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感想

拔牙記

By
on
2008-03-02

拔牙記

文/zen

過年前,左下顎就隱隱作痛。自覺應是蛀牙,但卻一直在忙,得過且過的撐著,也沒去看醫生。

說忙也真是忙,搬了一個家之後,好多事情需要適應,再加上來了一個比一個強的寒流,冷得我整天躲在棉被裡看書,勉強起身寫稿、煮煮飯吃,已經時間不夠用,更別說時常還得進出台北,去採買過年、結婚,還有生活中必須品。時間都給既定的行程排滿了,甚至連原本該交的書稿都一延再延,哪有時間去看牙齒。

後來,嚴重到喝水吃東西都會酸痛,才驚覺真該找時間去看牙醫了。偏偏,那時候自己懷疑得了另外的病,跑去看了醫生,拿了藥吃。

又大概是藥裡有止痛消炎藥,正好對付了牙痛。那原本要治另外的病的藥,順便也把牙痛給壓了下去。壓下去後,也就離過年不遠。過年前要公証,公証完就回家過年了,於是也沒去看牙齒。

幸運的是,一個年下來,牙疼都沒有發作。大概是這幾年來,我家過年吃的清淡了,加上作息正常,不是吃就是睡,睡醒就看書,再不然寫點稿,日子過的順心(其實是把交稿的事情完全拋到腦後),牙疼不疼,也就忘了此事。

過完年,回台北,趕忙去處理祖母過世後需要用的一些文件和跑流程,又是三天兩頭往外跑。然後,接著還忙婚宴、婚紗的一些瑣碎雜事。總之是各種一生只會發生一次的事情全都擠在一起發生,結果過日子的節奏完全亂了套,稿子怎麼寫也寫不到預定的儲備量,書怎麼讀也讀不完還越買越多,天氣又濕又冷不知道何時才要停,整個人被將近三個月來連續不停的小疲勞的累積給壓的非常不耐,終於,牙痛又爆發了。

這次又爆發,是在忙了一整天拼命趕稿的半夜。隔天也是一堆行程要跑,但我知道一定得去看牙醫了,一早起來便跑去掛號。

看完牙,牙醫說要拔掉左下顎最後面的一顆臼齒。都蛀掉了不說,更因為智齒的擠壓,還有火氣大與疲勞導致牙齦發炎,讓疼痛感更加嚴重。牙痛似乎是因為牙齦發炎和擠壓所造成,蛀牙只是其中一小項。

醫生要我先吃兩天藥,等發炎退了,再拔牙。

這次去看牙醫,已經離上一次至少五年了吧。許久沒進出牙醫診所,沒想到近幾年來,牙醫診所已經如此進步。每台診療器上,都配有專屬電視,讓病患轉移焦點,也可打發時間。我去的還不是那種自費的高檔診所,想必自費高檔診所的規格一定更為可觀。

過了兩天,依照約定時間再度抵達診所。醫生看了看牙齒狀況,問我要不要拔。我就說好,那就拔吧!一派輕鬆自若的背後,其實心裡緊張的要死。

從小到大,都聽說拔牙是如何如何的痛,但我從來沒拔過牙(該說是幸運,還是無知?),對於牙痛該有多痛,一點理解力都沒有。我心裡是這樣想的,反正痛過痛風的痛了,再痛應該也不會比痛風痛才對。於是就很顧作瀟灑的說拔了吧!

取得我同意之後,醫生隨即幫我上了麻藥。然後,就要我看電視,等麻藥藥效上來後,再來拔。

雖然沒拔過牙,但抽過神經、裝過假牙,因此,被上麻藥,我有經驗,嘴巴被上麻藥,外觀上看起來沒兩樣,但心理上卻會覺得,嘴巴腫得像兩條掛在臉上的肥香腸,還有那種麻麻的感覺,其實蠻妙的。抽神經就需要上麻藥,我有一次被一個牙醫師上麻藥後抽神經,結果,牙齒神經太多,沒想到後來他說沒抽乾淨,還有剩下一點,但是我麻藥已經退了,於是就忍著痛,讓那個醫生給我抽掉剩下的神經,那次看診之痛,真是令我刻骨銘心。

