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剪不斷、理還亂-淺論編輯與作者的愛恨情仇

By
on
2008-04-27

剪不斷、理還亂-淺論編輯與作者的愛恨情仇

文/zen

之前寫過一篇文章<淺論編輯與作者間的關係-伯樂、母親、密友情人>(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zen/3/1291110993/20070720114049),認為理想的編輯與作者間關係,是建基在彼此信任之上,像伯樂、母親、密友情人。然而,現實生活中,編輯與作者往往有許多剪不斷理還亂的愛恨情仇,且向各自的友人抱怨著,彷彿彼都在隱忍,而且隨時都可能爆發。

編輯對作者的不滿:愛下指導棋

編輯對作者的抱怨,最常見的就是外行充當內行,而且還擺出不可一世的態度,硬是要對編輯下指導棋。

舉例來說,某些學術書的作者(通常也是大學教授),就相當看不起編輯,認為編輯沒有資格修改更動其所寫的文章,甚至認為編輯看不懂。因此,收到文章之後,只要乖乖的看看錯字,校正一下標點符號,排排版,就可以拿去出版了。若有編輯膽敢對自己的論文提出意見,恐怕會換來一陣咆嘯或冷潮熱諷。

學術書作者之所以會如此,大概一來是所寫的東西比較專門,加上編輯的學歷通常比作者低,學歷至上論的偏見一下子就被引爆;二來是本身就是老師,習慣了上對下的關係;其三,台灣的基層編輯流動率高,偏向年輕,作者卻多半較為年長且資深,因而形成在知識上的不對價關係。

總而言之,愛下指導棋,認為自己的作品優秀到舉世無雙,不容更動,但實情卻是,作品艱澀,文筆不通,難以閱讀,又沒有自知之明的作家,最容易被編輯詬病。

作者對編輯的不滿:沒能好好對待我的作品

反過來說,作者對編輯也有滿腔怨懟。一般來說,作者最受不了的,是編輯沒有好好處理自己的作品,把自己辛辛苦苦寫出來的書稿,隨隨便便出版了事。編輯製作過程散漫,排版設計美編明顯拙劣,書出之後,書店看不到且毫無行銷意願,最後竟然還回頭抱怨書很難賣是因為作者寫得不好,卻一點都不想想自己盡過多少出版人的專業,好好的推過這本書沒?

另外,作者對編輯最大的抱怨是,不願據實以告,讓作者了解(更別說參與)書輯製作流程與實際營運成本。彷彿作者只要乖乖的交稿,其他事情最好不要過問。其實,作者想了解或參與,只是對於自己作品的關心,並不一定是強勢介入(畢竟絕大多數的作者都知道自己的專業並不在編輯)。但是,那是一種很微妙的情感,希望呵護自己的作品的心情,若編輯不能好好回應這份心情(例如心裡瞧不起作者的作品,只是因為工作才不得不接手做的心態),則在合作過程中就會出現裂痕。

編輯與作者:合者兩利

編輯與作者對彼此,似乎都有說不玩的抱怨,但(絕大多數情況下)對方卻又是自己不可或缺的存在,於是,相處起來總感覺悶悶的。結果,書做出來也不盡人意,更別說銷售長紅了。

編輯與作者魚幫水、水幫魚,合則兩利,分則兩害的關係。作者少不了編輯,除非他只想出書自爽,不想把自己的辛苦結晶化為可讀性高的作品,推廣到市面上;編輯也少不了作者,畢竟作者是出版社重要的商品來源(雖然台灣市面上不少暢銷書都是翻譯書,但很少有出版社完全只出翻譯書),沒有作者提供稿件,出版社的經營,會比較辛苦一點(甚至我們放大來看,把譯者、校對、審定、外包美編,推薦序/導讀的作者全都包含進來,更能看出作者對出版社的重要性)。

編輯和作者彼此間的抱怨,甚至不信任態度,往往來自本身過往的不愉快經驗,於是在面對新的合作對象時,還沒合作之前,就已經先預設了對方一定不是什麼善男信女,甚至把某些舉動標示為難相處,進而讓誤會更加容易發生。

編輯專業:連結、協商各方資源,成就書籍出版

雖然這麼說有點委屈編輯,不過,我認為編輯和作者的相處,應該付出較大的包容和耐心,並且主動與作者溝通,了解作者的情緒和想法。

因為,編輯的專業,就在「連結」,就在作者群的管理,務必懂得協調整合不同編輯環節上的每一個合作對象,將他們收攏在一起,使書籍能夠在預定上市時間出版,且達到一定的製作水準。

