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港版書與台灣閱讀市場

By
on
2008-01-21

港版書與台灣閱讀市場

文/zen

去年底過境香港,在機場買了一堆港版書(但捨棄了更多書沒買,因為扛不回來),回台之後,越來越覺得,在台灣想買點特別的書,還真是不容易。

這個不容易,說的當然不是台灣自家出版的中文繁體書,而是除此之外的大陸簡體書、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出版社所出版的中文書,以及國外二手書(不少外國二手書網站均不願意寄貨到台灣)。

先說說台灣以外的華文出版品。大陸簡體字圖書到目前為止雖有三十餘家業者在經營,營業額業上看三五億,是一盤不小的生意。雖然在大台北地區(公館為主)地區有相當數量的書店可以選購,也有網路書店經營簡體書市場,要訂比較特別的書也還是訂得到(只是需要耐心),價格甚至比直接到大陸買還便宜。只是,這些專營大陸簡體字書的書店所進的貨,幾乎有八成雷同(或許是局限於法令規定),各家的貨源,沒有太大的差異性。然而實際到大陸一趟,發現簡體出版的世界相當遼闊,有太多書可以賣但台灣卻不能(或沒有)進口,實在很可惜。

不過,大陸簡體書已經算好的了,至少還買得到,反倒是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的華文出版品在台灣想要買,可就難如登天了。

過去,港版書中的香港中文大學、青文書屋、牛津大學、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叢書,還有唐山代理。後來,這個代理似乎也日漸萎縮,沒能持續下去。

但是,近幾年來香港本地自製出版品的水準日高,香港三聯、香港商務、牛津大學、天地圖書、青文書屋這些基本的大出版社不用說,天窗、CUP等新興出版社的書,也多有好東西在其中。

也不是說香港的書沒有臺灣代理商,台北商務、貿騰(經銷商)都經銷了不少港版書,只是這些經銷商既然經銷了對方的出版品,要不就該認真推廣、鋪貨,或至少得品項齊全,然而就目前來看,上面兩點都還不及格。

舉例來說,前一陣子我看到湯禎兆的新書《命名日本》(天窗)出版,由於之前在台灣就買過同一個作者的書,因此看到新書訊息後,便跑到某一書店詢問(是相當有規模的中型低價連鎖書店)。沒想到,對方的回答竟然是不知道天窗出版社,也很乾脆的說沒有這本書(而我之前就是再同一書店買到該作者前一本作品),我說要訂書(該書店可以訂書),也被相當婉轉的拒絕了(理由是店員認定他們沒有賣這個出版社的出版品)。最後一波三折終於買到書,且不久之後那家回答我沒有書的書店也進了貨(由此可見港書在台灣的知名度仍需積極建立)。

再例如最近我在讀陳冠中,發現他在牛津大學出了本新書《事後》,原本以為牛津大學的書台灣有代理商,結果一查,偏偏此書沒有進口。陳冠中的書相當好讀,對華人世界的都會景象有相當細膩深刻的觀察,又是個可以將高深學術概念轉化成行雲流水之可讀散文的名家,但他的書在台灣卻是難買至極。

上述兩個例子看起來像抱怨,但其實是想說明,香港出版品在台灣出版市場的不受重視。港版書尚且如此,更別說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華文出版品了(除了國際書展,大概很難有機會看到)。

此外,曾經Page One在台灣開幕的時候,我喜孜孜的發現其中藏有不少港版書。買了一大批,還想再訂,沒想到該社竟然不能訂香港書。我心裡不解的是,這家跨國書店在新加坡和香港都有分店,在我表達願意負擔運費等多餘成本之餘,卻還是表示不能代訂,那麼當初進來的那批港版書,難道只是開店噱頭?再者,建立店內內轉制度真的不可能(還是不願意)?

或許盼望連鎖大書店經營這極小眾的閱讀需求是太苛求,那麼,近年來紛紛林立的人文小眾書店又如何?能夠如香港二樓書店(最近聽說搬到三樓去了)般買到台灣的一些獨立小眾出版嗎?

