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兩性平權,得從拆除父權違建做起

By
on
2008-03-24

兩性平權,得從拆除父權違建做起

文/zen

(部分文稿刊登於香港讀書好雜誌)

書名:性別打結-拆除父權違建
作者:Allan G. Johnson
譯者:成令方、王秀雲、游美惠、邱大昕、吳嘉苓
出版社:群學

日漸自我侷限的女性主義

過往的女性主義談起性別議題,讓人頗有得理不饒人的強勢,相信令不少男人感到委屈,認為自己並非女性主義口中的萬惡罪魁。然而,女權份子的指證歷歷,讓男人不是百口莫辯,就乾脆來個相應不理。於是,性別議題談縱然是有人談,但卻越談越小,越談越侷限,逐漸淪為少數學院份子和社運人士才關切的邊緣議題,至於主流媒體,根本連甩都不甩,再不然就是以八卦、扒糞的方式,談論一些極為重要的女性議題。

新第一夫人事件:凸顯父權違建的大好機會

好比說最近,台灣剛選出了一位新總統,有了新的第一夫人。只是,這個新第一夫人,似乎不打算就範,仍然搭他的公車上下班,仍然過著自己的獨立生活,不認為有必要因為先生而屈就自己成為第一夫人。

原本,這樣一個事件,審慎的從女權的角度來談,其重要性超越了台灣曾經有過女副總統。畢竟,放眼全世界,縱然號稱兩性平權的美國,歷任第一夫人都乖乖的以夫為尊(男性中心),認同先生的工作超過自己的事業(認同男性),聽候老公的差遣(男性支配),成為先生的副手,擔任起第一夫人,替老公跑趴,參加慈善活動,接手和女性有關的議題。但是,我們的新第一夫人,卻能夠不屈服於父權體制對於女人從屬於男人的要求,仍然堅持按照自己的方式過生活,這豈不是女性主義的一大勝利嗎?

然而,我們的主流媒體卻都抱持八卦、扒糞的態度,不是派記者跟拍新第一夫人的上班情況,就是跑去立法院採訪父權體制代言人的立委諸公。而立委諸公們也不自覺的成為父權體制的打手,盼望新第一夫人不要再過自己獨立自主的志業婦女生活,配合一下先生,考慮好好做個第一夫人,成為先生的重要副手。

問題不在男人,而是體制

過去的女性主義,太過強調人的能動性,太過強調改善女人的社會地位,作為提升性別地位的方法。因此,認為女性只要受教育、出社會工作,擁有和男人一樣的權利(或說變得跟男人一樣),就能夠實踐兩性平權,其實,是忽略了父權體制在社會結構中攀根錯結所種下的性別階序文化觀念,導致雖然部分女性看似爭取到了較多的自由與較高的社會地位、收入等資源,實際上卻仍然隸屬於父權體制之中,甚至成為強化父權體制的打手而不自知。因為,父權體制願意對對部分擁有男性特質的女性讓步,使其擁有和男人一樣的地位、權力,以消除父權體制可能被破解的可能,從而一方面讓女性看起來似乎自由了,但實際上卻仍然隸屬於父權體制之中。

基進主義女性主義-兩性平權,得從拆除父權違建做起

Allan G. Johnson,這個美國中產階級異性戀男子,以其銳利的社會學之眼,洞見自由主義女性主義的弱點(太過強調人,忽略體制的宰制霸權),從基進主義女性主義的角度切入,試圖解開父權體制底下盤根錯節的邏輯(第五章)。

父權體制是一種承認男性支配,認同男性,且以男性為中心,將女性排拒在社會核心制度之外的一種社會體制(第一到四章)。這樣的社會體制將男性視為焦點,視女性為次等,認為男人比女人優秀,認為男人的陽剛氣息比女人的陰柔氣息好(陽剛/陰柔;理性/感性;自主/依賴;果斷/優柔……),且據此造成男女之間的權力差異,以男性特質為標準,貶抑女性特質。

Johnson要告訴世間男女的是,性別歧視不是某個(群)男人的陰謀,也不是某個(群)男人的錯,而是一組複雜糾結的社會體制(如同種族問題一般),父權體制只是提供男人一條阻力最小之路,鼓勵男人透過該套體制所建構的文化邏輯,不自覺的對女人進行支配、控制。其實,無論男人、女人,都是父權體制的受害者。

只是,男人因為父權體制原本就保障其較多的特權,因而較不能明顯感知到父權體制對自己的危害。例如男人在父權體制的要求下,被迫得竭力追求外在成就,抓取一切看得見的東西,和世界上的其他男人競爭,或者以鬥垮其他男人為成功的表徵,以至於男人貌似獨立自主,但其實是孤立無朋,犧牲了人類渴望與他人建立親密連結的需求,造成許多男人內心的焦慮和心理疾病,這些傷害讓男人可能承受更多病痛,更短命,更憂鬱而無處發洩,生命過得不快樂。

女人則因為原本就被父權體制打壓,逼到第二性的位置,肩負起較多的義務,但卻享受較少的權利,因而明顯可知父權體制的危害,也曾為首先站出來挑戰父權體制的一方。

Johnson懇切的忠告讀者們,想要獲得真正兩性平權的社會,就不要將焦點聚集在指摘那些在性別問題上犯錯的個別男人(因為是體制建構的文化觀念使得男人不自覺的犯錯),而除了增加個別女性的社會能動性,更要投身拆除父權違建的工作(參見第九、十兩章),Johnson認為,唯有讓世間男女認清父權體制的危害,使得人們願意在日常生活裡,開始拒絕選用父權社會提供的文化觀念來判別男女兩性的行為處世態度(例如前面所提及的新第一夫人問題),才能逐漸鬆動父權體制的文化霸權,還給兩性一個健康的平等互惠的關係。

標籤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回覆

    布拉姆斯六號

    2008-03-25

    在這裡回應兩性問題,比在總統夫人主題更為貼切。
    周美清問題,比較複雜,因為我認為是個人?集體之間的兩難。我選擇的是集體與體制完備,犧牲個人主義。個人主義與女性論理,我想ZEN大文提了很多。
    但是我不是反對女性主義,更應該說是兩性平權的主張,我不反對。
    我在最後回應也說,周美清身上還是有父權問題,但是要考察當初他跟馬在美國,為了馬犧牲自己學位,不只是他個人選擇,在於:男性獲取社會地位後,用途與幅度會比女性大,所以犧牲女比犧牲男人來得划算,這個基本算盤,是可以被批判的。
    也一如作者說,要從日常生活去看,不要只是看那些特殊案例。
    日常生活的算盤,一個是難以反省,一個是很難有實際效果。這種是相當高難度的後現代理論,法國有些理論家專門探討這些,諸如日常生活戰略。
    另外還有一個基本問題,我想了很久,不一定有答案。
    很多人說女性從政,會改變風氣,因為陰柔特色等。但是也有人看,女性從政,其實是變成男性,並沒有帶來清新風格,最近,
    馬上台,婦女團體要求內閣認識1/3女性。這是形式主義、數量平等。
    如果換一批仍然爆粗口、乾女兒變成乾兒子的女人,那根父權又啥兩樣?
    所以是否是在方式、方法上需要調整?而不是只是方針、大方向對了,其他都忽略?
    兩性平權問題,大哉(災)問。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