至於寫作者,其專業是創作,而不是送往迎來,且創作人的靈魂多半纖細敏感,對自己的創作領域以外的事情,幾乎一無所知(例如對市場就不甚了解),又不太懂得人情世故的送往迎來,還多半擁有莫名的自信,認為自己寫的作品最棒(可是,若連這一點自信都沒有的作者,通常寫出來的作品也不用看了)。

寫作者的人格特質,本來就不是擅長送往迎來的人際交往,因而容易被貼上難搞、難溝通的標籤。其實,未必是作者難搞,只是寫作人的主觀較強,自我防衛感較重又過分自信(因而禁不起批評),心思又比較細膩(動不動就有情緒),所以,在相處時必須格外小心,不要大剌剌的批評作者所寫的東西,擺低姿態,用客氣有禮貌而不失專業的態度和作者溝通,就可以慢慢地打開作者心防。

編輯必須謹記,通情達理的作者是萬中無一的奇才,難溝通又主觀強的作者才是常態(這些特質卻是成就作品不可或缺的一環),不要以面對一般人的態度和方法和寫作人相處,對寫作人也不要抱持不切實際的,沒有期待就不會失望,也就不那麼認為寫作人難搞,搞得自己快抓狂。

編輯工作有很大一部份就是要和這些難相處的人溝通,加上台灣不若歐美有作者代理人制度。不過,直接和拙於人際關係的作者溝通未必不好,畢竟,面對了解市場與作者價值的代理人,編輯未必能討得到便宜。

當編輯遇上作者

當編輯遇上作者,各自的資歷、專業還有人格特質,都會影響這段關係的品質。舉例來說,老編輯遇上老作家,彼此都了解編輯與市場,也了解自己風格和讀者需求,合作起來自然順暢,溝通上也減少不必要的誤會和摩擦。

但是,如果編輯與作者雙方有任何一方是菜鳥,甚至雙方都是菜鳥,不了解編輯與出版流程卻又不能好好靜下心來溝通,那就很容易種下誤會,而這個誤會所造成的不愉快,又會影響往後和其他編輯/作者的合作態度。

編輯隸屬於公司,有組織的保護,比起大多數單打獨鬥的非暢銷書作者,作者是相對無助的(這也是為何會讓許多不善人際交往的作者更武裝自己,擺出一副討人厭的樣子,其實內心深處是深層的焦慮與不安)。

除了極少數情況是編輯有求於作者(編輯向作者約稿,或提案組稿),絕大多數的合作情況,都是作者有求於編輯,例如投稿給出版社,編輯審查作者的稿件,還有書籍進入編輯流程後的製作、排版、設計、印刷,出書後的發行與推廣,乃至結款等等,作者都只能巴望出版社與編輯的照顧,希望出版社能夠看重自己的作品。

若是編輯能夠多站在作者的角度來思考,就會知道,投入文字創作,是一種投資與產出極為不對稱的勞動行為,若是非暢銷書的職業作家,對於收入的缺乏保障的生存焦慮,很容易因為出版社的一點編輯出版進度的變動就抓狂、發作(例如更動出版時間,導致作者領取版稅時間拖延,直接危及收入)。

編輯與作者間最好的互動關係,是Case by Case的個案處理,不要讓過去工作中的不愉快經驗(特別是並非和眼前的合作者所造成的不愉快),影響了你對眼前的合作對象的態度。

另外,編輯接手並非自己企劃或自己不感興趣的作品之作者時,應該擺出編輯專業,不要讓個人對作品的主觀好惡影響了對作者的看法,間接把手上的稿件排序,把自己不喜歡的作品的作者給看扁了,這是極不專業,卻是編輯常犯的錯誤。

不過,編輯也不要被老作者給壓得死死的,必須在編輯事務上堅持自己的專業(再加上謙虛有禮貌的溝通態度),讓作者充分感受在出版過程中編輯的不可或缺性,以贏得(特別是專業書與暢銷書)作者的尊重。

每一次的合作都是全新的經驗,都應該盡力去了解對方的工作方式和態度,儘可能說明,讓對方了解自己的立場,編輯要多包容作者一點,少將過去在工作上遇到的不愉快經驗套在眼前之人的身上,那麼,合作起來,應該能夠減少無謂的摩擦,做出好的作品。

標籤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回覆

    Eulian

    2008-04-27

    或許該教導文字工作者如何和人合作、簽約。
    拿個人經驗來說,最近請教法律系朋友一些著作權相關問題,確保平安;整理作品清單太花工夫,考慮請人幫忙整理;不太會畫圖,以後打算請人幫忙插畫…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