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淺談台灣「出版寒冬」

By
on
2008-02-18

淺談台灣「出版寒冬」

文/zen

(本文發表於台灣出版資訊網,請勿轉載)

2007年的台灣出版界,老貓用了怎是一個苦字了得,概括匯總,似乎頗得眾家出版人之心。

2007年風風雨雨,凌域與金石堂事件,鬧的出版界滿城風雨,再加上誠品積極推展銷結,博客來主導權回歸統一超,台灣的出版界似乎真的面臨一波又一波的寒流,讓人大嘆出版難為。

拆解台灣「出版寒冬」論述

關於台灣「出版寒冬」的論述,其實由來已久。大概以公元2000年前後為分斷點,2000年之後,越來越多人附和該說法,並舉證歷歷(從台灣大環境內需市場的不斷委靡,到新書出版量過多,退書率節節高升,原物料上漲,通路強勢等等)看壞台灣出版前景。

然而,若仔細拆解「出版寒冬」論述,其實頗有可議之處。

首先,是台灣有一萬多家出版社,每年出版四萬多種新書這組數據。但其實,這組數據並非全然屬於商業出版。政府出版品、非營利組織出版品等等,佔據將進一半的新書出版量(若我們姑且以誠品曾經公佈在誠品報告中的每年進貨新書做為市場導向銷售依據),而登記有案的一萬多家出版社中,實際投入市場的營利組織(也就是靠出版銷售圖書賺取利潤,支持公司經營),不過一千家上下。剩下的九成多,多的是政府部門、非營利組織登記的出版事業單位,還有過去五十年來曾經存在於台灣的出版社們(無論是否已經終止營業),其中不少是個人登記出版(早年個人出版中,大學教授個人登記出版社已出版教科書或昇等論文現象很常見,如今仍能在學校書店中買到這些教科書)。

「出版寒冬」論述,對於這廣大不需要投入市場經營的出版社和新書來說,實在不夠成威脅。舉例來說,政府部門出版品是預算制,每年編列預算,或公開招標,或自組團隊編印出版。然而,無論是哪種形式,光是每年支出的人事行政費用,加總起來就是一筆龐大的經費(若能將政府部門的出版品發包委外給民間專業出版社,實為政府對台灣出版界最大的支持之一),更別說出版品出版之後,並沒有太大的銷售壓力(因此,不是很難在一般書店看到政府出版品銷售;就是有些政府出版品根本不銷售,因為銷售後獲利的報帳問題複雜),對於這些預算制出版品來,內需市場在萎縮也不用擔心,比較該擔心的是來年沒有預算。

也就是說,嚴格來說,「出版寒冬」影響的是新書必須大力仰仗零售市場銷售,以賺取合理利潤,維持組織/公司運作的出版社。另外,雖然也有將新書發入零售市場,但主要獲利來源卻另有特殊通路或穩定客源(如學術出版社、宗教出版社、直銷/郵購套書、童書、漫畫、電腦書、語言工具書、國/高中/小參考/教科書、升學與高普考考試用書等出版社),即便圖書零售市場大環境不佳,所受衝擊也相當有限。

當我們不再將「台灣出版界」視為一塊統一的大鐵板,而是各自專精,各有目標讀者、運轉模式的特殊產業後,則不難發現,真正受「出版寒冬」論述影響的出版社,並不如想像中的大。甚至連在零售市場中的前二十大出版社/集團,營業額也仍然十分可觀,層層抽絲剝繭下來,我們會發現,衝擊最大的,其實是專營B級書市場,出版社規模小且新的出版社,才是出版寒冬(以及造成寒冬之諸因素)影響最大的出版人。

「出版寒冬」,真的不好嗎?

再者,正在發生的台灣「出版寒冬」,真的不好嗎?

