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大自然從不浪費-邁向零廢棄物的綠色工業文明

By
on
2008-02-08

大自然從不浪費-邁向零廢棄物的綠色工業文明

文/zen

書名:從搖籃到搖籃-綠色經濟的設計提案
作者:威廉.麥唐諾、麥克.布朗嘉
譯者:中國21世紀議程管理中心,中美可持續發展中心
出版社:野人

(本文乃濃縮且重新編排梁中偉為繁體中文版所寫之導論:<下一波工業革命>,以及部份書稿,再加入一點個人感想而成。)

我們清楚顧客需要什麼樣的肥皂,但是河流又期望一種什麼樣的肥皂呢?
-威廉.麥唐諾、麥克.布朗嘉

減少還不夠

過去三十年,環保運動與各式各樣的方案,並不能終結地球的環境災難,也不能說服企業界真正投入環保。一方面,工業革命帶給 我們的真正遺產,並未從整體來分析瞭解,另一方面,科學家、產業界、環保人士所提出的解方,也仍然受困於負面思考,並未從正面來思考人類真正需要的產業模式。

環境中的毒素,已經造成每年四百五十萬兒童死亡,只因為無法取得乾淨的用水;大量海豚瀕臨絕境,只因為暴露於海中的塑膠廢料。現在來談減少污染,遠不能解決問題。「減少破壞」這種思考方式,「是人類想像力的失敗」,由這種觀點而描繪的未來圖景,是黯淡無光而令人沮喪的。

起源於十八世紀工業革命的工業設計,其中的目標既未考慮維持自然系統的正常運轉,也 未察覺到自然界中複雜、微妙的相互關係。工業革命的思惟是直線型的,只關心如何把產品做出來,並且快速、廉價的送到消費者手裡。

從工業革命以來的產品與工業系統設計,從設計之初,就未考慮到環境影響以及產品的生命週期,事後的補救不但於事無補,反而造成更大的災難。以回收為例,布朗嘉指出,今天我們做的其實是「降級回收」(down cycling)。

例如製造汽車的高品質鋼材,具有高碳、高抗拉強度的特點,但是在汽車回收時,這些鋼材與汽車的其他零組件一起被熔化,包括汽車電纜中的銅、表面的油漆和塑料,因而降低了鋼材品質,再無法用來作為製造新車的材料。

回收印刷紙張的情況也一樣,我們回收的既非單純紙張,也不是油墨,而是附有油 墨的紙張,混成紙漿後再製的紙,已經無法擁有原先的優良紙質。甚至為了要再製紙,還需添加會造成污染的化學物質。原有材料所具備的「工業價值」,在混合後損失殆盡。

從設計之初,工業與生物材料就混雜不分,現代工業品大都是「科學怪人」(Frankenstein)產品,或是「怪誕複合物」(monstrous hybrid),一個產品中包含著難分難解的工業與生物原料,在生命週期結束的時候,無論有多完善的回收系統,都無法分拆成為有用的養料。原本應封閉在工 業循環裡的產品,進入自然界,又無法分解,就變成污染,不論是地下掩埋場,或是焚化爐,都會產生毒性更高的致癌物質。

設計的錯誤,再怎麼回收也沒有用。用焚化爐焚燒科學怪人產品,不但製造戴奧辛、多氯聯苯,也燒掉有價值的工業物質,看在布朗嘉這個化學家眼裡,簡直是莫大的愚昧,是針對一個錯誤系統的錯誤解法。

根據他的研究,一台電視機裡有四三六○種化學物質,有些是有毒的。消費者要買的是電視節目這種享受,從沒想過要把那四千多種化學物質一起買回家,並且在看電視的時候還一面呼吸這些物質。製造電視機的廠商除了要確保使用中的安全,更應該要負責回收物質。因此把產品變成服務,是最好的解決方案,「廠商賣的應該是窗明几淨的服務,不是玻璃窗。」電視機也好,玻璃窗也好,都可以由廠商回收為有用的工業養料,而不該變成垃圾掩埋場的廢棄物。

