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投資型保單,一年吸金六千億

By
on
2008-01-21

投資型保單,一年吸金六千億

文/zen

今天看到一則新聞在談投資型保單的興起,其中引用的一個數據說,光是2007年一年,投資型保單就吸金六千億。

六千億,我想,這大概就是內需緊縮的原因之一。

這幾年來媒體大力炒作台灣經濟不景氣的新聞,老是搬出一些高風險/低收入戶當做例子,用電子顯微鏡般的放大比例來檢視(但絕少配合相關的統計數據來解讀),使得人心恍恍。

再加上近幾年來上班族薪資停漲,人口資金吸進大陸情況日趨嚴重,還有少子化現象等在一邊,要用來解釋內需產業萎縮下滑,實在再容易不過。

於是,台灣不景氣論述就這麼建構起來了。大陸崛起,製造業西進大陸尋找低廉勞工,接連著中產階級也西進大陸。大批消費人口西進大陸,導致內需消費市場萎縮,再加上少子化等等,情況更加惡化。再者,製造業外移導致導致產業空洞化,更是經濟不景氣的催化劑。

然而,論者沒看到的是,製造業沒落是1980年代以來就逐年發生的事情,且早在製造業即將沒落之前,台灣就推出知識密集的電子產業代工作為替代產業,也順利取代了過去依靠製造業代工所創造的外銷產值,也就是說,在外銷方面,台灣順利完成產業替代,甚至更創榮景。

只是問題在於,台灣過去搞製造代工時,以中小企業為主,經濟網路遍及全台,使得就業率居高不下,且收入所得相當平均。然而進入電子代工時代,為了能夠與全球市場競爭,再加上產業特性,公司一家開得比一家大,能夠進入電子業的,也都必須具備大學理工科系畢業的學歷,台灣就業市場從百家爭鳴轉變成一隻獨秀,出口總值雖然屢創新高,但從業人員所需卻日減,而多餘的勞動力則被服務產業所吸收(以及西進大陸),只是服務產業是高勞動、低收入產業,雖然能夠維持就業率,但所得卻大不如前。

也就是說,台灣在以電子產業做為替代的同時,便重下了日後所得分配不均的問題(獨厚電子產業)。台灣也成了以電子產業作為出口主力,其他則全都淪為內需產業。

此時,得以投入內需經濟的消費人口結構出現極大變化。如前述的電子產業從業人員所得大幅增加,但人數卻無法跟隨著大幅成長,內需產業所銷售之產品/服務多半是價格低廉,使用頻率固定,當消費人口減少,則內需產業勢必萎縮。

外移西進說雖能解釋部份內需產業萎縮,但卻非真相。因為,當台灣中產階級大舉西進的同時,也引進了大量外勞菲傭和外籍配偶,其總人數得以和西進大陸之中產階級有得比。

對於內需經濟萎縮,比較精確的問題提法應該是,當人口結構改變,內需產業勢必需要因應人口結構改變而做出調整(而且這還不考慮到音時代變化所造成的消費結構的改變,例如光是手機網路等新興產業的出現,搶食既有內需產業市場大餅)。然而,不少內需產業卻沒有看見人口和消費結構的轉型,無法以產品服務升級跟上新時代,於是被淘汰。或者是某些產業雖然有就業需求,但卻乏人問津(例如那些被外勞填滿的產業),多餘就業人口更往低所得的服務業靠攏(因為無法發展出強有力的替代產業),所得進而更加兩極化(其實應該說二元化比較中肯)。

隨著產業變遷,中產階級也萎縮了(服務業經濟所需要的中產階級不多),既有的中產階級,也被凍薪,於是擁有知識的這群人力圖自保,紛紛投入投資理財。

投資理財的一窩瘋,很可能造成內需產業的更加萎縮。因為人們緊縮當前消費,投資型儲蓄大增(投資也是一種儲蓄,此儲蓄泛指將可支配所得凍結,保留到未來使用),且多半是以緊縮民生消費而得(而非閒錢,因為理財專家告訴你:投資很容易,只要省零錢;投資要趁早,越早投資報酬越高。),然而這種緊縮開銷式的投資儲蓄,卻反而使民生內需經濟的消費數字更往下跌,且隨著不景氣論述的高抬而同步升高,於是,創造出輿論大談經濟不景氣,但民間投資金額卻不斷創新高的奇怪現象。

背後實際獲利者,是金融業者(可參考此文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zen/3/1295307787/20070920112152),那些以緊縮消費進行理財,打算長期投資持有的中產階級投資人,都假設未來三十年世界局勢持續穩定(戰後好社會的假設),不會出現戰爭或非人力可預期之天災,導致通膨激增到使其投資全盤泡沫化,更別說可能出現使現行資本主義社會崩盤的天災。但就事實來看,當代社會和過往簡單現代社會已經出現斷裂,生態環境崩解造成未來地球可居住性的不確定性日增不說(可參考文章很多,例如此文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zen/3/1275006183/20061101144222),人類壽命不斷延長也迫使將來的就業年限必須延長,然而人們卻依然使用1950年代左右的人口平均餘命統計數字所計算出來的生涯規畫作為自己的就業/退休/理財規劃依據,其實是非常不可靠且可能破滅的。

更為可怕的是,當市場上因為對未來的不確定而大幅緊縮消費已投資未來的同時,已經自行葬送了未來而不自知。因為當你越緊縮小額消費投資未來,就是越緊縮自己產業的前/錢景(因為儲蓄零錢以投資者,理應多是內需產業之從業人員),甚至成為壓垮自己產業的那最後一根稻草。而當產業崩解,市場機制瓦解,則空有再多錢,也只是廢紙一堆。

台灣的不景氣,主因有二,其一在生產面,內需產業無法創造出高所得且充分就業的替代型產業,外銷型產業一隻獨秀(電子業),就業人口過少,導致所得收入不平均;其二在消費面,零售消費結構改變(可參考此文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zen/3/1267475229/20060413105933),彩卷(彩卷做為一種財富重分配手段,另已有專文討論,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zen/3/1277338924/20061229122751)和投資理財商品大筆攜手內需市場原本的消費金額,再加上白銀外流(人們所購買之外國產品比重日高,此部份討論可見此文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zen/3/1299784806/20071206124747)。一年六千億的投資型保單市場,我看到台灣內需市場景氣的風雨飄搖,前景堪慮。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