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本來就不公平的五百億

By
on
2008-01-31

本來就不公平的五百億

文/zen

今天看中國時報訪問一位審核五年五百億補助計畫的委員跳出來喊冤,說政大的各項評估指標遠遠落後,因此才刷掉政大。該委員僅指出評審委員的組成份子,但卻無法說明政大在哪些指標落後?如何計算的?是否如人社科教授為文指出的以理工科標準衡量人文學科?全都沒有解釋。

再者,理工和人文科系原本在教學和研究等面向,都有相當大的差異(想想看,中文系和電機系是要如何放在同樣一套評量標準來考核)。教育部以補校非補系的方式挹注資源(因為要爭取的是大學在國際的排名,而非科系;然而,申請過國外大學的人都知道,科系也有全球排名,而這才是吸納真正人才的關鍵),其目的不就是要拔尖補助,希望透過大筆資金挹注,拉高學術評量裡的各項成績,好幫台灣有可能闖進國際學術排名的「前段班學校」一把嗎?

最令人覺得訝異的是,該匿名評審委員還說,剩下的三百億是人民的血汗錢,因此計劃審核更要公平才行。當我們傾全國之教育資源,補助培育一小撮優秀頂尖的世界級人才,放棄廣大人民百姓(但卻要求其對不公平的教育補助政策買單),公平這個字眼,放在這個原本就不公平的計劃裡,顯得格外荒謬。

從繁星計畫到五年五百億,諸種補助計畫的優先順序,處處可見教育部的功利心態,只想拔尖搶勝,不想照顧那些落後學生(否則,教育部不會有錢搞繁星與五百億,卻遲遲無法解決偏遠學校的教育資源缺乏,還有貧窮學生營養午餐費補助等牽涉更廣泛的一般學生權益問題)。

曾經有人問過芬蘭的教育單位,為何他們在教育項目能夠連續多年蟬聯世界評鑑首位。芬蘭教育單位說,不是芬蘭的學生特別優秀(在頂尖優秀的學生部分,各國其實差不多),而是芬蘭沒有特別落後的學生,平均素質整齊,整體拉高了平均分數,因而能夠超前世界各國。這樣不讓一人落後的芬蘭教育精神,培育出超水準的芬蘭人民,創造北歐芬蘭小國的經濟奇蹟。拿芬蘭的教育精神(不讓一人落後)對比台灣的功利拔尖主義,實在令人擔憂。

一個國家的競爭力與人民素質,不是靠拔尖的那一小撮,而是整體素質的提升。教育原本是台灣人民向上流動中最公平的一項機制,如今也在特定人士的政策操弄下成為贏者(成績好者,居住於城市者)全拿,而全拿的贏者卻又如此棄輸者不顧(想想前幾天發生的李家同事件),台灣下一代的未來,實在令人擔憂。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