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持續深掘,不斷重繪-昔在、今在、永在的信仰

By
on
2008-03-19

持續深掘,不斷重繪-昔在、今在、永在的信仰

文/zen

書名:重繪信仰
作者:貝羅伯
譯者:藍慈理
出版社:校園

我們的信仰,是超越時代的救贖,同時也是具體存在於歷史之中的宗教。有亙古不變的核心價值,卻也有隨著時代而修正的教義和倫理學準則。

貝羅伯相信,我們的信仰,並非靜止且已完成的,而是不斷創作中的畫作,需要每一個弟兄姐妹來添加自己的畫色,注入屬於你的體會,讓這個信仰更能貼近現世代的人,卻也不偏離主的道。也就是說,我們的信仰核心雖然不變,但表達的方式,傳播的途徑,卻因為時代的變化,而有所不同。

貝羅伯在《重繪信仰》一書中,將基督信仰比擬成需要弟兄姐妹們一起加入來創作的畫作,而非已經完成而不可變動的作品(聖經或許已經完成,不可添加新章,但聖經的詮釋和應用卻必須因著時代的需要而重新提出)。雖然我們要避免少數有心人士利用重新詮釋來操弄人心(例如納粹操縱當時的德國基督教會),但聖經若不經過詮釋,應用於當代,則是否能為人正確理解,尚是疑問!?

例如三位一體,是基督信仰的核心教義,是基督徒都必須接受它。然而,這不代表當有人挑戰這個教義時,你就發怒,以為他是在挑戰上帝,是不敬的悖逆。挑戰者很可能只是不了解,從他的角度提出疑問,如此而已。如果你知道神(而非教義)才是最高的,便不致於捨本逐末的和非基督徒陷入無止境的無謂辯論,讓人既看不見又真又活的上帝,又無法真的維護教義。

如果我們真的相信,神又真又活,今日還與我們同在,就不該關上教義(也可指神學)的凝塑與信仰的詮釋之門。教義只是讓人認識耶穌基督的方法,而不是目的。它很重要,我們應該嚴肅看待,但不是讓教義高過上帝,取代了神的位置。

就好比三位一體的教義,並非耶穌升天後馬上橫空出世,而是早期基督徒們不斷的探索、辯論、思考,最後才獲致,並成為基督信仰的核心。那麼,你能說那些尚未領受三位一體卻認識且相信耶穌是基督的人不是基督徒嗎?

教義的凝聚,往往需要花費相當的時間和心力,證明了人的有限與神的奧妙。能夠更多的領會令人興喜,但對於提出質疑者,也應該抱持開放之心,了解其想法,與之討論,不要以這是「教義」來阻斷絕溝通,否則很可能高舉教義超過上帝。教義只能讓我們逼近神,而非完全認識神(有限的人是不可能完全認識神的)。

教義充其量不過是認識我們的信仰的一張地圖,由歷世代先賢一點一滴的添加、擘劃上去,是必須隨著時代的需求不斷加添,而非不可更動修改的。

貝羅伯說,面對教義,我們不要採取築牆的態度,築牆只會讓我們想要去捍衛這面牆,和牆外的人辯論,甚至打倒牆外的人。我們應該把教義當作彈簧,幫助我們談得更高更接近上帝。

質問上帝是可以的,例如亞伯拉罕就不斷質問上帝,甚至耶穌在十字架上,也曾質問上帝。質問上帝並不會讓祂生氣,對上帝的質問,是一種坦承,是一種溝通,是人順服自己與順服上帝間的掙扎,如斯掙扎,能讓人更接近上帝,體會上帝的奧妙。

我們要讀經,更要活出聖經的教導。然而聖經直接教導的是至少兩千年以前的人,兩千年後的我們,依然需要聖經中直指人性共通本質的教導作為指引,但卻也需要添入當代所能理解的詮釋。耶穌自己也是透過重新詮釋聖經(舊約),傳遞天國的消息。

貝羅伯相信,所有的文化、宗教之中,都蘊藏有基督信仰的蹤影。我們應該透過開放的對話,找出接軌彼此的橋樑,引出文化與宗教中的基督,而不是把基督帶給那些文化、宗教。如保羅在希臘指著未識之神作為介紹基督信仰的開端。歷史上的基督教做錯的,就是自以為要把基督帶給那些不信者,甚至不惜消滅其傳統文化宗教(將之視為邪魔)。

回到我們自身,弟兄姐妹應該要問的,是身為二十一世紀台灣的基督徒,究竟要如何讓不了解基督信仰的東方華人認識福音?要如何從原有的文化傳統之中,找出和基督福音接軌的橋樑,帶出福音,而非強行植入基督信仰/文化觀點,與所有非我族類對立。

貝羅伯這本小書,破除了許多將信仰當作理所當然而犯的迷思,如上述高抬教義超過上帝、自傲的要把神帶給不認識的人,還有聖經該如何進行當代詮釋?我們所信的耶穌究竟是誰?祂又給了我們什麼教導?經歷神究竟是什麼意思?我們怎麼確信自己領受的是來自神的異象(而非個人慾望)?基督徒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活出主的見證?怎麼會高擡事工超過生命?基督信仰與歷史基督教間的複雜糾葛…..

《重繪信仰》蘊含面對基督信仰的正確態度,有助於化解基督徒和非基督徒/世界間的誤解,非常值得推薦。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