醫生看我被麻的差不多了,就靠過來動手。

動手的時候,我閉著眼睛,沒什麼知覺,只覺得拔牙鉗在我嘴裡動來動去。用力之大和感受之輕,實在很不可思議。要不是牙醫一次不小心,拔牙鉗敲到沒被麻到的門牙,才讓我知道有多痛。要不然的話,整個過程,實在可以說是無痛拔牙。

沒多久,牙醫師說拔出來了。我心裡正得意,想說,一點都不痛耶(但其實是因為麻醉還沒退),拔牙也不難阿!牙醫師叫我漱口,我才驚覺流了不少血。正當我自以為是的要把嘴中的血水都漱掉時,牙醫師卻阻止我,並說,血是在傷口形成保護膜,是很重要的,不要隨便吐掉。然後,往我嘴裡塞入紗布,就叫我滾了(她要接著看下一個病人了)。

護士拿給我藥單和收據,讓我自己去藥房配藥,並簡單交代了吃藥的注意事項,就跟我說掰掰了。

回家後,一開始還很開心的想著今天拔牙的事情。過沒多久,麻醉慢慢的退去,痛感漸漸浮現,我開始想到,之前不痛,都是因為麻醉的效力……

約莫一小時候,麻醉完全退了,此時的我,牙床開始劇烈的痛了起來,偏偏又不能馬上吃藥,得等到指定吃要時間,實在非常折磨。最後,痛得受不了的我,感覺全身疲軟,只好跑去睡覺。原本拔牙時還打算下午要寫點稿子,結果是一整天都在床上昏睡,只有下午和晚上吃要時間爬起來吃藥,還有吃點東西墊肚子。

無痛拔牙,似乎只有拔的過程不痛。但是,拔牙不痛,其實是因為麻藥,是外力介入的關係。

少了一顆牙的我,坐在手術台上時,有種真的老了的感覺。身體的老化,在年過三十以後,以一種卻毅然決然的態度,緩慢的往前邁進,人類即便使勁各種方法使其減緩速度,但終究還是要面對。

我其實並不怕老化(特別是對一個長年被說是先老起來放的人),甚至不怕死(死不過是回天家),但卻怕老化過程的病痛折磨,還有給家人朋友帶來的困擾。坐在手術台上,使我真實的理解,為何古人說的「善終」,是這麼難而可貴。對於生活在醫療科技超發達的現代的我們來說,善終似乎更是一種奢侈的福分。

拔完牙兩天的我,牙齒還是隱隱作痛,似乎是因為,原本被擠壓在最末端的智齒,再失去了擠壓它的臼齒之後,可以毫無忌憚的生長之故,偏偏我的智齒完全被包裹在牙齦裡,而且長的非常歪,毫無功能可言。過去由於藏在臼齒之後,被擠壓在牙床末端,雖然每半年就會發長一次,讓我痛不欲生,但都是忍忍就過了。此次,智齒似乎不打算善罷甘休,打算一不做二不修的好好長的足。於是,那智齒最邊邊的利刃,就這樣一點一滴的刮著我的牙齦。

難道,我才剛拔完臼齒,就要跟著去拔智齒嗎?聽說拔智齒會發燒,極為痛苦難受……,想到此,突然發覺,會不會,決定拔掉臼齒,是錯誤的……

標籤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回覆

    愛貓的魚

    2008-03-02

    我活了20幾年了,只有看過一次牙醫!!那次是因為同個位置的牙齦裡有2顆牙齒,老媽警告我說:不去拔,就等著當暴牙妹吧!!
    聽到,為了該死的愛美天性,就忍著恐懼去牙醫診所,結果我超好笑的,躺在手術台上,手抓著兩旁的扶手抓超緊,還一直問緊張的問牙醫:會不會很痛?!旁邊的人聽到都在竊笑,頓時覺得自己蠢到極點……= =
    而且跟zen大一樣,拔牙後覺得喜孜孜,想說拔牙也沒什麼麻…結果等麻醉消失後,在床上徹底的翻滾+搥枕頭,超痛!!!!!!!

  2. 回覆

    本城男子

    2008-03-05

    牙齒要跟你一輩子的啊!
    要好好的照顧他們才行喲~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