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嘲笑貧窮的年輕人,是誰養大的?

By
on
2008-01-30

嘲笑貧窮的年輕人,是誰養大的?

文/zen

日昨看新聞,赫見李家同校長在「TTSA高中校際聯盟資訊研習營」演講時,談到印度窮人跟猴子要食物等貧窮景況,台下學生哄然大笑,李校長不悅的斥責年輕學子。

此新聞一出,可以想見,社會上肯定一片檢討年輕人之聲,責怪現代年輕人不懂事、愛玩、輕浮,對國際大事不關心等等。然而,我倒是很好奇想請教這些開口責怪的中壯年朋友,這些富裕世代下的青年M世代,是誰養大的?是誰教育出來的?孩子不就是不懂事,才要教?《三字經》都說了,「養不教,父之過;教不言,師之惰」。

回頭想想,進入富裕社會後的台灣,父母莫不希望把最好的留給子女,把孩子當寶寵,孩子彷彿是自己一生投資購買過最昂貴的商品,只要孩子開口,從來只有滿足而不會拒絕。

成長於富裕台灣的青年M世代,非但再成長過程中無法理解赤貧(沒人教,如何懂?台灣中壯年之所以懂,是因為自己曾經親身體驗),甚至連台灣本地的城鄉差距都無法體會。

記得前不久讀過一位曾任建中資優班的教師所寫的書,在書中該名老師就曾經語重心長的提到過,建中資優班的學生聰明才智極高,但對於同理現實生活中的貧困,卻相當缺乏。他們無法理解,這個世界會存在結構性的赤貧,人無法靠己力向上流動的痛苦,甚至認為窮人都是偷懶、不認真(或許父母便如此教導,例如從小就跟孩子灌輸,若不好好讀書,將來就像路邊撿破爛之類的話)。

現代的父母只要孩子乖乖唸書,其他家務雜事或做人處事道理通通可以不懂(而且成績越好的孩子越被當生活白痴養)。君不見越來越多的父母,只在乎爭取自己孩子的權利,只在乎自己孩子受了委屈,只在乎自己孩子不開心不快樂,甚至在校園裡霸凌其他孩子的,父母也任之由之。

當我們社會的成年人以寵幸取代管教的同時,又灌輸以極為自我中心的成就個人價值觀時(還別提電子媒體成天只會報導國際/名流八卦),便註定教出一批批唯我獨尊,只懂得從自身利益出發,不解國際大事,不知民間疾苦的年輕人。

當社會一股腦的反省年輕人的同時,是不是反省者也該反省反省自己,是否盡到了正確教養下一代的責任?!

標籤
相關文章

8 Comments
  1. 回覆

    薛西

    2008-01-30

    是啊,
    就好像你說青少年愛玩線上遊戲啦甚麼的,
    可是這些東西又是誰發明的啊?
    說以前文學書賣得好的人,
    可能也忘了以前甚麼也沒有,
    書是極少數的休閒選項之一。
    間接來說,
    當老一個世代批評新生代沒有歷史感的同時,
    其實也忘了他們的凝視本身就是一種斷裂的眼光。

  2. 回覆

    Brahms6

    2008-01-30

    我自己是從有屁用出發想這個事情。
    李教授面對哄堂大笑,憤怒的可能是自己跟時代脫節。
    台灣今天如果赤貧、或即將赤貧,我想沒人笑得出來。
    問題在於,可能下一代不認為台灣赤貧。而李教授顯然也不赤貧,卻又宣導赤貧概念,形成一種幽默的現象:現實跟宣示不一致,使人發笑。
    相聲、搞笑時常出現這種段子或處境。
    回到有屁用身上。
    李教授所主張的內容,實際上參考性,也點不出未來現況。
    如果談大學生失業率,我可能沒人笑得出來。或這個場合的學生都不會失業,比如早就被科技產業者預約了,未來都準備穿金黛銀的,那講貧窮是貽笑大方。
    脫節拉,台灣50歲以上的人,過去過於富庶、沒有認同危機,畢業即失業的現象不明顯,他們會失業,真的是不努力,但我們這一代不是這樣了。
    可惜50以上的朋友,沒有與時並進的人很多,無法體察到時代已經變了,他無法複製他成長歷程給孩子,如果還是一副好為人師,則又將貽笑大方。

    • 回覆

      Zen大

      2008-01-30

      版主回應
      那是一個切入點
      不過由於李家同談的東西我大概了解
      (從印度赤貧 加爾各答 德蕾莎修女等 談人文關懷的重要性)
      所以 我想 他的生氣和被笑 應該是另外的邏輯使然 正如我舉的我的資優班一書作者所憂慮的 富裕城市資優生無法體會鄉下貧窮之由來與無法翻身的結構性問題
      且無同理心
      缺乏同理心 只懂照顧自己利益 恐怕才是李校長發飆的原因
      2008-01-30 17:27:51

