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社會學:獵殺神話的科學

By
on
2008-02-08

社會學:獵殺神話的科學

文/zen

書名:什麼是社會學?
作者:Norbert Elias
譯者:鄭義愷
出版社:群學

社會學在做什麼?

這個問題大概是行外人不在乎,而行內人也常常搞不清楚。

行外人不在乎可以理解,然而,為何社會學會搞得連自己人都不清楚?彼德伯格認為,是因為社會學裡太多學門,各學門又都有自己的專門術語,搞得別說外人看不清楚,自己圈內人也很難了解。

有的人說,社會學是剩餘科學,所研究的對象都是從其他學科那裡搶來的(像是人類學、心理學、經濟學、政治學等等),因此,很難說得清楚社會學究竟是幹什麼的。

另外還有人說,社會學什麼都研究,幾乎沒有不能研究的對象,是一種帝國主義,包括的範圍太廣了,因而讓人搞不清楚。

簡單說,社會學是研究「社會」的諸種問題(例如社會秩序如何可能?社會真實如何可能)的科學。

然而,問題是,「社會」究竟是什麼,在這學科內卻沒有一個放諸四海皆準的共識。因而造成一個「社會」,各自表述,似乎彼此有點關連,但卻又很難達成共識,因而要談社會學是什麼,實在不太容易。

有鑑於此,Elias回到源頭,從社會學之父奧古斯特孔德,這位發明定義「社會學」一辭的實證主義大師的作品下手,想找出社會學究竟是什麼?

Elias認為,想要研究社會學,或者說對於研究社會的科學有興趣的人,則必然是能從思想中觀照自身,並覺察自己乃是眾人之中的一員。意識到自己身而為人,卻又感覺到有一道很深的鴻溝,將自己和眾人隔開,而自己和所隔離的眾人之間,似乎又有某關連、聯繫,試圖找出群己間的諸般聯繫型態/交織體,就是社會學的任務。

Elias認為,孔德不只創造了「社會學」一詞,也相當清楚的界定了社會學與社會的關係(第一章)。社會學家,毋寧是獵殺神話的人(第二章),透過科學研究,探查長期社會過程,解開社會之所以如此演變/形成背後的結構性成因,破除神學/玄學時代對於社會的不科學(實證)理解,正是社會學家的任務。

想了解社會學是什麼,則必須進入一種二階觀察,對社會學進行科學研究,方能得証(因此,此一小書其實不能看作社會學導論/入門書,而必須看作社會學的社會學研究,也就是後設社會學)。

Elias提出「賽局模型」,架構基礎「社會」型態(第三章),並對過往社會學研究中不証自明的諸般前設(功能等於好;均衡必變動好/變動比均衡好;社會演化是有目的性,且多半是線性的;找到起源物不等於解開謎題;變化並不比不變差),提出從長期社會歷程的角度,試圖解開造成社會發展、社會變遷的人類之生理/心理等諸特徵。

Elias認為,要了解什麼是社會學,我們需要新的思考和語言工具,過去的研究成果只能指出走錯了哪些路,卻還不能指出正確方向。因為,過去的社會學研究中太多對社會的錯誤假設(最經典的假設:將個人與社會對立起來看待,個人被視為封閉的,且認為無論個人或社會都以追求穩定為至高目的),且以學科分類研究對象將造成研究的侷限。

Elias從賽局模型出發,點出其社會形態論,認為只有透過研究形態,才能解開出「人類彼此間相互依賴」的問題(這是社會學的核心問題,探討的是各種社會連帶,究竟是什麼讓人類彼此連帶並造成相互依賴),了解究竟是什麼東西將人類整合於形態之中,從而解開社會學是什麼的問題。也就是說,社會學研究的是「社會形態如何可能?」的問題(第四、五章)。

最後,Elias還駁斥了線性/經濟觀的社會發展論,認為研究社會發展,其實研究的是整合與分工的不斷相互構成,發展高低也只是人們的認定,社會發展本身並沒有必然的目的(是盲目而隨機演變的),但是,若社會學能從長期社會進程中解開社會發展之謎,將有助於診斷當前社會,找出問題/出路。也就是說,人類社會的發展過程雖可以被解釋,但卻不該有任何預先給定的目標或意義。過去的社會學研究就是對社會存在太多非科學的哲學人類學預設,導致結果引導研究,從而侷限了社會學的發展(也使其發展喪失了部份實證/科學性)。

盡可能如時展現「社會的變動結構」、「人與人之間的相互依賴關係」,用運動解釋運動,尋找發展過程裡升降的型態區塊、結構性緊張關係與衝突,放棄錯誤的線性因果關係,捨棄歷史必然性,談採或然率,才是Elias認為社會學該走的方向。

Elias的「社會學」觀點,很大程度受其成名作《文明的進程》(上海三聯)中的方法論、認識論影響,可以說是Elias過程學派的社會學論,提出從長時期社會過程的演變來探討社會,相當程度補充了重視靜止均衡的社會系統論的不足。

這是本成於1973年的舊作,書中許多觀點以內當前社會學吸納,推動社會學成為更成熟的科學,Elias足與馬克斯、韋伯、涂爾幹、齊末爾等學者並列宗師。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