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創意考

文創就是賣品味

By
on
2008-02-08

文創就是賣品味

文/zen

文化創意產業,說穿了,就是以故事包裝的形式,販賣品味。

問題在於,販賣誰的品味?

生產者/販賣者所推出的品味(產品/服務),和目標消費者所需要/渴望的是否一致?

生產者是否會一億孤行,不顧市場需要,推銷自己認為好的品味?然後在銷售成績不盡理想後,再回頭責怪消費者不懂品味,不懂欣賞?例如日漸式微的純文學,究竟是現代人不讀文學,還是現代人對於文學的定義和純文學文本的生產者脫鉤所導致?

亦或者,根本搞錯了消費者想要的品味,一億孤行的推銷自己認為好的品味。舉例來說,外國人希望認識的台灣,可能有點東方主義,希望是傳統的,帶台灣民俗和美學風格的,而不是台式再生產的西方布爾喬亞小資情調。畢竟前者才是台灣獨一無二的優勢,而後者不過是台灣的三流模仿。西方消費者自然不可能渴望台灣這種三流複製品。然而,由於主導台灣品味的絕大多數人卻都是從西方世界取經回來的文化掮客,導致文化品味策略的設定上,犯了後殖民迷思而不自知。

文創是販賣品味的同時,也是品味之戰,勝出者才能獲利,失敗者則退出市場。如果盼望台灣以文創立國,是否該多一點深入了解自己土地生產出來的文化美學產品/服務,而不是一廂情願的移植接合來自西方/日本的美學。否則,那都只是文化代工(這個的話,台灣早年就在替迪士尼等動畫產業代工繪畫,也是賺文創錢了),雖然也是賺文創的錢,但卻得上繳規費給文化宗祖國,既賺不了真正的大錢,也進入不了文化創作核心,更無法以文化創意產業立國。

文創的品味之戰與品味販售,台灣準備好屬於自己特色的經營企劃書了嗎?

標籤
相關文章

3 Comments
  1. 回覆

    Brhams6

    2008-02-09

    這個也可談談。
    既然談到品味之戰。那需要導入一個前提。
    管道,是誰的?
    現在的文創口號,我的觀察,約是在2002年前後,或這更早一點點開始的。到現在,掌握主要詮釋權者,我觀點是媒體,而且應該就是小資的媒體。
    我的印象裡面,幾個傳媒推的很專,比如遠見、天下,偶爾有經濟日報,數位時代雙週刊也有,我記得他們副總編詹偉雄的『美學經濟』非常暢銷,成為指標書,這些單位都還有出書。出版社方面,三采印象中也有出。
    2006年底,學學開幕,事實上兩年前,關心文化的朋友應該就聽說這個,學學開幕時站了一排人,徐董事長身邊,一字排開全部都是媒體人。
    我覺得這是核心單位,還有一些周邊的,就是偶爾會報到,吸引一些核心推動者上去。後者周邊媒體,大概比較綜合性質,不一定會專門報導文創。比如我在公視上看過專輯報導文創,但不是每週都有的談話性節目。
    文創就是小資喊出來的,應該就是想把台灣打造成紐約、倫敦,韓良露一直想把師大商圈類比成紐約東村,聽到者都笑她蠢,但是,愚公移山,誰知到哪天搞不好師大概成韓良露村也不一定。
    問題在,小資們喊出口號,掌握管道,不管賣什麼,這個符號是他們決定的。不加入他們,OK,則另一種選擇是什麼?
    本土?我也贊成,霹靂集團是台灣迪士尼,或至少他們希望成為迪士尼,則,因為文創論述管道被特定品味掌握,霹靂的成功案例,其實被認識的有限。

  2. 回覆

    brahms6

    2008-02-09

    繼續談小資。
    小資掌握媒體,到現在都掌握主導權。
    問題在於台灣的文創始終沒有起色,問題在哪?
    台灣不會沒有錢,只是有錢的人沒有把資源釋放給文創,所以,文化人都一直要錢,跟政府要錢。經營成功的企業,為何不挹注?或,把成功的經營經驗傳授?
    原因一:政府沒有積極協助,諸如抵稅、獎勵企業轉投資。這才是政府要做的,補助?政府一年有多少錢可以灑?還要灑錢給黑人小朋友國家。
    原因二:我覺得就是文創外強中乾、泡沫經濟的特色有關。媒體人是從事公關行銷的,口號是喊出來,我們也聽了不少,但是沒有實際內涵,包括學術界,給了幾年的機會,也沒有弄份像樣的報告,很多人迷信,報告是要出版販售,所以要軟、要有趣。但報告本質,是要傳遞重要訊息的,這根雜誌有所區分,報告書若無法傳遞根本現象、資訊,只能浮面報導,那就失敗了。
    所以台灣很多雜誌、遊記式的出版物,雜誌口號一堆,但是,沒有一個真正重量級、跨時間、跨區域、跨領域的報告書,給大家做一個啟發。
    發展策略,要從這種報告的硬功夫出來。雜誌、遊記、500字-1000字的新聞報導,無法啟發的,只能聽聽就好
    對一個經營者而言,是要看報表、帳目?還是要看雜誌決定下一季的投資?我是老闆,我會選前者。

  3. 回覆

    塑膠米克

    2008-02-10

    我同意你的品味霸權爭奪戰的想法,以及其間所蘊含的通俗向上反抗的立場
    但,設想老外愛看台灣的本土(同時此本土也是基於設想的前提所做出來的失去元真的仿本土),是否也是另一層次的後殖民?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