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誠摯邀請科學參加聖誕

By
on
2007-12-04

誠摯邀請科學參加聖誕

文/zen

聖誕的腳步近了

過了感恩節之後,聖誕的腳步就近了。

街頭的商家,陸續搬出聖誕樹,將店面佈置成聖誕風情,換上聖誕音樂。此時可以說是詩歌飄揚,隨處可聽聞,其熱鬧溫馨,一點都不輸農曆新年。雖然平日我們抱怨消費主義如何荼毒人心,但在聖誕,卻反而成為溫暖人心的助力。

最先嗅到聖誕氣味的,不是教會,而是書店。往年書店在十一月下旬左右,便會推出聖誕卡片/年曆展,推銷聖誕卡片,年曆、周曆,幾乎每個像我這樣三十歲以上的人,都曾在人生的某一個階段(我自己是國高中時期),大量採買聖誕卡片,祝福親友佳節愉快。即便不是基督徒,也很熱衷。

近年來雖然由於電子賀卡興起,紙張賀卡銷售業績衰退。但是網路上免費的電子賀卡反而更多更豐富,且電子郵件的免費特性,更讓人樂於傳遞祝賀佳節降臨的消息。

掃興的歷史解釋

雖然我們(福音派基督徒)都相信,12月25日就是耶穌基督誕生之日。然而,歷史考據學者十分掃興的提出許多資料,解釋聖誕節當天其實並非耶穌降生日,且基督徒第一次有過聖誕節的念頭,其實遲至西元125年,在羅馬第二任主教聖德來福之時,才確立了教會必須舉行紀念「我主與我救世主的誕生」儀式,第一次出現了慶祝聖誕的呼籲。

而且,當時並未確定聖誕節的確切日子,因為沒有人知道耶穌正確的誕生月份。直到西元320年,已皈依基督教的羅馬君士坦丁大帝,選定原本是羅馬農神與太陽神生日的12月25日作為聖誕節,聖誕節的日期才算訂了下來。

雖然福音派基督徒拼命提出許多證據證明12月25日的確是耶穌誕生日,然而史學界多半接受君士坦丁訂定聖誕節日期說,且接受其原因在於當時羅馬基督徒人數不斷增加,為了奪取/繼承羅馬太陽神之勢力,因而選定12月25日為聖誕節的說法。

慶祝聖誕節,不到兩百年歷史

再者,並非從此以後,人們就過起聖誕節了。由於聖誕節是政治力決定的宗教節日,當時的人們,仍然選擇擁有諸多傳統與享樂的異教慶祝儀式。甚至聖誕節在西方歷史上,一直扮演新年,大過於聖誕的角色(實際上直到如今,西歐美基督教社會也從聖誕節前夕,展開新年假期,聖誕所承繼之羅馬新年假期之內涵,不曾中斷)。一直到十九世紀,在英國維多利亞女王的推動下,聖誕節才逐漸轉變為家庭性的活動。

也就是說,我們(福音派基督徒)認為兩千年來一直在慶祝的聖誕節,其實並不到兩千年之久,且實際上大幅慶祝的日子,只有兩百年不到。

愛與分享的節日

然而,不管聖誕日起源與系譜學流變如何,當今世上的人們,喜愛聖誕節,除了在當天狂歡慶祝,也越來越多人了解,聖誕節是個「愛」與「分享」的節日,人們在聖誕節週期內,顯得更柔軟而願意幫助人。像是冬令救濟,歲末送愛到偏遠地區等公益活動等等,幾乎全都起源於基督教會內部,起源於基督徒對於聖誕的感念。

化敵為友,分享聖愛

聖誕節,一直是弟兄姐妹最積極傳福音的時節,全體教會總動員,安排晚會活動,準備愛宴,眾人同心,為要讓世人更多認識耶穌基督的愛與救贖。

那實在很好,只可惜的是,絕大多數時候,我們只是邀請朋友來教會吃吃喝喝,看看表演。非基督徒的朋友們也認為,聖誕節上教會感染一下過節氣氛,再「正典」不過,因此也樂於參加。作為福音播種,聖誕的確是個再好不過的日子,因為就連世上不認識基督的,也因為各種理由而過節。

然而,除了邀請親友至愛,對於仇敵或我們不那麼喜愛的人,聖誕節更趨使我們去思考,該如何和這些人「和解共生」,甚至成為朋友。我所指的仇敵,不僅止現實生活中會遇見的真實個人,還有充斥在現實生活中,阻擋我們家人朋友信主的「價值信念」,例如其他宗教信仰,例如科學,而如今則特別是科學。

