛盾情結 讓人無法動筆
      再又 錢太少也是
      2007-11-12 10:34:00

  8. 回覆

    老古

    2007-11-12

    你說的沒錯。十幾年前,有一位朋友也是一天到晚否定別人,但自己也寫不出東西來。最近,大概壓力越來越大,不得不要靠健康食品,才能入睡!!面對別人很容易,但要誠實地面對自己,會很尷尬!!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