傳統的設計與商業模式,強迫顧客承擔污染的後果,造成「利潤的私有化,污染的社會化。」但這是傳統工業革命模式的根本難題,不見得是企業枉顧道德。麥克.布朗嘉相信九五%的企業都是好的,但需要合乎商業利益的解決方案,他在台北與一群企業家會面的時候說:「我不是綠色化學家,我是好化學家。」

櫻桃樹的思考-從搖籃到搖籃

看看櫻桃樹。成千上萬的花朵結出累累碩果,以供鳥類、人類及其他動物享用;在這個過程中,也許會有某個櫻桃核掉到泥土裡扎根、成長。

櫻桃樹花果豐碩,卻並不耗竭它周圍的環境資源。當這些花果掉到地上時,它們會分解為養分,滋養著微生物、昆蟲、植物、動物和土壤。

在大自然裡,沒有需要丟棄的東西。

如果人類世界是由櫻桃樹繁衍的,世界會是怎樣的情景?

邁向「下一波工業革命」(Next Industrial Revolution),新的工業系統必須謙卑的向大自然學習,回到源頭去想,如何從一開始,就像棵櫻桃樹一樣,縱然繁花落盡,卻依然生生不息。

只要所有事物的設計,都依循「從搖籃到搖籃」概念,而不是一生產出來,就走向墳墓!

從搖籃到搖籃的新典範,不僅對生態友善,對經濟成長同樣抱持正面思維:東西得以不斷推陳出新、將舊有的完全回收來製造新一代的產品。在我們將打造東西的方法重新打造時,創意、美學和精湛的工業技術,都受到了鼓勵,充滿嶄新的刺激與挑戰。

要從產品的設計階段開始,就仔細構想產品的結局,如何成為另一個循環的開始。搖籃到搖籃的目標,不是在減少廢棄物, 而是將工業產品的廢棄物轉化為有用的養料──轉化為其他物質、其他產品,或是對其他地區、其他人有用的東西。

如果從製造設計之初,就考慮不同原料最後將進入不同的循環,則材料不但可以保持原有的性質,甚至可以做到升級回收(upcycling)。以塑膠瓶為例,原本含有銻、重金屬,如果在回收的過程中能去掉銻,就能變成更好的物質。「有廢棄物產生,就代表設計的失敗。」布朗嘉斬釘截鐵的說。

新設計任務

以生態效益為考量所進行的設計,可能會帶來我們從未知曉的巨大變革,也有可能僅僅只是告訴我們怎樣對現有系統進行最佳化。解決問題的方式不一定必須是激進的,激進的應該是人們轉變看問題的出發點。我們應該改變把自然界看成控制對象的老觀念,轉換成自然界和人類相互依存的新觀念。

假如人類社會每一次新的進展不僅增加了經濟財富,也改善和深化了我們的生態和文化;假如現代社會不是把這個星球帶到災難的邊緣,而是在一個更廣泛的層面不斷創造財富和歡樂,那豈不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我們願意提出一項新的設計任務,而不是僅僅去改善現有具破壞性的方法。為什麼人類和工業不試著去著手創造下面這些東西?

.像樹木那樣的建築物,能產生出比它們所消耗的還多的能量,淨化它們自身所產生的廢水;

.工廠排出的水是可以飲用的;

.產品在生命週期結束以後,不是變成無用的廢棄物,而是可以隨手扔到地上自然分解掉,成為動植物的養分和土壤的養分;或是返回到工業循環裡,成為製造新產品的高質量材料;

.每年自然累積價值高達十億美元,甚至萬億美元的材料物資,造福於人類和自然;

.交通系統,在運送貨物和提供服務的同時,又提高生活質量;

.一個富庶的世界,而不是一個捉襟見肘、充滿污染和廢棄物的世界。

廢物即食物(Waste Equals Food)-兩種新陳代謝共存的世界

地球上有兩種獨立的新陳代謝。前一種是生物新陳代謝,或者說是生態圈、自然循環。第二種是工業新陳代謝,或者說是工業圈、工業循環,包括從自然界中獲取工業原料。如果設計正確,所有工業製造的產品和材料將能安全地融於這兩種新陳代謝,提供新事物養分。

