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父權體制壓迫,新第一夫人低頭(修訂版)

By
on
2008-03-23

父權體制壓迫,新第一夫人低頭(修訂版)

文/zen

二oo八年三月二十二號總統大選落幕,從此四年,我們有了新的第一家庭。

對我來說,新的第一夫人的動向,比總統來得更質得關切。這位新第一夫人,過去一直在銀行擔任法務,自己搭公車上下班,儘可能避開先生的政治活動與媒體的好奇心,不被先生的事業所干擾,也不過問先生的事業,除了幾次選前替先生站台外,總是低調地過自己的職業婦女生活,實在堪稱實踐兩性平權的典範人物。

過去我總認為,這個社會裡,有太多的工作雖然是先生擔任,但卻要求太太夫唱婦隨,甚至擔任免費義工。女性受制於父權體制,淪為男性的附庸。

近年來,雖然兩性逐漸平權,但在某些場域,女性必須依附於男性,以夫為貴的現象,仍然十分明顯。政治領域就是其中一項,最嚴重的則是總統(除非單身)身邊的第一夫人。

過去,總統身邊有個溫柔婉約的第一夫人,代為出席婦女或者社會公益方面的活動,似乎順理成章,沒人認為不妥(甚至以第一夫人為核心,另外形成一套備受詬病的官夫人小集團,讓有心於權力者可以透過官夫人的線往上爬)。

然而,事情發生之後,沒有人問過,這位第一夫人,有自己的事業,願不願成為先生的附屬,是不是願意肩起傳統第一夫人的責任?再換個角度來看,女總統的先生(第一先生)若不願擔任類似第一夫人的角色,希望仍在自己的事業上努力時,是否輿論會要求其辭去工作,專心做好第一先生?代為出席男性團體或者公益方面的活動嗎?

當新的總統夫人出現後,有論者以利益迴避為由,認為總統的配偶應該離開自己的職位。我認為,雖然其論點可以理解,但卻是對人性的深層不信任,先天假定當權者(及其家人)就是會利用身分之便,行圖利特定對象之事。除此之外,更是不自覺的維護了父權體制,要求女人成為男人的附庸(以冠冕堂皇的第一夫人應該輔佐總統為由,但是,第一夫人可是沒支薪的)。

後來事態的發展,果然走向屈服於父權體制。我們的第一夫人,在長考之後,終於申請提前退休,離開現在的職位。見此新聞後,我感到深深惋惜。新第一夫人受制於輿論壓力,不能獨立自主的選擇自己的事業,正是最標準的父權體制對女性的打壓,要求新的第一夫人以先生為中心(男性中心),以先生為優先(男性優先),尊先生的工作為大(認同男性)。

據聞,新第一夫人原本即將屆齡退休,獨自打拼了一輩子的事業,只因為先生成為總統,便被迫防堵世人悠悠之口而先行離職,甚至擔負起第一夫人的角色,試問,對於一向在權力面前表現低調且節制的新第一夫人來說,公平嗎?可曾想過,她其實無意於這「第一夫人」的「角色」(雖然很多人渴望卻不能及)?

在父權體制的社會裡,不自覺的壓迫女性,淪為附屬、次等,以男性的職業、社會角色為重,放下自己的社會角色與職業,這公平嗎?

原本,我們的社會,有機會出現超前歐美等先進國家,破除父權體制對女性的壓迫,出現一位能夠獨立自主決定其生涯,不需被迫成為受先生事業的附庸,仍過自己生活的第一夫人,從而也可免去台灣官場上的惡質官夫人文化。

沒多久之後,法國的總統娶了新老婆,有了新的第一夫人,這位第一夫人就沒想過放棄自己的事業,還出了唱片,相信法國社會對此也多所討論,肯定也有人反對,但至少,這位第一夫人保有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主權,不用屈服於來自父權社會的輿論壓力。

可惜的是,台灣的社會輿論被父權體制綁架,以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但骨子裡其實是父權體制的壓迫),要求新第一夫人遵循父權體制對男女兩性的主次定位,離開自己經營了一輩子的工作,成為附屬於先生/男人/總統的第一夫人,做父權體制社會要求第一夫人擔任的工作,實在可惜。

試問,若單身的總統能有相應的機制處理沒有第一夫人的問題,難道已婚的總統就不能循此機制辦理嗎?我們非得一定要一個父權體制下的第一夫人,還是能夠開創時代新局,出現一位真正讓兩性平權的第一夫人?

