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事件簿

殘障也是人,也有權追求親密關係、理想生活

By
on
2007-12-04

殘障也是人,也有權追求親密關係、理想生活

文/zen

(本文刊登於台灣出版資訊網)

書名:性義工
作者:河合香織
譯者:郭玉梅
出版社:八方

前陣子新聞,報出健保局不願支付罕見疾病用藥,造成許多重病家庭更陷經濟壓力,難以自拔,而當時,台灣朝野各界一致同意,通過3400萬預算購買下任總統座車(罕見疾病用藥則僅需1000萬)。

過不久,有研究指出,台灣至少有六十萬家庭,因為家人傷殘,需要長期照護,導致被迫離開職場,就算經濟不陷入困境,照護者長期承受壓力,成為憂鬱症的重要來源之一。

我們都知道殘障也是人,然而,也就僅止於知道而已,對於幫助殘障朋友在社會制度的保護下,活的更好這件事,我們幾乎是視而不見。

例如,走在台灣的大小馬路上,大概很難看到殘障朋友。是台灣殘障人口少嗎?恐怕不是!據統計,約有7%人口可歸為殘障(那就是161萬人)。為什麼我們很少能在路上或職場遇見這些人?實在是台灣的社會空間、社會制度的設計,並不善待殘障朋友。

像是台灣政府最自豪的101大樓,都沒有方便殘障朋友使用的廁所(郝明義在本書序言中所提及),更別說那些形同虛設的導盲行進線、無障礙空間(全被機汽車小販,還有永遠無法停止的施工單位給佔滿)……

台灣人都這麼可惡嗎?也不盡然。只是,我們不自覺的不將「殘障人士」當人(具體可見的親朋例外,這裡我說的是放入括號的概念),所以才會如此輕忽,不認為他們和我們一樣,需要吃喝,需要朋友,需要情感支持,是個會難過會高興,有情緒有慾望的「人」。

別急著說自己多麼樂於幫助弱勢。如果你願意讀讀《性義工》一書所探討的議題-殘障朋友和我們一樣有性欲,也需要得到滿足。然而,他們要怎麼做(才能滿足)?你是否願意幫助他們滿足?或許便能體會,「正常人」對「殘障人士」的支持有多麼不足。

《性義工》一書,勇敢挑戰社會只能做不能說的性禁忌,將殘障朋友的性需求,以及更廣的親密關係,與人建立健全社會連帶的需求在現實生活中面臨的各種困境,說出來。

與其說本書企圖描述殘障朋友也有權利追求其性生活滿足,追求自己滿意的親密關係所遇到的各種挫折和努力,不如說,在對我們這些自以為是正常人的,提出挑戰,挑戰我們「正常人」在心目中認為理所當然的世界是多麼的荒謬而不真實,多麼的傲慢而不自覺,多麼的冷漠又自我中心……

藉由《性義工》一書點出社會所禁口不談的問題,期許我們能夠透過思考禁忌話題(它不一定能有令眾人滿意的結論,甚至就是個無解的倫理學難題),學會讓我們看見自己的渺小,學習在我們不了解的人事物面前謙卑,不再以自己想當然耳的態度觀念進行「道德化約論」思考,更懂得善待社會弱勢,體恤那些表面上看起來和社會主流價值背離的事情。

願《性義工》一書,能夠喚醒台灣社會對殘障朋友也有追求生活品質之權利的認識!

標籤
相關文章

4 Comments
  1. 回覆

    薛西

    2007-12-04

    哇,這本書好,
    你沒說我還真不知道有這本,
    感謝感謝。

    • 回覆

      Zen大

      2007-12-05

      版主回應
      聽說 譯者翻到哭
      的確有部分內容很令人動容
      可以一讀
      2007-12-05 00:17:03

  2. 回覆

    悠然見南山

    2007-12-13

    文章 贊

  3. 回覆

    1

    2008-01-17

    1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