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喚醒良知,揭開沉默串謀者的秘密

By
on
2008-05-06

喚醒良知,揭開沉默串謀者的秘密

文/zen

書名:沉默串謀者-日常生活中的緘默與縱容/The Elephant In the Room: Silence and Denial in everyday life
作者:伊唯塔.傑魯巴維
譯者:黃佳瑜
出版社:早安財經文化

集體保持緘默,沒人承認房裡有大象

我們都知道,沉默是助紂為虐,是罪惡得以橫行的共犯結構。例如在台灣的威權白色恐怖時代,有些人突然半夜就被帶走約談,再也沒有回來。大家都心知肚明,這些人被帶到哪裡去,但是,絕對沒有人膽敢公開談論。眾人的集體沉默,默許了威權政府得以肆無忌憚的蹂躪人民。

就好像格林童話「國王的新衣」,每個人都知道國王沒有穿衣服(就連國王自己也知道),但卻沒有人敢搓破這眾所皆知的秘密(除了一個還沒被社會化的孩童)。

集體保持緘默,不公開承認眾人皆知的特定秘密,是造成這世界許多悲劇的元兇。除了上述的白色恐怖,其他像納粹德國時代,德國人民的緘默,造成希特勒與納粹可以大剌剌地殺掉了六百餘萬猶太人而絲毫不感到殘忍。

傑魯巴維對於遍存於古今中外人類社會裡的「集體緘默」,感到好奇。他說,這種集體性的沉默,就好像人人都知道房間裡有一頭大象,但卻都假裝看不見,再房間裡的活動則牽就大象的隱藏性存在而扭曲變形。

保持沉默的方法-視若無睹,視為禁忌,保持事故,佯裝沒注意

傑魯巴維說,沉默的串謀者對於秘密了然於胸,只是沒有人願意公開承認或談論。在知道與公開承認與談論之間,存在著基本張力,使得人們自發性的自我審查,阻止相關資訊進入自己的意識之中。

然而,人們是怎麼集體性的阻擋特定訊息被公開承認或討論?究竟是什麼樣的心理因素與社會結構,造成廣大人民自願成為「沉默的串謀者」,「忽視」、「否認」某些明顯的事實,噤口不談眾人皆知的秘密(甚至不願公開談論「不談論」這件事)?

然而,為了守住這眾人皆知的秘密,社會與個人所做出的調整,將會付出極大的代價。

傑魯巴維說,人們學著保持沉默之事視若無睹,認為和自己不相干(漠視),或者是為禁忌而逃開,刻意保持一種世故的禮貌(例如不要好管閒事),佯裝成沒留意到這件事情,逃避公開承認。

沉默是故意的-為了逃避痛苦、恐懼與尷尬

傑魯巴維認為,沉默的串謀都是人有意識的選擇的,個人之所以會啟動忽略、否定機制來拒絕特定訊息進入自我意識之中,是因為人有「逃避痛苦」的需求。例如白色恐怖時代,膽敢公開談論半夜被帶走的人,很可能下個被帶走的就自談論者自己。於是,為了明哲保身,大眾選擇沉默。此外,社會的沉默,也會反映在學術研究上。例如戒嚴時代,學術思想性的學科裡的教授,自動迴避處理相關議題。

然而,害怕受傷害只是選擇沉默的原因之一。更重要的原因是,對於害怕受傷害的恐懼感,那股壟罩在日常生活中的詭異氛圍,才是造成人們緘默的主因。

另外,尷尬也是造成集體緘默的原因,例如對罹患絕症或即將死亡的人,我們不會在這些人面前公開談論病情、死亡(即便是主治醫生都不會),或者與性有關的話題。因為,人們害怕公開談論的尷尬氣氛。

傑魯巴維認為,正是這些令人痛苦、恐懼、尷尬(羞恥)導致人們選擇沉默串謀。加上掌權者有意以權力高壓貫徹(例如威權時代,警總等單位的存在,本身就能讓人民感到恐懼),媒體的議題建構(不報導本身就是一種沉默的串謀,例如威權時代的媒體,絕對不會報導誰家半夜有人失蹤的事情),親友的關心(非正式壓力,不願讓所愛之人擔心),使得人們不敢/願多管閒事,自動閉上嘴巴,集體性的選擇成為旁觀者,沉默的大眾和秘密之間,築起絕對高牆。

沉默的串謀,是共犯結構

之所以會如此,是人們誤以為選擇沉默,可以拒絕傷害或尷尬。然而,傑魯巴維沉痛地借艾佛德所說的,「壓根不討論仁義道德」,「也不討論我們不討論道德倫理這件事」指出,沉默的串謀會讓為惡者更肆無忌憚,如癌細胞蔓延。我們越是迴避我們所保持沉默的事情,這些事情就會越膨脹越大,最後甚至毀掉我們自己。

勇於公開談論,才能創造美好未來

打破沉默的串謀需要勇氣,而且打破者也會被厭惡,因為選擇沉默,可以換來安定的當下(雖然會毀掉不遠的未來),選擇公開,則很可能危及個人生命安危(例如在威權時代膽敢談論威權統治),因而人多半不願意拿現在的安穩去交換。

然而,除非,有人願意挺身而出,揭開這集體沉默,並引導輿論聚焦在公開的秘密身上(彷彿將聚光燈打在房裡的大象上),迫使更多人不得不直視,拒絕犬儒與鴕鳥心態,拒絕讓集體沉默扭曲我們所居住的社會。讓我們鼓起勇氣,像「國王的新衣」裡的孩童,揭穿公開的秘密,不讓殘酷和邪惡在沉默的黑暗中滋長,把大象趕出房間,以贏回美好的生活世界。

標籤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回覆

    悠悠

    2008-05-07

    為什麼寫這類文的作者
    多半是為外國人
    我佩服這些作者的思維與公正

    • 回覆

      Zen大

      2008-05-07

      版主回應
      一 社會科學研究專書 需要大量的實證研究 而實證研究仰賴大量的社會統計調查報告 而最後一項 是台灣缺少的
      二 這類非虛構類作品的撰寫 需要強大的說故事能力 還有深入的資料收集能力 這對於台灣的寫作者來說 有困難
      2008-05-07 20:03:38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