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霸凌的逆襲-校園暴力,誰是加/被害者?

By
on
2008-02-18

霸凌的逆襲-校園暴力,誰是加/被害者?

文/zen

(本文發表於基督教論壇報讀書樂版)

書名:事發的十九分鐘
作者:Jodi Picoult
譯者:顏湘如
出版社:商務印書館

美國的校園槍擊事件有多嚴重?

從光是上週一周(2/10~16)竟發生五起來看,不可謂不嚴重。

每當發生校園槍擊事件,媒體、教育專家、警察、法庭、家長等全都動了起來,看似盡可能的想重新恢復發生槍擊事件當時情境,找出問題所在,其實卻是不斷的尋找可以對肇事者貼標籤的負面刻板印象(內向寡言、暴力傾向、學業成績低落、人際關係差、單親家庭等等),希望將肇事者和一般「正常」學生區隔開來。

尤有甚者,媒體還會假道學的不斷言詞批判肇事者,盡可能將之窮凶惡極化,非人化,以媒體的力量先行對肇事者審判、定罪,讓世人爭恨肇事者,同情被害者,最後再以道德教訓結束報導。

然而,「校園槍擊事件」可以如此一蓋而論,肇事者全都是惡魔般的壞人嗎?Jodi Picoul為了探討這個問題,端出長達五百多頁的《事發的十九分鐘》,將當前校園最嚴重的霸凌問題,與校園槍擊事件結合起來,給出一個十足困惑人類道德判斷的「情境」,邀情讀者一起參予、思考、抉擇、判斷(製造道德選擇的兩難,一向是Jodi Picoult寫作最吸引人的特點,前一部中文版《姊姊的守護者》,則是談論器官捐贈的道德兩難。人是否能夠為了要延續另一個人的生命,而去製造出一個生命?)。

如果,開槍無差別殺害學生的肇事者,其實正是從小到大,不斷承受校園霸凌,以致於患了類似創傷壓力症候群,當最後一根稻草壓垮了肇事者的心,決定反擊,摧毀那些長年以來不斷騷擾、嘲笑、攻擊、怒罵自己的來源,進而造成槍擊悲劇。

也就是說,殺人者其實並非窮凶惡級,反而是長年累月不斷被欺負,最後再也無法忍受之故。

(美國和台灣的校園霸凌現象似乎有所差別,一般印象,台灣很可能多半是智育成績低落的壞學生對好學生施以霸凌,美國卻是運動體育健將型的好學生,能夠帶領校園的明星學生,對一些內向害羞敏感的學生施以霸凌。然則,台灣的壞學生欺負好學生「現象」,是事實還是被建構的假象?只因為我們的社會未審先判的將智育成績低落的學生當做「壞」)。

書名「事發的十九分鐘」,指的是肇事者從開始開槍到結束的時間,而本書則是要揭露,之所以會發生改變眾人人生的「十九分鐘」,究竟在此之前,發生的什麼事情(這些細節從來就不是大眾媒體會關心的,媒體只關心有無能夠讓收視率飆高的話題)?此外,還交代了當「十九分鐘」結束後,眾人將走向什麼樣的未來。因此,本書以事發的十九分鐘破題,然後再以對稱的方式,一前(回顧)一後(事後進展)的交錯角度,帶出這起校園槍擊事件的始末(故事很精采,也很發人深省,所以就不在此概述故事背景或細節)。

不記得在哪裡看過一句話,大意是說,別以為自己的孩子是跟了壞朋友才學壞,其實你的兒子正是那個壞孩子。很大程度說明了校園霸凌現象的複雜,被人們層層的刻板印象和偏見包裹得更不得見天日,除非發生像校園槍擊事件這樣的悲劇。

《事發的十九分鐘》是部相當值得一讀的書,特別是關心校園治安與子女交友的學生,此書拒絕化約式的道德思考,批判假道學的媒體評論,不接受一以貫之的道德通論,邀請所有讀者參與作者所建構之道德倫理情境,一起思考,做出選擇。

有時候,施加暴力者竟是長年受害者,這些人是在求助無門後,決定自己起身反抗。作者在書中援引了婦女因受不了家庭暴力而動收殺夫來類比校園槍擊事件發生的可能。

《事發的十九分鐘》要我們想一想,誰才是真正的施暴者?是教出霸凌同儕的社會、家庭?還是施行霸凌者自己?亦或者槍擊事件的肇事者?還是老是建構刻板印象化約社會議題與倫理選擇的大眾媒體?

標籤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回覆

    Man40

    2008-04-23

    這本書的封面似乎改版了,上一個我覺得比較有推理懸疑的氣氛,但因為我沒看內容,不知為何出版社要改版?版主以為呢?

    • 回覆

      Zen大

      2008-04-23

      版主回應
      恩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謂的誠品版
      畢竟現在很多出版社都會專門替誠品發一個封面版本
      如果不是 而是改版 應該是被抗議 聽說 這個封面不是太被歡迎阿
      2008-04-23 17:10:58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