最後,總統夫人也破於輿論與社會觀感,申請提前退休,放棄自己的事業,成全先生,從而也成全了父權體制,台灣失去了讓兩性平權大步邁進的機會,迫使第一夫人為了迴避莫須有的利益,放棄了自己常年打拼的專業,也連帶放棄了身為女人的自主性,更放棄了從爭取兩性平權落實的高度來發揮第一夫人影響力的機會,淪為傳統父權政治底下的第一夫人角色,負擔起公益活動與接見社會團體等被視為較陰柔面向的工作,成為維護父權與兩性不平等體制繼續發展的工具,但是第一夫人明明不是這種個性卻要她做不何她主體性的事情,因而弄得社會對其作為不滿(被媒體批為宅女第一夫人因適應不良而躲在家裡),而第一夫人自己也未必能夠愉快的兩難困境,實在可惜。

標籤
相關文章

8 Comments
  1. 回覆

    brahms6

    2008-03-24

    這問題涉及到,是要凸顯個人主義?還是要維護體制?
    我認為民主制度是建立對人性不信任上,所以周美青沒有鬧馬英九,反而選擇成全體制,我認為是好事。
    一件事情看什麼角度看吧!
    如果從兩性平權,我想一如上述;但是從尊重體制、防弊等角度,周美青沒有嚷嚷,作為一個國民(不管是不是第一夫人),他其實相當守法,或超過法律之外的道德(防弊、房瓜田李下)。
    這一點是民進黨執政時做不到的,他們很強調合法、沒有違法即可;後來還出現動態道德觀念,一絕。
    第一夫人或第一家庭的確不適合從事工作,比如,
    如果你下屬是周美青、或馬維中,罵他都覺得怪怪的。若他表現不錯,他加薪,不怕人家跟她老公、他老爸扯上關係嗎?
    我想留職停薪是一個方式(兆豐金控多少犧牲這份薪水、公忠體國一下不難吧?又不是中小企業)

    • 回覆

      Zen大

      2008-03-24

      版主回應
      但是 這裡想批判的是 這套體制 是尊群父權體制建構起來的體制 本身是可以透過這個機會去拆除了 而且將會讓台灣的兩性平權地位獨步全球
      恐怕 布拉姆斯六號先生 還是要研究研究女性主義喔
      這些第一夫人不能繼續工作的所有理由 都建立在以男性為尊的前提上
      2008-03-24 17:01:20

  2. 回覆

    JULIN

    2008-03-24

    不是口口聲聲說要找回台灣的核心價值?
    來個上班族的第一夫人試試看!
    其實, 轉個心境, 會是個新境!
    同樣是&quot第一夫人做的事&quot, 不同的人做, 也會有不同的呈現. 在附屬的無奈下, 創造自我價值也是人生的挑戰.
    放棄自己專業與熟悉的工作環境. 固然可惜.
    但是有內涵有能力的人, 不會受工作性質或場所所牽絆. 踏出去, 就是一片天!