如果人類要實現真正的繁榮,我們必須模仿自然界高度效益、含有養分流和新陳代謝的從搖籃到搖籃系統,這個系統不存在廢棄物的概念。根除廢棄物的概念意味著,產品、包裝和系統從設計開始,就體認到沒有廢棄物這回事。由包含在物質中有價值的養分流決定和形塑設計:形式不僅是服從功能,還要不斷進化。我們覺得這種設計提案與現行的製造方式相比,更有發展前景。

做正確的事情

自然和工業之間的衝突讓我們似乎覺得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毫無疑問的是,有些事情我們都期望能夠持續成長,而有些事情我們都不願看到它們成長。我們希望發展教育而不是愚昧,健康而不是疾病,繁榮而不是貧困,淨水而不是污水。我們希望改善我們的生活品質。

關鍵在於,不要像那些效率的倡導者所說的去縮小人類工業和系統的規模,而是按照一種能自我補充、自我恢復並能滋養外界事物的方式,去把它們設計得更大、更好。因此對工廠和企業來說,他們要做的「正確的事情」是那些能帶來良性成長的事情——更適宜的環境,更健康、更具有生物多樣性,更多的才智和更富足,既滿足這個星球上現在的居住者,也造福子孫後代。

目錄

繁體中文版導論:下一波工業革命∕梁中偉(Intelligent Times總編輯)

緒論:這本書不是一棵樹 The Book Is Not a Tree

Chapter 1 問題出在設計 A Question of Design

第一次工業革命,所設計出來的體系是每年將百萬頓的有毒物質排放到大自然中、消耗並浪費無數的資源、產生無數的廢棄物、千篇一律的風格則破壞了世界各地文化的多樣性、也破壞了生物多樣性。

然而這不是一個刻意導致的結果,而是一個悲劇性的選擇,一開始的設計,就是錯的。

Chapter 2 減少破壞,並不會變好 Why Being “Less Bad” Is No Good?

為了彌補這樣的錯誤,過去環保人士喊出了3R的口號:Reduce減少、Reuse再利用、Recycle回收。但有毒物質依舊排放、資源依舊消耗。所謂的生態效率,只是在延緩死刑,將產品的生命週期,拉長兩倍、三倍,但終究是條從搖籃到墳墓的路途。

Chapter 3 生態有效性 Eco-Effectiveness

生態效率是不夠的,比較不壞、並不會變好。我們需要的是生態有效性,如果我們能蓋一幢可以自然呼吸、保持涼爽、吸收太陽能、並讓動植物生長的房子呢?這樣人們還會嫌棄都市裡過多的房子破壞生態嗎?

我們可以從一開始設計時,就去思考能重覆使用一百次的紙張,而不是為了回收紙槳而造成更大的污染。

Chapter 4 廢物即食物 Waste Equals Food

自然界沒有廢棄物的概念,一棵花實累累的櫻桃樹,當那些花朵掉落在地上時,並不是浪費,而是回到土壤中、化為養分。如果我們用同樣的邏輯來設計產品,將所有的設計清楚的區分為生物養分和工業養分組成:生物原料可以輕易的進入大自然中分解,養育其他的動植物;而工業養分則在工業圈內不斷循環利用。我們不再有浪費,東西回收時,也不再是材料愈來愈糟的降級回收,而是愈來愈好的昇級回收。

Chapter 5 尊重多樣化 Respect Diversity

在生產的過程中,我們尊重生物多樣性,同時,也注重材料的多樣性、文化的多樣性。永續的發展是因地置宜的,針對在地的材料、文化、生態去思考,而不是千篇一律的套用,才能達到真正的永續。

Chapter 6 將生態有效性付諸實踐 Putting Eco-Effectiveness into Practice

沒有人是完美的,生態效率是「減少污染」,這是一 個惶恐的過程,因為我們作得永遠不夠、有毒排放可以更少、資源可以更精簡。但生態有效性是正面的,是一個正向的過程,不用一開始就作到完美,我們可以分成幾個步驟,遂一實踐。

繁體中文版獨家增補

一台汽車也是一張椅子——Cradle to Cradle示範產品∕梁中偉、野人文化編輯部

布朗嘉教授來台專訪∕梁中偉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