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

By
on
2008-01-30

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

文/zen

書名:我們為什麼要活著?-尋找生命意義的十一堂哲學必修課
作者:朱立安.巴吉尼
譯者:吳妍儀
出版社:麥田

人從哪裡來?死後又要往哪裡去?我活著又是要做什麼?人生而為人,究竟有什麼目的和意義?這些問題,或多或少以不同程度困擾著我們。到底,我們來這世間走這一趟,只是自然演化的誤打誤撞?還是有一位冥冥中主宰宇宙的上帝在看顧,有其特殊的安排?

人對於「生命意義」的思考,大概從人開始意識到自己身而為人且與世間萬物截然有別時,便展開了。然而,人類追問「生命意義」數千年,從宗教/神學、哲學、心理學、生物學等不同角度所提出的各種見解,都有其道理,但卻似乎不能令所有人滿意。

會不會,追問「生命意義」這個問題根本就沒有意義,根本就是虛假問題?

朱立安在《我們為什麼要活著?》這本小書中,對於追問「生命意義」是否有意義,以及歷史上諸多先賢哲人們對於「生命意義」所提出的觀點,以極為精湛的嚴密邏輯推理論證,一一加以檢視,做了一場大複習,並且提出自己的觀點。

朱立安以嚴謹的立論和推理,逐步拆除了一些過往認定生命必有其目的的見解之中所隱含的錯誤假設。例如人們容易犯了「發生說謬誤」,認為只要找到生命的起源,就能推知當前與未來的狀況。朱立安說,了解過去未必能指出當下與未來的狀況,反倒是若能看見明確的未來,似乎能夠成為當前的指引,理解自己存在的意義這個問題的解答。

不過,我們得先懂迴避落入錯誤的問答邏輯,像是「為什麼…?/因為…」連續問答法(最常發生在三五歲孩童和父母的對話之間),這套問答邏輯將會把人逼到非得面對一個靠信念完成的前設而止步,非但無益解開問題,反而會把問題搞得更複雜難解。

此外,如果找(不)道了生命意義這個問題的答案,就可以去死了嗎(孔子不也說:「朝聞道,夕死可矣」)?

朱立安認為,那不可能。因為當人真正面對生命意義的問題時,無論能否找出滿意答案,都不可能去死(沒找到答案的當然要活著繼續找,而找到答案者則會以其生命努力屢踐)。

然而,由於此書是從哲學立場出發,因而將仰賴信念以達至(跳躍)生命意義之答案的宗教信仰等非理性、無關理性論證所得出的答案做出了畫界釐清,部分承認部分懸置的處理,因此,此書的效用僅止於相信唯有透過人類理性思考得出合理結論之知識/真實才可信者使用。其他接受非/無關理性也可達至人生意義之問題解答者,此書僅只能作為對照/參考/反思的座標。

朱立安在本書之中,謹守哲學理性思辨的立場,秉持一貫的嚴謹,一步步細細推敲,將與生命意義有關的諸概念(例如目的論、創造論、演化論等等)作出定義,釐清用法之後,遍讀先哲思想,找到六種得以放入理性邏輯檢驗的生命意義(雖然都不盡滿意,但也皆有可取之處),分別是:「幫助他人」(第四章)、「造福人群」(第五章)、「找樂子」(第六章)、「變得成功」(第七章)、「及時行樂」(第八章)、「解放心靈」(第九章),替每一種答案找到各自對應的思想根源,再從哲學理性思辨立場推敲各答案背後的論證與邏輯(例如解放心靈對應東方/神秘主義宗教),指出其長處與不足。

替追問生命意義這個哲學「大問哉」,畫出了漂亮的藍圖。

然而,雖然朱立安邏輯論證看似嚴謹,可惜的是,他的強項也正是侷限(雖然侷限並沒有不好),當他在引用其他學說/理論來佐證其論証時,偶爾會犯嚴以律人、寬以待己的錯誤(自己引用的論述不需詳細檢驗,不正自明般的自然使用著),甚至所引用的論證本身就是有缺陷的,或者對其所論証之物並不了解,只是自信的以其所認為的放諸四海皆準的理性思考能力來認定其他非我族類的相似事物,也可套用(例如在第九章談論東方宗教時,朱立安認為他雖然不懂佛教,但卻能夠透過檢驗他所了解的宗教來類比),似乎有點唯理論的狂傲。

雖然此書有其理性思考的局限,不過,有侷限未必不好,特別在思考像生命意義這類大問哉時,最怕的就是空泛的雜談,沒有嚴謹定義「概念」範圍造成的各說各話,沒有交集。起碼朱立安的書,相當清楚地從理性思考/哲學立場,對於生命意義究竟為何,做出全盤討論。

米蘭昆德拉曾經用「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這句話,品談小說的藝術。然而,在我讀完《我們為什麼要活著?》之後,我倒覺得,這句話也頗適合拿來品評人類數千年來不停追問「生命意義」。然而,就算上帝會笑,我相信也是會心的微笑,因為祂看見人們是如何的看重生命,渴望讓生命活得更有價值。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