答案恐怕也是否定的。

台灣的小眾書店雖然越開越多,然而所販售之商品,其實連鎖/網路書店也都買得到。兩者的差別主要不在商品結構(如果願意等,在大型連鎖書店也都能訂到這些人文/小眾書店的商品),而是商場的氛圍,出入的客層。雖然標榜小眾/人文/獨立書店,也比較好買到大型連鎖書店不常備(但可訂)的人文與文學出版品。

然而,這些書也還是台灣出版社所推出的,此外,或許還有一些店主自己屬意的外國出版品(且主要是英法德日文書)。我認為比較可惜的是,在台灣的小眾/人文/獨立書店中,很難看到同屬華文世界之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所推出的華文出版品,而我以為這些書的採買備貨,正是台灣小眾/獨立書店之所以可以有別於大型連鎖書店,且發展出自己的利基市場,建立特色的重要經營項目之一,但卻是沒有。

對於台灣出版人的忽略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華文出版勢力的崛起,我認為除了是後殖民心態的次帝國之眼作祟外,也可能是一種不自覺的文化驕傲。

忽視香江地區的華文出版實力,還有忽視台灣社會裡對於這些出版品的需求是很可惜的。的確,引進這些書需要支付額外的運輸成本,潛在讀者的教育與培養也需要時間。然而,在書店通路競爭如此激烈(大打行銷折扣戰;大出版集團與大連鎖通路半壟斷了新書平台與閱讀口味)的情況下,標榜小眾人文獨立書店的商家們,要服務的,不正是台灣的人文閱讀嗎?那麼,漏了這麼些個好東西,實在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情。

我認為,台灣小眾通路經營香江出版品的困難不在於經營模式的建立,而在於本質性的忽略。試想,長年以來香港的獨立書店常常定期來台灣採購圖書(或者透過網路/Email定期下單),若是能夠學習這套進貨模式,加以修正(務必合法),建立一個採買香江出版品的管道。甚至請對方利用來台批貨時間,代為採買香港方面之書籍,逐步建立運銷管道,將能大大嘉惠台灣讀者,也能替小眾通路開發新客源、新業績(且是目前連鎖書店所無法搶食的)。

台灣小眾通路除了可以多花點心思在香江華文出版品的引進上(以建立自己的經營特色),此外,香江的出版人也應該積極的將自己手上的好東西推銷到台灣來。特別是香港,香港僅有七百萬人口,再加上人工等初期成本比台灣高,出版經營上確實比台灣更加艱辛。若能順利開通台灣市場,則在基本起印量與實銷量上(以及定價的降低上),相信都能有很大的突破。

香港的超級暢銷書當然可以出售台灣版的方式,委由台灣出版社製作台灣版出版(例如張小嫻、歐陽應霽),然而小眾或人文出版方面,若能尋覓優質經銷商,有系統的引進自然最好(例如天地圖書、天窗、三聯、商務等),就算不能,則至少可以和台灣的小眾/獨立通路接頭,以類似香港二樓書店的模式進貨,讓台灣的人文閱讀圈正確了解認識香港(這個另外一個繁體字的重要使用區)當前的出版情況(在港版書引進上,教會出版品比一般出版品來得完整,或許是可以學習其模式)。

當網路破除了資訊傳遞的時空侷限,華文市場勢必也會朝積極整合的路邁進,特別是已淪為少數的繁體中文出版市場,更需要建立共同市場來維繫閱讀命脈。台灣出版人除了拼命將書賣往香江外,也該合理的引進香江方面的作品來台灣銷售。不同地區之華人的思考模式、關注重點、書寫方式也都大不相同。香江華文出版品引進台灣,除了能開拓台灣讀者的視野,更能開拓台灣出版工作者的視野,或許能激發出更大、更好的創意與想像。台灣未來的出版人在企劃圖書出版時,若能將全球華人閱讀需求考量進來,肯定能夠激發出更強大的市場,培育出更大一批的閱讀中堅,使得華文出版可以順利走上大小眾分流。暢銷書能夠熱賣,小眾書也能穩定經營。

香港和台灣的出版市場若能合經營,力求暢通無阻,則將創造出三千餘萬人的市場規模(若加入新加坡、馬來西亞華人閱讀市場則更大),在圖書基本銷售量上肯定也能有所助益,在這日漸分眾且超競爭的華文出版市場,香江與台灣出版市場的整合,是合則兩利的一條路。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