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事件簿

現代愛的流溢四散-自由出入愛慾關係的世代

By
on
2008-01-14

現代愛的流溢四散-自由出入愛慾關係的世代

文/zen

書名:液態之愛-論人際紐帶的脆弱
作者:齊格蒙包曼
譯者:何定照、高瑟濡
出版社:商周

德國社會學家貝克在《愛情的正常性混亂》中指出,在這個上帝退位的時代,人們將愛情作為永恆救贖的替代品,盼望愛情能夠彌補自身的本體論焦慮,帶給自己確定性,好從無止盡的例行公事和煩悶中解脫。

於是乎,現代社會成了古往今來歷世歷代之中,最看重愛情的世代,既把愛情當做盡入婚姻的最首要依據,又把愛情當做人際關係中的最核心。彷彿愛情失敗,人生就一蹋糊塗。這也是為何探討兩性關係之書籍、報刊、專欄永遠大行其道,不曾衰竭的原因。

然而,現代人賦與愛情的崇高意義卻註定無法實踐。因為,渴望愛情的現代人,生活在一切的穩固都已消逝的時代裡,再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是可確定性的,包括實踐愛情所必須之穩固的人際紐帶。

對於身處於一切皆不可確定的現代社會關係中的現代人,愛情成為一種兩難,既需要給出承諾來換取,卻又害怕承諾破滅後的痛楚;既渴望擁有卻又害怕受傷害。於是,現代男女,一方面因渴求永恆之愛的實踐而積極努力著,一方面又因為不願意在某些地方妥協讓步而屢屢失敗,就此懸宕在個人自由與本體論安穩的滿足之間,難以取得平衡。

現代社會高抬個人(個體性的崛起),藐視群體;重視私利,忽略公義。偏偏愛情的獲得與完成,必須要兩人彼此互許承諾,且同意被承諾約束,放棄某些個體性(例如包容彼此個性中的軟弱,接受不完美的部份),好成就兩人團體的合諧圓滿。

此外,現代對「性」的開放態度與避孕技術的發達,讓人可以更自由的探索愛情而不至於被約束(例如因為懷孕而奉子成婚),但卻使得「承諾」成為唯一證成一段感情合法存在的最後依據。然而,又因為人際紐帶的不再固著(於土地、血緣、親族、宗教),結束也不會受到毀滅性的懲處,使得結束關係變得更加容易簡單且沒有罪惡感。

例如,結婚率之所以逐年降低,離婚率之所以逐年攀升,婚姻之所以變得如此容易結束,那是因為人們不願意因為進入婚姻失去和其他個體建立關係的「可能性」,放棄森林的代價太過沉重,以至於急便進入婚姻,還是隨時看著外面的森林。一但有(自認為)更好的,便隨即回頭要求結束婚姻。

包曼說,現代愛情的兩難是永遠無法解決的,無論是想透過取悅、控制或凌虐來維持關係,因為現代人的個體性極為發達,人際紐帶的強制性已經被取消,任何超過界線,毀傷主體性的行為都可能讓關係結束。

加上唯我獨尊的Me世代成員,從小被教導要維護個人利益勝於一切,自我感覺良好是最重要的事情,即便在愛的激情初發之際願意承諾妥協,卻容易在愛情進入日常生活的例行操作後逐漸不耐而棄守,進而選擇結束。現代人所謂的「個性不同」、「生涯遠景不同」等分手理由(甚至因為工作必須分隔兩地而放棄愛情),就是看重個人勝過一切而導致愛情失敗的根由。

還有消費主義觀念的影響,取得的便利性(想想快速約會)和用過即丟的觀念(想想一夜情),以及把關係當作商品的觀念(想想外籍新娘背後的買賣婚姻;自己則是愛情/婚姻市場上待價而沽的交易貨品),都已經深入現代男女心中。人們對於關係的選擇,越來越像「投資理財」,要結束或開始一段關係之前,考慮的是自己的投資報酬率(思考自己投入的時間和金錢會不會血本無歸?!)。那些欲斷還留的感情,常常是男女雙方對於已經花下去的時間金錢心力的不甘損失而無法迅速「停損」。

上述一切,造成在關係裡的雙方的不確定性與焦慮感遲遲無法去除,非得小心謹慎的經營才不至於破壞關係(固然是好),但長期的神經緊張卻很可能讓人精神衰弱,甚至歇斯底里的結束一切。

包曼在《液態之愛》一書中,以鬆散的隨筆散文形式,深刻而不失幽默的剖析現代性諸特質(例如消費主義、個體化的崛起、性愛自由與避孕術的發達、網路所建構的虛擬關係對實體社會的影響等等)對於愛情的影響,造成現代男女對於愛情的兩難焦慮背後的複雜千千結,非常值得熱切渴望愛情的現代都會男女一讀,包準你毛塞頓開,了解自己為何遲遲無法覓得良緣歸宿!

標籤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回覆

    brahms6

    2008-01-14

    一個問題。
    當你跟某人交往,對方認為:結婚、對對方負責,是讓他放棄森林,他不願意損失這麼大,他只想快樂。的時候,
    你會有什麼想法?
    愛情,只是快樂?還是一種承諾或負責?
    當然不是去婦產科那種負責拉,而是,當對方說出上述的話,是我的話心就涼一半。
    因為我也不過是森林的一棵樹,對他而言還有其他樹,隨時可以解約。
    現實當然是如此拉,但你特別跟某人交往,突出他的位置,甚至將他跟其他異性與同性朋友區隔開來(更區隔於仇人)時,卻有森林說的說法,我倒覺得相當矛盾。令人心寒

    • 回覆

      Zen大

      2008-01-14

      版主回應
      台灣的話 恐怕只有都會區才這麼嚴重
      此書觀察的是西方社會
      (想想慾望城市這些熟女劇背後代表的愛情觀 不
      正是如此)
      不過現代社會人際互動頻率比傳統社會高太多
      認識異性的機會也太多
      是很可能在你結婚之後 碰到了理想典型
      這時候就是對個人的考驗了
      而Bauman在這裡的意思就是
      如果人際紐帶已經這麼鬆散
      則要脫離紐帶去尋找新歡
      是比過去容易
      也因此造成即便進入承諾的已婚男女
      還是會產生焦慮
      進而想辦法要以各種方式去克服/控制
      但最根本的心裡卻依然會有那種伴侶會離你而去的焦慮感
      2008-01-14 22:19:11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