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現代市場的組成元素-文化-政治取徑的市場社會學觀點

By
on
2007-11-15

現代市場的組成元素-文化-政治取徑的市場社會學觀點

文/zen

書名:市場的構造-21世紀資本主義社會的經濟社會學
作者:Neil Fligstein
譯者:鄭力軒
出版社:群學

認真想來,也頗不可思議。古典社會學大師們,幾乎全都是研究經濟社會學(經濟社會學關心人類物質生產/消費的結構和發展動力對於社會過程的仰賴。)起家,但是社會學者對於經濟的研究,似乎多半侷限在「人/組織-環境」間的互動關係,且絕大部分的關心是放在組織,對於作為環境的「市場」,一向不太處理。直到近二十餘年來,社會學界才開始將經濟社會學的眼光,放到「市場」上來。

或許有人會說,關於市場的研究,經濟學者已經發展出汗牛充棟的文獻和學說,社會學者有必要也來攙一腳嗎?從社會學的角度,真能做出什麼有別於經濟學的「市場」研究嗎?如果社會學出現近一百年來,對於「市場」都這麼理所當然的忽略了,會否是「市場」,其實不需要社會學者的關心,好好的交給經濟學家來處裡就夠了?

對此,Neil Fligstein在鑽研經濟社會學多年後,逐漸感到無法滿足,若不是關心各國間的資本主義模式,尋思各國的社會發展進程,便是研究特定市場/產業的形成將如何影響廠商策略/勞動市場的作法,卻忽略了市場行動者間所形成的不同面向的社會關係,對這些行動者/廠商的存活與市場產生/運作的重要性。

經濟學和管理學者所觀察到的「現代市場動態變遷」因素(科技與競爭乃是創造財富的動力,贏家可能因為新競爭者另闢蹊徑的創新產品而逆轉市場,被迫退出)雖然相當了不起,但卻忽略了社會結構、社會關係和制度並非市場社會中理所當然的存在,而是一種不斷進行中的長期歷史計畫,且是為了解決市場中的危機所誕生的方案,透過不斷思考解決市場危機的方案,人們找到了現代市場動態變遷的運作邏輯,而這有賴於內含於市場社會中的社會組織在背後的推動,光是科技創新或競爭,無法推升現代市場社會(簡單來說,科技/競爭必須透過社會組織的中介,才能抵達市場社會,成為推動市場社會變遷的動力)。

Neil Fligstein認為,經濟社會學對新古典經濟學對市場所採取的「完全競爭假設」,無法苟同。經濟學(在完全競爭假設下)關心的是各種佈局的效率,但市場社會學關心的卻是「存活」(因為我們無法真切判斷市場是否有效率的使用資源)。經濟學認為社會制度如果沒有效率就不可能繼續存在,但社會學則對效率抱持不可知的態度,也不相信所有的社會結構都必須是效率的才能存活。經濟過程只是社會過程的一種特定制度化情境(市場結構)中的運作過程,市場社會的研究,必須有一個從「社會制度」面切入的(大)理論。

Neil Fligstein認為,市場社會學必須從社會學(生產的結構化)的角度,思考「市場」是什麼?從社會關係(而非理性人的角度)思考,社會行動者在市場中做了什麼和經濟學所說的不一樣的事情?簡單說,市場社會學想探問的是:

一、市場要能運作,需要什麼樣的社會規則?什麼樣的社會結構能穩定市場?
二、市場產生過程中,國家與廠商的關係?
三、相對於經濟觀點而言,什麼事行動者的市場行為的社會觀點?
四、市場誕生/創造、穩定並轉型的動力為何?市場內的各種關係間的特徵為何?
五、對於廠商與勞動市場的內部結構化,市場動力的普遍性涵義為何?

Neil Fligstein認為,市場擁有複雜而穩定的社會結構(建立在買賣雙方的持續互動以及市場參予者的地位/聲望),市場結構內含各種精密的社會結構,因此,市場社會學必須了解市場如何/何時被建立,由誰支配,以及生產者/供應商/消費者/政府間的社會關係又是如何形塑?

而市場社會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找到一種穩定(市場)競爭,將(市場)競爭常態化背後的因素。因為唯有穩定競爭,才能發展出穩定市場。無論是新競爭者的加入,或者新科技/產品的誕生,若沒有社會組織將其中介到市場上來,都將無法發揮作用。

對此,Neil Fligstein提出政治-文化取徑,研究該特定活動空間(市場作為場域)裡發生的社會行動的底層運作邏輯。將市場視為場域,找出誰是參與者(在上位者、挑戰者),以及社會關係與文化共識如何解決競爭與不確定性之控制等問題從而穩定市場(場域)。

Neil Fligstein認為,應用(Bourdieu的)場域理論研究市場,可以有別於經濟學,解釋行動者的行為,以及市場為何有社會結構等問題。對於Neil Fligstein來說,在地市場秩序(有其文化特殊性)指的是一組廠商,在他們的行動中會彼此顧慮,因而能找出在長期基礎上存活下來的方法,無論什麼市場形態,都可以從場域論切入分析,因為市場秩序必然有一組普遍規則來統理,好讓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下的廠商存活下來。

Neil Fligstein認為,經濟學者將交易機制的重心放在價格競爭不盡然正確(市場內的廠商競爭是非零合/競合邏輯),競爭者不盡然會以最低價來競爭,還會觀察競爭者,提出區別市場定位,建立自己的獨特性等手法,爭取自己的存活率(甚至企圖挑戰主導該市場之廠商)。Neil Fligstein以提升廠商存活率取代經濟學中的利潤最大化假設。

Neil Fligstein直指自己所提出的政治-文化取徑的市場社會學研究可以統攝宏觀與微觀的關懷,將市場和廠商的形構及其穩定性問題連結在一起來思考:市場如何形成穩定,以幫助廠商存活。

市場永遠不會達到最終穩定狀態,因為造成市場不穩定的因素永遠會不斷出現,例如永遠會有新的競爭者(帶著新技術)進入市場,從而挑戰在上位者的地位,對於市場社會學來說,重要的是瞭解行動者(廠商)如何尋找競爭者、供給者、勞工以創造/產生一個夠穩定的社會世界(市場),好讓其可以在其中出售產品/服務,管理/降低(組織)人事與環境不穩定性,從而營造出相對穩定性,以獲得足夠利潤支持組織存活。

至於政府,則必須深入市場,建立各種能夠穩定其社會結構的東西(各國方式/程度不一,且在現代市場創造之初就已大致確立,因而形成不同的國家資本主義類型)。因此,Neil Fligstein的文化-政治取徑認為,政府對於市場的穩定,具有相當程度的重要性,特別是在全球化的今天,政府對於穩定市場所扮演的角色,將比過去更加重要(而不若全球化學派所指的式微,雖然Neil Fligstein也不認為將因此而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成為全球化的絕對贏家)。

讀膩了無聊空洞的商管叢書的自吹自擂,想認真探索當前資本主義市場經濟運作邏輯嗎?本書可以說提出相當有力的論證,解開不只一種現代性/國家資本主義得以成功的原因,非常值得一讀。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