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創意考

一把雲門大火,無法燒盡文化人的求補助心態

By
on
2008-02-14

一把雲門大火,無法燒盡文化人的求補助心態

文/zen

日前雲門大火,燒出創辦人林懷民先生對於台灣政府輕忽文化補助的憤慨,引來諸方圍剿,探討政府對於藝文補助太過稀少/分散,甚至認為,與其花大錢買無用軍購,還不如多一點給文化藝術。甚至有社福團體看到雲門大火後的政治人物嘴臉,也來抱怨政府兩套標準。

其實,政府(或說政客)沒有兩套標準,他們從來就是一套標準,幫助誰能讓他們上媒體獲得好形象,他們就會幫助誰。所以,諸多應該設計長治久安制度的社福、文化政策之事務,諸多在台灣該被合理照顧的社會弱勢,往往都必須被媒體批露後,才會獲得關注。今天林懷民之所以謝絕陳水扁總統的好意,就是不想自己的災難成為換取資源的方法(那和電視媒體每天挑選可憐的高風險家庭報導,賺取觀眾熱淚,再換來各方捐款,有何兩樣?再者,給完捐款後,又有多少人關心這些家庭是否能夠善用金錢,改善生計?)。

其次,我更對這把大火仍燃燒不盡台灣文化圈總是深深寄望於政府補助這個觀念,感到難過。台灣如今已然是全球化中不可缺席的一環,再文化表演事業中也是一樣。台灣的文藝團體,該競爭的不是政府那只會日漸減少不會增加的補助款,而是如何在全球藝文表演團體中脫穎而出,而這絕對不能只靠政府(甚至是企業)補助,而必須逐步輔導自己轉型成為能夠自負盈虧的非營利事業,也就是當前世界上最流行的一種新創業家(社會企業家)。

如果文藝團體每年想的,就是如何爭取到來年的政府補助款。則團體所有的行政與表演規劃,全都被可能拿到的補助款金額大小給侷限,從而限制了自己的遠景,限制了自負盈虧的可能性。當藝文團體批判政府拿出的文化預算不夠多,根本是缺乏遠景,無心扎根文化創意產業的同時,是否也想過,「文化創意產業」最終還是得「產業化」,走入市場,自負盈虧。光是想著補助款而不肯自己去賺錢,因錢設事,不也毫無遠景?政客沒有文化遠景還情有可原(畢竟政客要照顧的除了文化,還有經濟教育內政國防外交等環節),然而文化人卻因為只想著補助款而失去文化遠景,那才是真的失去靈魂。

台灣的文藝團體不少,能夠獲得政府補助的不多,拿到補助款的團體則又永遠嫌錢不夠多。試問,如果藝文表演團體把自己當成NGO,用預算制來計算日常行政與表演行程經費,把門票收入和其他延伸性商品的版稅利益全都排除在外,政府給再多再長的補助,恐怕都無法幫助藝文團體自立。

常聽說文化界人士抱怨台灣稅法對於藝文表演贊助的抵稅措施不夠,企業投入文創的積極性不夠,但是否換個角度想,企業對於藝文團體一方面要錢,一方面又要自抬身價,不屑市場銷售,感到無奈,進而卻步,拒絕投入。至於政府對於文化補助,放眼世界各國,絕大多數都只是花瓶式的,頂多是收買人心式的,畢竟政客們都了解文化的批判力道之強,足以挑撥民意。而政府給予不夠(普及)但足以收買重要藝文團體補助的經費,使得收受補助款者拿人手短,也最好能安於現狀,彼此相安無事就好,又怎麼可能真的大力補助?!

未來,台灣政府的稅收只會日減,對於文藝團體的補助也只會少不會多(就算總金額增加,但也永遠僧多粥少,不夠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的藝文團體分配)。藝文團體能做的,只有儘早撤預算制改營業額制規劃收入支出,積極尋求藝企結合,開發周邊商品(文創的獲利來源永遠是周邊商品的銷售與收取授權權利金,作品/表演本身只是擴充知名度的工具,世界頂級名牌最懂此套);走入世界,擴大表演半徑,及早在財政獨立,不再受制於人,才是一勞永逸解決問題的好辦法。而倘若文化人不屑商業的骯髒,則不妨創銷分離,將藝文團體的行銷外諉給專業經理人(就像鄭秋霜曾說過的,尋找你的澤崎小姐-阿部寬主演的日劇《熟男不結婚》裡,專門替阿部寬洽談案子的澤崎小姐)。

希望雲門大火不只燒出台灣文藝團體的經費問題,更燒掉文藝界人士處處仰望政府,渴望增加補助款的心態,儘早追求獨立自負盈虧的道路。畢竟,再多的補助款也無法敵擋來自全球的優秀文藝團體進入台灣,賺取藝術表演門票收入的事實。

標籤
相關文章

3 Comments
  1. 回覆

    一米陽光

    2008-02-14

    首爾的一場大火燒出文物消防的漏洞,雲門的大火燒不盡台灣人文化產業的追求,也披露文化人的窘困一面,君子固窮,要不然早成為受人錢財,文化也成了商品,不過這種商品犧牲太多。
    解決獨立文化團體的津費問題,也不是如香港般蓋一所西九龍中心就能解決的。

    • 回覆

      Zen大

      2008-02-14

      版主回應
      我的看法很產業化
      如果你看其他文章就知道
      我認為 在當代資本主義社會裡的文化藝術團體
      就是得要某種程度產業化 獨自面對盈虧
      否則 你說政府補助可以保護文化創作的獨立
      我說政府在篩選補助時就已經決定了文化意識型態的主導面向
      文化人錯以為投入商業市場就等於低俗下流犧牲
      其實不過是對絕大多數普通人創作之無法名留青史的藝文作品的一種辯護
      每個時代都有其玩文化的社會條件與衍生社會規則
      資本主義的社會規則就是要財政獨立 才能夠掌握自己的創作主導權 依賴企業或政府 才是真正的被挾制 才是真正的犧牲
      可惜太多人看不清楚這一點
      國片輔導金不就是最好的証明?
      文化/藝術並不盡然都是只走高雅精英路線(那是過去封建社會 僅有這些有閑階級消費的起文化 大眾只求溫飽 如今大眾也能消費文化藝術 但卻不必然需要符號鑲嵌太多的高深藝術 大家都想搞高深藝術 是台灣文藝團體的特殊性 並非普是皆然)
      說實在的 我實在對於那些認為因為商業介入會犧牲太多藝術創作主導權的說法 有點輕蔑
      那似乎是一種藝文界約定俗成的道德化思考邏輯
      想想看 莎士比亞 狄更斯 誰不是從大眾暢銷晉升成經典的
      藝術作品的經典與否是詮釋出來的 當代更是市場炒作出來的 任你在標榜藝術的獨立價值 則拍賣市場不鳥你 也是沒用 而若拍賣市場要追 則無論你標榜多麼藝術性 則也是被商業消費主義侵蝕
      什麼是什麼的因和果 恐怕是需要按個案細究的
      2008-02-14 17:20:01

  2. 回覆

    Eulian

    2008-04-15

    我講得更絕
    目前正儲放一篇未完成的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