  3. 回覆

    愛丁不拉

    2008-03-24

    我認為此事跟父權無關,而是跟利益衝突有關。
    老公當總統,妻子怎能繼續在金控上班?這種事在西方民主國家,也得盡量迴避。反過來,要是妻子當總統,我也主張老公該辭去金控的工作。
    如果覺得太過犧牲的話,就不要選總統。身為一國的領袖,家人勢必得犧牲一些自由,這恐怕是無可奈何的事。

    • 回覆

      Zen大

      2008-03-24

      版主回應
      我不覺得耶
      因為 這個第一夫人做的是法務
      而且 如果操守不能為人所信任
      就算什麼都不做 還是能夠捅紕漏
      我覺得那就是父權耶
      今天換過來 我相信第一先生並不會辭職
      利益迴避固然是一種說法
      但其實隱含了性別壓迫
      如果你認為夫妻在事業上可以是獨立的追求發展
      則就不該限制什麼事業不行
      過去沒有這個問題 因為大多數女性都選擇依附男性 在老公從政時就選擇支持 放棄自己
      偏偏這人並不是 所以很有趣
      而且 我覺得 重要的是這件事情的談法 (結果恐怕在這個時代裡還是要妥協) 但透過談法 能夠把一些體制的東西彰顯出來 就足夠有貢獻了
      2008-03-24 20:48:46

  4. 回覆

    brahms6

    2008-03-25

    我開頭第一句話談了:
    看是要凸顯個人主義?還是體制?
    我選的立場是體制,寧可犧牲性別;不過ZEN大的立場也很一貫,還要我去說我研究女性主義不夠。抱歉,我還針對女性主義不瞭解、也興趣不高。
    不是歧視女性,尊重女性不一定要讀女性主義才算尊重。
    我的立場應該跟愛丁接近,周美清算是以身作則,而且他就算不當法務,要污的機會還是很多(吳淑珍可沒有工作),但是當金控法務,就算不屋,還是瓜田李下,她跟她先生都一直會背負罵名,我也會懷疑他。當然反過來說,今天周美清當總統,馬英九我認為也該辭去法務(如果今天位置互換的話)。
    我認為這個議題對談上,如果只從『依附男性』角度看,自然會得到類似結果,但是從看問題的立場,我就不認為『依附』存在,自然也無法得到女性主義反抗父權的結論,抱歉拉!
    從頭到尾我都認為體制比性別重要,而這個問題跟老公從政放棄自己,我覺得又是兩回事,雖然貌似一樣,周美清是為了成全體制放棄自己工作,不是只為了馬
    但是,ZEN你的言論,還是可用在周美清身上,他兩在美國讀書時候,周為了成全馬,據說放棄學位,讓馬讀博士,他自己去餐廳端盤子當領班。
    這個情況,我就不會讓你落入體制兩難,這就是為父權犧牲自己。
    還有,我主張兆封給他留職停薪,又沒讓他辭職,或乾脆讓他辦退休。

  5. 回覆

    愛丁不拉

    2008-03-25

    我的想法和Brahms6類似
    法務工作一樣會有利益衝突的問題. 舉個例子, 就算周十分守法, 但別的企業, 甚至爾後法院都因為第一夫人在該金控任職, 而對該金控較為優待, 這就會產生問題.
    英國前首相Blair的太太, 後來在法律工作上就惹了很多的爭議.
    因為自己是政治科系畢業的,比較習慣從制度上去思考。說實在的,若是今天周與馬角色互換,我也會主張馬英九應該辭去金控的工作。

  6. 回覆

    朝雲

    2008-03-31

    如果是以我這個(永遠沒機會當第一夫人的)平凡小女子的眼光看來
    如果我會辭職﹐多半是因為自己是新聞人物﹐而每天跑去上班﹐要嚴重麻煩隨扈和保安﹐也會讓記者疲於奔命﹐更會造成社會大眾的不便困擾和負擔
    這些雖然不是故意造成的
    但身為當事人﹐總是會覺得過意不去﹑壓力很大
    其他的利益體制的考量﹑和父權主義﹐對我的影響反而不大
    我這個人從來不能由多方面來考慮事情﹐我只認為﹐在無意間造成他人的困擾﹐會讓我很不舒服
    我猜想周美青應該想得比我周全﹐不像我這麼感情化 ^^b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