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處方箋

能花掉的才是財產,留下的只是遺產

By
on
2007-12-26

能花掉的才是財產,留下的只是遺產

文/zen

最近祖母過世,讓我對於「能花掉的才是財產,留下的只是遺產」這句話,有很深的體悟。

「能花掉的才是財產,留下的只是遺產」這句話是一次無意間轉到鄭弘儀主持的談話性節目時,他所說的一句話。那集節目談什麼我忘記了,也知道有些人不喜歡鄭弘儀的政黨傾向。不過撇開政黨傾向不論,鄭弘儀對於人生的價值判斷,常常有許多值得學習的地方。

人清清白白的來到這個世界,成長過程中,被社會家庭媒體朋友師長公司教育著要拿,要得,且要多拿,多得。彷彿積攢一堆花不到的財物,就是富裕人生,就是成功,就能快樂開心,家庭圓滿。

然而,真是如此嗎?

救我父親在法院工作多年,常在家事法庭中看到,後輩子孫為了爭奪父母財產而反目成仇。甚至有前半生接受父母供養,以至於能出國讀書,沒想到學成回國後,竟然強佔父母財產,還把遮風避雨的住所給搶了,把生養自己長大的父母給趕出家門,使其流落街頭……(偏偏這種人竟然以醫生最多)。長輩以為自己存了很多財產,卻不知子孫只想那些快點變成遺產,好留給他們。人間各式各樣為了富貴榮華,為了不屬於自己的財富而做出的喪心病狂的可憎事,真可謂罄竹難書。

我記得好幾年前,有個台大教授去世時,存款簿裡剩下不多的錢財,去世之前,教授還盡力的幫著自己的學生解決經濟與生活上的困難。這樣的人,雖然沒有留下什麼金錢,但卻用生命活出一種榜樣,照亮那些曾經受他幫助的人,成為這些人的燈塔,指引其不至於走錯路,那不是比留下萬貫家財更寶貴嗎?

古人說,錢是最好的僕人,卻是最糟糕的主人。如果你把錢財當作奴隸,它會盡心盡力替你賣命。然而,如果你把錢財瑪門奉為主人,則前才將會奴役你的一生,使你辛勞終生而不得歇息。

就看台灣,經歷了七八十年代的富裕與經濟起飛後,人心有變得更善良美好嗎?人們變有錢之後,除了家家添購3C家電、汽機車外,社會有變得更樂於分享,願意助人嗎?有更多的追尋存在的意義嗎?在追求更多的錢財之前,有想過錢財對於自己與社會的幫助嗎?亦或者只是淪於迷戀錢財和權力……

好像我們家,曾祖父有兩房,分給大防的比二房少且苛刻,使得祖父一生感覺被欺辱,很年輕的時候就因病過世了。且這份因分家產而留下的屈辱,一直影響到我父親那一代。錢財在我家族,成為長輩羞辱、懲罰子孫的工具,而之所以如此,只是因為疼愛偏房而不愛大房。

家族裡幾代人的人生,就被那祖產的分配,以及被迫日日相處在一起而加深彼此痛苦。所以,後來我總認為,父親因工作被遠調屏東事件好事,可以名正言順的離開那個使人傷心的祖產。

祖母去世,走走清清白白。生前存的,足夠其老來花用,且有餘作為自己喪葬費用。雖然因故在大陸過世以至於喪葬費大省而有餘,但餘下的不多,不至於造成子孫間的爭奪。奶奶自己積攢的,除了疼孫子老愛花在孫子身上,其他的絕大多數都花在自己身上了。

無論如何,人總該學著當錢財的主人,取所當取,即便所當取而因故被迫得放棄,也就放棄吧,人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能夠溫飽有所遮風避雨,也就夠幸福了。就像我母親當年和阿姨們不願造成家族失和,一起放棄繼承,每個人皆拋棄了價值數千萬的房產(媽媽娘家是南部鄉下超大地主),全給了舅舅。繼承了數億家產的舅舅(是個相當善良的好人,也很疼我),過得並沒有比較幸福(是我感到遺憾的),數十年來中風四次(最後一次終於無法痊癒,撐著殘破的身軀,令人不忍),身體始終承受著龐大的疾病,家產全都作為醫病之用,雖然子女有孝,但我以為,身體健康無病無痛,始終是更佳值得珍惜的事情。如果可能,舅舅想必寧可窮一點但健康一點。

看著家族的興衰起落,富裕貧窮,我總認為,身邊能攢多少錢不是最要緊的,能否以自己的力量守住自己的家,過得簡單,不爭不求,花該花賺該賺的,走完一生,才是最大的幸福。

標籤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回覆

    瑞典讀者

    2007-12-28

    我也是這樣跟我母親說 我希望他幸福過 不要為了給我們財產 造成她和我們雙方的壓力 好像我們一輩子都得帶著對她的虧欠過日子 我先生有猶太血統 猶太人說 不要鄙視錢 錢是很好的工具 可以讓很多事情順利 但是錢永遠只能是工具 是奴隸 這句話說得真好!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