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創意考

無法切割的文化與文創

By
on
2008-02-22

無法切割的文化與文創

文/zen

今日(2/22)拜讀素來我所佩服的漢堡德先生,在貴刊上發表的<文化預算解決不了問題>,竊已為漢寶德先生雖然點出了問題,但卻在論述的後半段文化和文創要分開來看中的某些觀點,有不同意見。

漢寶德先生說,近年來文化是好生意的論述建興,甚至有反客為主,認為好生意才是好文化,改變了文化的價值判斷。文化不等於文創,必須切割來看,認為文化的任務是提升國民文化素養,文創是提升產業競爭力,這兩點在台灣不能被混為一談。又認為,文化在現階段的台灣不該被視為生意,因為我們還未達到歐洲那種層次。

然而,我不懂文化與文創要如何切割?文創販賣的是文化,當文化被購買消費使用之後,很可能深化使用者的文化,使其成為更有文化的人。又,若文化與文創切割,則文創產業還能剩下什麼?

漢寶德先生一方面批判文化預算不足,卻又不讓文化進入市場,那麼,視問文化在台灣要如何發展、茁壯?

此外,我認為漢堡德先生談論的「文化」(提升國民文化素質),但文化產業裡的話,有相當程度的落差。就我所知,當談論文化產業時的「文化」,採用的是最寬廣普遍的定義(文化是人類一切行為的結晶),包含高雅與通俗文化,而文化產業論述關懷的重點,是讓「文化變成『好』生意」,而非「『好』文化變成好生意」。更不會反客為主的認為,好生意才是好文化,生意就是生意(此處的好指的是漢堡德先生語意脈絡下的)。

漢堡德先生之所以認為必須切割文化與文創,我以為,是漢寶德先生將高雅文化與大眾文化混為一談,甚至排除了大眾文化作為文化的選項。對漢寶德先生來說,文化大概就是雲門、故宮,而不是蔡依玲、周杰倫、彎彎。由於「文化」一詞太過模糊(光是社會科學的定義就有一百多種),空泛的使用文化一詞而不定義,結果便是各說各話,毫無交集。

然而,支撐台灣諸文創產業的,是通俗文化。文化產業裡雖然也有直接販賣高雅藝術(也就是漢堡德先生認為的好文化),但那只是其中一環,文化產業的分工更細,包含的範圍更廣,它在拍賣場上販賣人類藝術的結晶,同時也在市場上販賣流行文化。就像支撐出版產業的以存活的,是暢銷書。暢銷書中有漢堡德先生口裡的好文化,也有不是的。「好」文化產品自然也能提升國民文化素質,不「好」的文化產品,則頂多培養出另外一種國民文化素質,但卻非毀壞。只是,光靠出版那些漢堡德先生認為的好文化,恐怕無法支撐文創業。那麼,出版產業是否也需要國家有計畫的編列預算來支持?!

正是漢寶德先生將大眾文化排除到文化的定義外,才會有歐洲社會較為成熟,販賣文化沒有問題,不會誤入歧途之說。正因不把通俗文化當做文化,才會有文化是提升國民文化素養的看法(而非最廣義的定義:文化是人類一切行為結晶)。再沿此脈絡開展,漢堡德先生自然認為文化與文創要分割來看,讓兩者各司其職。但是,那是是太過侷限了「文化」,從而也局限了「文創產業」的無限可能。

從漢寶德先生的文化觀推敲,很可能代表著老一輩有教養的知識份子文化人的看待文化的觀點,也就是只看重高雅文化,而不認為大眾文化是文化。或許這種觀點,無形中影響台灣的文化界解放文化的想像力,影響文化人與產業結合的意願,讓文化人只想著爭取補助款,不屑進入市場(認為進入市場的就不是好文化),從而造成文化界長期仰賴四方支援,無法自給自足還能理直氣壯的責怪台灣市場太小,人民(消費者)文化素質不夠。

我認為,文化與文創是彼此依賴,無法也不能切割的。強大的文創產業絕對會製造出一群擁有深厚文化觀的觀眾/人民,而非先有深厚文化的觀眾才能孕育文化產業。因為,產業化的目的正是以有系統的手段,挖掘出消費者的潛在需求。近年來世界一流文化藝術團體不斷來談表演且場場爆滿,暢銷書排行榜上多的是精采絕倫的好作品,不都再再說明,正是文化產業從業人員的辛苦耕耘,才在這一片不景氣中,打開了諸多人民百姓的文化鑑賞力,願意掏出腰包,消費文化。

今天台灣文化團體的問題是面對來自全球一流文化團體的競爭,這是一場無情的觀眾爭奪戰。靠有計畫的補助或許能夠幫助些無法在市場上獨立自主的文化團體活得再久一點,但依舊仰人鼻息,依舊太不確定。俗話說靠山山倒,靠人人老,靠政黨、企業則必須看人嘴臉,都不是長治久安之道。文化要能產業化,在產業化過程中讓生產與行銷/流通的專業分工,讓創作者心無旁鶩的創作,讓行銷/流通者發揮其最大效力販賣圖利,才是最棒的分工,才是讓台灣的文化創意產業走進世界,成為既能提升國民文化素質(甚至全球觀眾文化素質),又能支撐產業轉型的力量。

標籤
相關文章

3 Comments
  1. 回覆

    古嘉

    2008-02-25

    頗有同感,zen看得真仔細。
    (因此也沒什麼可以補充的了。)

  2. 回覆

    MARK

    2008-03-21

    其實兩位的觀點都各有所長
    擺在一齊看以資互補
    對文化政策本質
    較能得到全面性與面面俱到的宏觀思維
    從文化即生活角度出發
    市場與行銷概念這個區塊的討論絕對不可少
    然而另一方面
    某些固本厚基的範疇
    雖然表面上毫無立竿見影的商業利潤可言
    這些基本功卻是政府公部門必須去著力的事
    (譬如教育推廣層面)
    兩者之間互為羽翼
    而非相互排擠
    一定要在「國家」與「市場」間清晰地畫出一條
    分界線
    不僅沒有必要
    而且有實際上的困難

    • 回覆

      Zen大

      2008-03-21

      版主回應
      國家只能是輔助推手
      而非主導
      分界線是必要的
      否則 國家常挾行政與合法暴力壟斷太多文化詮釋權
      文化霸權的建立 更是亟需防堵的
      2008-03-21 13:19:16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