  3. 回覆

    Conan

    2008-01-30

    年輕一代無法體驗感受到貧窮,我個人認為是父母以及周圍環境影響比較大。
    某商業雜誌曾經報導過一個教養案例,夫妻兩為了孩子的教育問題放棄台北工作,原因是什麼? 周圍鄰居的小孩補習補整天地(語言、舞蹈),小孩子看到後不想輸鄰居同學當然也跟父母要求想去上課。想要從台灣的補習班學到什麼貧窮….
    我曾經在教會待過三年在哪裡你可以真正感受到什麼叫做同理心(應該是叫做捨己),例如:看到小孩子吃牛肉泡麵,自己把牛肉麵跟小孩子交換等等….
    我的結論是如果沒時間照顧小孩的話,建議不要把小孩放在大都市,有時候為了競爭連原本的自我都喪失一乾二靜了。

  4. 回覆

    Eulian

    2008-01-31

    恭喜Zen大大,今天在報上看到你的文章^_^
    但這也代表台灣有麻煩,因為現代年輕人發現經濟情勢險峻,覺得有錢很重要。據我個人所知,只要是關於「錢途」演講、書籍,多能吸引大批大學生注意,而參與學生社運的人不是窩在網路上放話,走街頭的人快成了稀有動物…

  5. 回覆

    Brahms6

    2008-01-31

    給MR兩個愛的朋友(你的暱稱實在太長了)
    你的思想很老派,內容我都理解,我們從小救被灌輸這種概念長大的,老師應該如此、學生也應該如此。
    不過那似乎是孔子的年代,而且他老人家時常也混不下去。
    傳道的那的道,是什麼?
    現在確定的是,老師是一個傳遞技術、技能的職位,所以諸如做烏龍麵專家,也被稱作老師,連星座、風水都有老師。
    李教授的內涵,我也聽過,他應該不是給這些演講者提他的專業領域,猶如我根本沒聽過李遠哲院長談化學過,天天聽到他要我們提升XX。
    則我要繼續回應今天ZEN大提到的好男壞女。
    時代改變,兩性對自己的認識包括關係都在調整,好、壞標題似乎下太簡略,我想ZEN想提的是女性越自主意識時,男性在生活上反而更為體貼的轉變,至少未來沒有過去日本男人那種一回家就癱瘓,等老婆送飯吃(據說有些日男人,老婆一出遠門,在家裡就要挨餓,因為不煮飯、甚至電器都不太會用)。
    則,老派的『道』,因為時代改變,該怎麼調整?
    很多人都會談些空泛的理論概念,我也會,我想李教授、兩性專家、好為人師的人,都會。台灣這方面作道德文章的人很多。
    則面對最實際的互動,諸如新媒介的出現,該如何應對?
    相互尊重我也會說,真的做到的很難,因為實際情境一出來,人們往往先表現的是憤怒與情緒,這是做為動物的我們自然反應,恐懼、憤怒、不滿、慾望….
    還可回應一下EUKIAN大的意見。
    我上面回應是談實用,我覺得李教授談的或許對年輕人來說不實用,所以你發現,有錢途演講可吸引學生注意,因為未來即可操作,而且可以在同學間受到重視,社運其中問題之一在於:與社會脫節。包括他們使用的語言。
    有次我在看破報,上面大談藝術、電影,有個妹妹路過說,這什麼阿,有人看嘔?
    也對拉,上面沒有變形金剛、沒有色戒,那有話題性。而他們也自我反省了,小眾媒體跟大眾之間的互動矛盾。

    • 回覆

      Zen大

      2008-01-31

      版主回應
      其實 這篇只是呼應我之前一慣的立場
      之前不是有家長投書台大校長
      那篇我也同樣反駁了
      我想 做一些平衡聲音 因為 人是不太可能會反思己過的 所以 家長們很容易就以高位責備下位
      (都是別人家小孩帶壞我家小孩 實際是 你家小孩被你寵壞 才是帶壞人家小孩那個小孩)
      當父母不談自己寵壞孩子卻指責其他父母寵壞的孩子沒禮貌時 問題就出現了
      當然 李校長事件有很多切入點 只是 我選了一個而已
      畢竟 在我們那個時代 就算台上的人虎爛 我們也多半忍一忍就算了 不敢這樣沒禮貌的笑出來
      而沒禮貌的指責 我想是這個事件的聚焦點之一
      2008-01-31 10:43:32

  6. 回覆

    Eulian

    2008-01-31

    多謝Brahms6大大指教~~
    我目前在社福團體擔任社工,所以常得想如何讓大家更關心看起來和自身無關的社會議題,發現用輕鬆有趣且讓人有同情、同理心方法較有效。
    加上早已發現台灣出版市場的小眾,真的是「小」眾,而參考日本車輕量化概念,努力把作品改得輕鬆有趣,好吸引大家注意。
    p.s.不急不急,打字慢慢來,Eulian都變成Eukian了。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