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貧富不均是社會常態,台灣的貧窮問題在社會安全網破洞日大

By
on
2007-11-26

貧富不均是社會常態,台灣的貧窮問題在社會安全網破洞日大

文/zen

今日見報載,談到台灣有六十萬餘戶家庭,因為必須長期照護家中病者(長期慢性病等之病人),導致必須「自願」退出職場,全職擔任家庭看護,輕則過度操勞,併發憂鬱症;重則家庭淪落貧窮線底下,生存困難。從這則新聞,讓我想到近來媒體頗愛之議題-經濟不景氣與貧富不均。

近幾年來,台灣景氣停滯,在物價膨脹而薪資普遍不漲的壓力下,不少受薪階級從中產階級生活水準跌落中下階級,媒體紛紛指出,這是台灣「M型社會」的來臨。

在「M型社會」中,貧富差距日大,過往的均富社會不再,彷彿貧富差距過大的社會,是人間煉獄,落入社會底層者將永遠無法翻身。

其實,貧富不均是所有「資本主義」社會的(殘酷)現實,更是所有前工業社會的常態,廣義來說,更是人類社會的常態。至於均富,則是「社會主義」「計劃經濟」思想,台灣媒體/輿論之所以有均富為尚的觀念,乃在於過往國民黨時期,對台灣強行推動「三民主義‧民生主義」計劃經濟的「均富」思想,認為均富社會,是最安定繁榮的社會。

是否唯有「均富」社會,才識社會繁榮安定的惟一之途,可能需要扎實的學術研究來探討。只是,從人類歷史上諸種社會生產模式來看,貧富差距過大的社會,未必不能建構「好社會」,只要該社會擁有扎實穩健的社會安全網,能夠托住落入貧窮線的人民,保障其最基本的生存權,不至於因病、失業、家庭問題(例如家中出現長期需要照顧之病人,導致有能力工作者得放棄工作,在家照顧病人,在家上龐大醫療費用,導致家庭貧困)而面臨生存危機,則即便貧富差距再大,該社會應該仍然是繁榮而安定的。

理想上,沒有人願意因為貧窮而身陷悲慘處境,但實際上,社會的構成就是有人較貧,有人甚富(因社會分工導致不同職業,所得不同)。

北歐、日本諸國,所得雖高,貧富差距也大,但由於高額所得稅負制度(起跳40%的稅負),導致國家有能力建構強勁的社會安全網(取代前工業社會由家族所構成的社會安全網),建構福利國,幫助國中那些因病(或其他原因)而跌入貧窮線之國民,不至於因為貧窮而失去生存權。

反觀台灣,快速現代化後,傳統由家族所組成的社會安全網不再,政府重視特定利益團體(特別是工商企業大老闆階級的資本家),忽略弱勢,再加上走低所得賦稅(6%起跳),以及政府官僚的資源浪費,法令僵化等因素,再再造成台灣的緊急救助網與社會安全網的資源缺乏(想想,國家的社會安全網建構費用來源之一,竟然是樂透彩,就覺得很荒謬),破洞不斷(更有破產可能,例如勞退基金在退休潮的支領下,是否能安然存在,便是大問號?!),使得國民一但生病而導致失業,便可能跌落貧窮線底下,失去生存權,更別說想翻身。

當台灣十分羨慕那些國民平均所得超過兩萬美金的高度開發國家,且積極探索其成功之秘的同時,卻幾乎沒有人敢明白指出,這些國家幾乎青一色全都是高稅負國家,且擁有完備的社會安全網制度,得以保障人民生存權,讓人民敢於在事業上冒險。

以台灣的低稅負制度,勢必得走上資本主義社會,也必須承認貧富差距的日漸擴大將成為常態,不再可能是過去「三民主義‧民生主義」計劃經濟的「均富」社會。也就是說,問題根本不在於台灣未來是否能夠重新走上均富社會,而在於即便所得級距不斷拉大,跌落貧窮線的國民,依然能夠在社會安全網的保護下,獲得來自國家、社會(富人、非營利組織、宗教團體、家族)的幫助,而社會安全網的破洞與破產,才是台灣貧富差距背後最值得擔心的問題。

標籤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回覆

    阿佑

    2007-11-26

    一語道破,爽!

  2. 回覆

    marta

    2007-11-30

    您說的真好,像我這種一般的上班族,真的非常嚮往北歐國度。是一種安全感吧,政府、社會,與人民都是可信賴(而且是有遠見的)的,可以讓我們安心的將所得交付出去,照顧現在需要被照顧的人,讓其他人在未來健全的社會福利政策下退休。這可能與人民素質也有關係,買東西不怕受騙,公司不怕老闆掏空,”參加老鼠會不怕被倒”。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