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父親送的白金十字架項鍊

By
on
2008-01-11

父親送的白金十字架項鍊

文/zen

我有一條白金十字架項鍊,是大學畢業時,老爸送給我的!

我還隱約記得當年的光景,那年夏天,大學畢業,搬好家後,返家一趟,父親默默的拿出了這條白金十字架項鍊,說是他特意去打的,給我當畢業禮物,做個紀念。

當下我很感動,也很開心。因為這代表家裡終於能夠認同並接受我的信仰,進而認為給我最好的畢業禮物是十字架項鍊。

我是第一代基督徒,整個父系家族只有我一個基督徒。只所以會走入教會,是因為二姨丈的家族全都是基督徒,是在朴子地方的望族。高中時我一個人隻身到嘉義讀書(當時家在屏東),我媽怕我週末亂跑,也怕我無聊,就叫我可以多去二阿姨家走走,於是週六下午,我就會從嘉義搭公車到朴子。

每次去,二阿姨都煮一大堆好料請我吃,讓我這個每天三餐靠便當過活的外宿生,感覺到一絲溫暖。晚飯過後,表姊總說要去教會(朴子長老教會就在二阿姨家隔壁,是個有大院子有附設幼稚園的教會),她說她是青年團契的輔導,周末晚上要去聚會。於是,表姐便問我要不要一起去,多認識一些同年紀的年輕人也好。

一開始我好像婉拒了,但沒多久就跟著去了(時在是週末夜呆在阿姨家也很無聊)。那是我第一次進教會。一開始也當作去玩而已。只是在教會待下來以後,慢慢我發現,教會裡的人跟外面的人不太一樣,這些人好像很熱情,很願意和人分享自己所擁有的,向團契的「弟兄姐妹」訴說自己生活中遭遇的大小好事壞事,更彼此扶持幫助,而這些「弟兄姐妹」,不過是沒有血緣關係的人。

我看著教會裡弟兄姐妹的互動,對信仰的追求,面對生活挫折時對主的信賴,教會像一家人般的彼此照顧,彼此扶持,讓我對基督教信仰產生好感,於是開始渴望深入了解。

家裡知道我去二阿姨家後,竟然開始上教會。一開始也不以為意,認為是年輕人愛玩,有個地方好去而已。沒想到,我竟然在這個信仰上堅持起來了。且越信越深,最後在高三那年決志受洗,歸入主的門下。

我們家不是那種情感表達太過強烈的人,因此我信主的事情,父母家族雖然不開心,且用了頗為迂迴的方式不斷告誡我,但我還是堅持下來了。

後來,上大學之後,一邊進入學校團契,一邊在學校附近的教會落角,在神學與信仰造就上的追求日深,信仰在我身上的影響慢慢發酵,父母看見我的轉變,態度也慢慢轉化為,「個人有個人的歸宿」,不再加以過問。甚至後來,當我有不如意或碰到人生的一些重大關卡時,我媽還會主動跟我說,你要跟你的上帝禱告乞求。我聽了其實是很感動(雖然表面上沒說)。

父親送的白金十字架項鍊,我當然很開心的就戴了起來,只可惜,我一向戴不住任何的飾品,總覺得會卡卡的,身體被異物入侵的感覺。特別是睡覺時勒住脖子,很不好受,過了幾天,實在受不了,就脫下來收著,帶回台北了。

後來,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拿出來嘗試一下,卻總是失敗,依然被卡卡的感覺所擔擱,戴不長久。以至於後來,不再拿出來戴,自己也忘了收到哪裡去了。等回過神想起這條項鍊要找時,卻怎麼也找不到(在找不到項鍊的那幾年裡,我曾經想過買一條替代品,走了好多店,甚至頂級珠寶店,但都沒能挑到如父親送的項鍊那麼好看合適的,於是作罷)。

直到前不久,有一次在整理東西,突然被我發現了,於是趕緊拿了出來,放在自己床邊的床頭櫃上,怎樣也不敢亂收了。後來,準備搬家打包,我刻意把項鍊留在桌上,等到一切全都裝箱完成後,再次將項鍊戴上,沒想到,此次戴上後,竟然意外的相容,雖然仍能感覺其存在我脖子上的事實,但卻不覺得卡卡,洗澡睡覺也都能和項鍊相安無事,於是就這麼戴住了。

我在想,信仰和我也就像和這條項鍊的關係一樣。一開始收到這份禮物時,雖然很喜歡,很想天天戴在身上,但卻還像是外來的異物,無法融合在一起。須要經過再三的嘗試,在生活裡經歷,突然有一天,發現它不再卡了,能和自己融為依體,成為身體的一部份。

標籤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回覆

    joeline

    2008-01-14

    很溫馨、也很有趣!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