我想也未必如此。

所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凡事有利弊有弊,出版寒冬看似衝擊到出版人的生存,甚至迫使一些優質小眾出版社倒閉(最有名的例子大概算大樹),然而,換個角度來看,卻是逼出隱藏在台灣出版界底下多年而未能被處理的營運制度問題,浮上檯面。

舉例來說,大家都知道的,月結制導致少數投機出版社拼命壓低成本,出版品質不佳的C級書,企圖以書養書,到市場換取現金。「月結制」是被台灣出版界約定俗成的繼承下來的結帳制度,在過去台灣經濟高度成長期,大家都能順利週轉到可用資金,以及出版量還不曾因為以書養書而不斷堆高時,尚且能支撐的。

直到大環境景氣惡化,通路面對高營運成本,被迫轉型成銷結(此處無意討論銷結的優缺點),從而一下子讓那些靠「以書養書」的出版社無以為繼。因為大環境不佳,擠掉的其實是沒有競爭力的出版社(另外,則還影響到一批過去是優質,但卻忽略環境變遷會影響閱讀口味變化的出版社,例如人們口中的純文學出版社)。

就我從這兩年台灣市場推出的新書以及排行榜單來看,我認為「出版寒冬」其實讓台灣的出版界品變得更豐富多元,大小眾分流(且各有利基),圖書編輯/製作/行銷水準大幅提昇,這是極為難能可貴的。

或許出版業如農業,不能像其他代工產業,因大環境成本提升就出走國外,必須堅守台灣,因而被迫找出路,求轉型,反而從重圍之中殺出一條血路,竟也提升了台灣整體出版水準。不相信的話,可以找出十年前(1997)的暢銷書排行榜,比對今昔榜上書單(還有書籍製作水準)。我認為台灣出版品水準的提高,不光是電腦與編輯製作技術的提升,首先是美學觀念和求活意識,才逼出眾家出版先進的潛力。

我認為,台灣大環境的景氣循環對內需市場的衝擊在所難免。然而,台灣出版界的先進們卻選擇了積極面對寒冬,尋找精緻與升級之路,以至於當台灣其他內需產業總產值不斷萎縮的同時,出版產業還能持平(約在六百億上下),已經是難能可貴的事情。畢竟,今天的世界比十年前還要有趣、好玩。例如,光是手機、電玩、網路的進化,就今非昔比(更別說台灣出生率下降,中產階級外移等不利因素作祟),但紙本閱讀出版品卻能夠力抗各項新興娛樂/通訊產品的競爭,存活下來,其實已經表現優異。

台灣讀者的成熟,以文學閱讀為例

再者,最令我驚艷的是,台灣閱讀界近年來逐漸形成的兩股閱讀風氣,長期來看都是好而且有助圖書市場的擴大的,那就是在大眾閱讀市場中,文學和商管閱讀類型的成熟。

特別是文學閱讀的成熟。無論是外國高等商業小說,還是日本已經引領風騷多年暢銷推理、愛情小說家的大作,全都進來了。而且,台灣讀者也很捧場,最暢銷者四五十萬本的賣,稍微小眾的也能賣上兩三萬,逐步成熟的文學閱讀熱潮,讓我看到台灣讀者圈的成熟度(難怪二月河說台灣讀者是很會讀書的)。

另外一個小例子(這個閱讀衛道份子大概會比較開心),就是明星寫真書已經不再像前幾年剛出來那樣,鋪天蓋地的大賣,搶走暢銷排行榜的位置。明星寫真書成為閱讀次類型的一環,有其市場(偶有超級大明星出書或許能賣好一點),但基本屬於小眾暢銷書,專攻Fans與年輕人族群(而這群人迷明星偶像卻同時也開始迷作家)。

認真解析「出版寒冬」的必要性

於是,你會發現台灣出版產業在這八年來的進步和變化之大,絕對是台灣不景氣下的一種文化奇蹟。在其他產業哀嚎內需市場萎縮,獲利下滑的同時;在許多出版先進痛苦於通路要求更多折扣與優惠和行銷搭配,在台灣整體大環境一片風雨飄搖;在不少人看壞台灣出版產業(視為出版寒冬)的同時,台灣的出版同業先進們,不但沒有被日漸蕭條的內需市場給擊敗(的確還是有一些不幸關門的例子),取而代之的,是用更多更好更精緻的書籍(更好的選書,更好的製作、包裝、行銷、推薦),堅持挺住台灣閱讀榮景。

我相信,2008年將是相當關鍵的一年,在毛利日漸稀薄,競爭日趨激烈(壞處是書變得難賣,好處是競爭者都是武功高強之士,彼此磨練砥礪,無形中把自己練得更強更好),出版先進們能否知道自己的目標讀者要讀什麼,精準的推出他們需要的好書,且能延續下去。一方面堅持挺住自己的理想,一方面以精緻優質好書贏得市場口碑(以及銷售),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出版奇蹟。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