不同宗教信仰,到如今也已經逐漸能與對話了解取代攻訐謾罵,然而對於科學,卻遲遲是衝突不斷,各說各話,沒有焦點。

以聖誕精神和科學對話

太多人誤解「科學」,誠如「科學」誤解「宗教」,而深究其原因,在於沒能先從對方的立場、角度、思考邏輯,將事情釐清楚,便急急忙忙的用自己的立場、態度和觀念,批判、嘲笑那些自己看起來十分荒唐的事情。

舉例來說,科學和宗教都同時對宇宙自然提出一套自己的詮釋分析,也都不約而同的碰觸到相同的問題,像是宇宙的起源與演變,基督徒堅持創造論,科學則堅持演化論,彼此不願意互相理解。就算是去深入理解對方的想法,也早已先入為主,只想找出對方的破綻漏洞,證明其錯誤。

科學與宗教之戰,說明的是人內心深處對於「非我族類」的排除心態,那正是人類最大的驕傲。絕對真神常讓基督徒感到「驕傲」,然而卻不自覺的變成「傲慢」,瞧不起也不允許和我們有不同意見的人發表意見,更無法容忍結論(很可能其實沒有)出現前的冗長討論,逕自以「神」的權威,宣告和我們意見不同者「末日下地獄」,對待科學,基督徒內心其實就有著這樣的黑暗面。

然而,科學和宗教,不是只有對立,而是可以攜手合作,彼此幫助的。例如主持「人類基因體計畫」的主持人,也是全球頂尖遺傳工程科學家法蘭西斯‧柯林斯就認為,科學和宗教,其核心問題意識本來就不相同(即便在字面上問的是同一句話,各自背後的詮釋脈絡卻有很大的差異),不只有衝突這條路,而是可以彼此合作。

柯林斯認為,信仰最獨特的價值在於,呈現人的「道德律」(追求應然),科學最了不起的成就,在於探索「物理律」(探究實然的構成與運作邏輯)。兩者核心目的不同,開展手法自然也不相同。

再者,柯林斯認為,他越是研究科學,越是能從中看見神的奧秘。例如柯林斯在《上帝的語言》中指出,科學對於宇宙起源說的詮釋和理解,已經越來越接近聖經的「創造論」(雖然各自的表示模式因語言使用而呈現相當大的分歧,但這說明科學和宗教之間需要翻譯),柯林斯絕對反對過去一千多年來的宗教壓迫科學,但也不認為堅持創造論壓倒科學精神對人類有太大幫助(人們應該歡迎不同思考,加入真理之光,以為主用,而非排斥和我們立場不同的東西)。

科學與宗教之間,因為彼此厭惡而犯了許多荒謬的錯。例如基督徒為了以「科學」證明聖經中上帝七天創世以及宇宙/地球的「年紀」,所搞出的各種推算法。《聖經》成於現代科學發軔的數千年之前,即便其所記載全都為「真」,也必然不是以後來才出現的「科學語言」意義下的真來呈現。然而,宗教為了與科學爭奪解釋宇宙的「權力」,常常一開始就犯了錯,跌入以「現代科學語言」解釋聖經的謬誤。

柯林斯相信,科學需要真神的幫助,信仰也必須不斷和科學對話,透過「科學態度」,更嚴謹而扎實的尋找神(柯林斯對於宗教界盛行的填補神缺的論證態度不以為然,我們不能因為還沒找到證據,就為了解釋方便,自行創造得以填補神蹟的東西,那會讓後世因為新資料的出現而造成反效果)。

唯有像柯林斯一樣的基督徒越來越多,信仰才能和科學真正的和解共生,才能和科學化敵為友,讓更多人認識聖誕精神,認識耶穌基督,這才是身為基督徒所該樂見的。

今年聖誕節,讓我ㄧ起讀《上帝的語言》,放下嫌隙,邀請「科學」來教會歡度聖誕吧!

主題閱讀
上帝的語言,啟示

延伸閱讀-禮物書好選擇
認識基督宗教的第一本書~過聖誕節的理由,啟示
我喜歡你,遠流
送給你,天下雜誌
狄更斯,聖誕歡歌,生活人文
一碗清湯蕎麥麵,笛籐

延伸閱讀-耶穌是誰?
新約聖經
耶穌:耶穌的形象、重要事跡與影響,晨星
耶穌:天啟的末日先知,商周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