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我們需要跳脫框架的新思維

By
on
2008-01-03

我們需要跳脫框架的新思維

文/zen

書名:《第三社會的想像—超越對抗 走向共同未來》
出版:天下文化
作者:李丁讚、陳長文、吳祥輝、簡錫堦等21人合著
售價:250元

回聲寄來《第三社會的想像—超越對抗 走向共同未來》一書,要我推薦。搬完家的隔天,很快便在新家的信箱收到一本薄薄的小書。

作者群中不乏我敬佩的人(如李丁讚教授,他的學術論文寫的好讀又深刻,是當年我考研究所時重要的參考文獻。後來知道李丁讚晚上六點過後,便看不見東西的眼睛狀況,更讓我佩服這位學者的治學。而他的治學嚴謹與獨立思考能力,更讓我相信其所寫的東西。),常常在報刊雜誌上看到名字的人(陳長文、顧爾德、吳祥輝、卡神),一些早我半個世代的社會學前輩(范雲),還有一些陌生的名字。

「第三社會」,談的就是「第三××」。最早有陳水扁在2000年總統大選時,借用英國社會理論家安東尼季登斯的「第三條路」概念,後來藍綠惡鬥越演越烈,開始有人談發展「第三勢力」,制衡兩黨惡鬥(新黨、親民黨、台聯黨,甚至無黨聯盟都自詡為第三勢力),然後,就是這個第三社會黨發起人周奕成提出「第三社會」概念。

周奕成的第三社會,其實相當粗糙,還需要更多的學術研究去考核,或者至少是一整套的歷史觀重建,才能完備。對於周奕成區分第三社會的模式,其實我也不是很能贊同(藍綠各自為第一二社會),更無法把藍綠惡鬥的歷史果講清楚(反而是王甫昌教授的《當代台灣社會的族群想像》一書,從漢閩客原住民等四大台灣族群之社會建構之歷史脈絡的探索爬梳,點出不同族群的生活經驗差異造成那幾乎不可化解的族群紛爭之源,還更清楚一些,且此書亦小)。

《第三社會的想像—超越對抗 走向共同未來》一書最大的價值,其實不在於「第三社會」概念的提出,而在於勇敢點明,是你我這些躲在大社會旗幟背後,說無力改變世界的平凡老闆性縱容藍綠政治人物惡搞惡鬥,圖利財團,犧牲平民百姓,是我們不願意關心除了藍綠紛爭之外的新聞事件社會發展(媒體是相當利益導向的,今天如果藍綠惡鬥沒人看,則新聞馬上就換了),更是我們投下的選票給了這些爛蘋果。

當我們抱怨沒有好蘋果可選的同時,其實說明的是我們的眼界早已被藍綠二分給框/綁架,根本沒發現原來身邊還有關心環保的綠黨,關心農民的台灣農民黨等等不以族群議題為核心訴求的新社會運動型政黨可以選擇,可以關心。

《第三社會的想像—超越對抗 走向共同未來》一書,談了很多藍綠對抗之外台灣的政治、選民可以關心可以做的事情。此次的單一選區兩票制(一票選人,一票選黨)就是最好的開始,當你不是一直抱怨人都很爛,也只有兩黨可以選(實際上有十幾個黨可以選),單一選區兩票制讓你可以選黨不選人(支持政黨之政治理念而不是支持政治明星)。

撇開用嚴謹的學術規範考察第三社會概念不說,周奕成與第三社會黨之「第三」這個概念的提出,我想,最根本的核心價值,在於鼓勵跳脫既有框架,邀請台灣社會人民大眾一起參與歷史,建構一條逐漸脫離藍綠惡鬥的歷史新路。雖然這個嘗試還十分粗淺,但這個嘗試卻比過去兩次(第三條路與第三勢力)要來得稍微好一些。

其實,民進黨和國民黨之爭,大概是所有民主國家中最荒謬的政黨競爭形態。因為這兩個黨骨子裡都是中間偏右,圖利資本家財團的資產階級政黨,不管誰當選,台灣的經濟都會走向貧富兩極化(台灣今天的百業皆摔獨興電子可是國民黨時期就搞的產業政策),都只會圖利財團(國民黨當選就不會進行那超惡劣的金融改革?就會照顧農民嗎?),還會繼續有可憐可悲的勞工,還會繼續有很多社會弱勢不得照顧,環保等新社會運動議題國民黨更是不關心(蓋核四就是國民黨和民進黨第一次撕裂的主因)……,更別說身為第一大在野黨,在立法院擁有絕對優勢的國民黨如何杯葛法案與預算,造成國家行政效率不彰以及黨產和歷史定位等台灣(綠色)人民明明很在意但國民黨卻始終不肯面對(或者想要淡化一筆勾銷以至於民進黨可以再選舉時就拿出來玩弄),在在說明這兩黨無論誰當選,貪污腐敗公權力不彰圖利特定團體等問題都還是會延續下去。

如果台灣人民不能早一天自覺得從族群對立中走出來,放下政治等於族群/統獨之爭,政府只要關心經濟議題照顧好經濟等狹隘的觀點,更多投入NGO,更多投入新社會運動(消費者保護運動,環境保護運動等等),更多關心社會弱勢,更多關心農民勞工,則國民兩黨便可以繼續操弄台灣,台灣想要翻身,很難(國民黨當選,難道民進黨就變成第一大在野黨就不會杯葛,癱瘓國政嗎?)。

很多不再屬於過往藍綠族群分類的新台灣人正在誕生(外籍配偶所生的新台灣人),這些人不會繼承過去的族群對立,只想追尋自己的美好人生。周奕成寄望這些人起而行,一起建立第三社會,或許你不盡然同意,但至少可以試著欣賞這份努力,本書正是這份努力的一個起點,至少讓我們認真思考,藍綠對抗之外,台灣人民是有其他選擇的。

標籤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回覆

    回聲

    2008-01-04

    Zen,你寫的中肯又深入,有認真看喔!
    可以轉寄給我轉貼嗎?或是你可以投稿到破報等媒體,謝謝。

  2. 回覆

    茱莉亞

    2008-01-05

    我相當認同第三社會的創立理念
    不過看來目前似乎還只在形成立場與聚集力量中
    期待他們可以在選前更快整合既有資源
    另外,我以為
    民主政治裡有項很重要的精神→「監督與制衡」
    但是現在許多的政黨
    似乎對於為什麼而監督
    為什麼而制衡
    在我看來並不是很清楚
    那些個不同的意識型態一旦玩過頭了
    大概就什麼都沒有剩下了吧?!
    話說剛剛在看電視,看到某台正在播出各黨宣揚自己所屬立場的節目時,花了點時間看了一下各黨的政見發表,後來聽到某黨代表說:「我們不是要政權,而是想要為台灣人民作更多事情。」→老實說,在我聽來其他部份的發言都還好,但這句話實在令人覺得有待考證!話說那位代表實在應該回去重新看看有關政黨理論的書籍…
    不然如果政黨不想要執政政權,那我也實在不知道要怎樣區分政黨與利益團體的差異在哪裡呢?
    此外,新中間路線是否可以喚起普羅大眾
    對於互動式協商與建構的社會發展群體意識
    我以為第三社會的主張應該要更鮮明些
    僅是遊移在不同個立場中進行辯駁
    不見得可以突顯出其獨特之處
    何況一般人還只是在那種偶爾才有看到
    代表他們上政論性質節目的那幾位
    最後我認為越是小黨或是人單力薄者
    就要更會宣傳自己的獨特之處
    以上扼要分享囉!
    祝 週末愉快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