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一九四九年之前的華文基督教出版簡史

By
on
2008-05-08

一九四九年之前的華文基督教出版簡史

文/zen

基督教出版事業在中國,始於1807年到中國的馬里遜。馬里遜抵達廣州的第三年,開始小規模的介入出版工作,例如翻譯聖經。1815年,馬里遜和同事威廉米怜一同建立了第一個基督教差會的印刷廠(比中國人自行建立的第一座西氏印刷廠還早了15年)。

1839年,來華宣教的美國傳教士馬卡雷布朗認為,「單純的傳教工作,是不會有多大進展的,因為傳教士在各方面都受到無知官吏的阻擾。」學校教育可能消滅這種無知,然而在短時間內,在中國這樣廣大而人口眾多的國家,少數的基督教學校成效有限,除非辦報搞出版,不但能傳播福音,還可以帶來現代科學和哲學。

1842年鴉片戰爭結束,中國必須向西方列強打開門戶,西方教會開始大舉差派宣教士前來中國傳教,同時也帶來了印刷和出版設備,以及所欲出版的出版品。每個差會所派來台的宣教士中,都會任命一到兩名傳教士負責文字工作。可見差會對華文基督教出版的看重。

當時的華文基督教出版品,以中文翻譯的聖經與聖經注釋,靈修讀物,詩歌本、傳教小冊子,具教育性質的世俗出版品(掃盲讀物)。到了1907年,已有21所基督教差會的印刷廠。當年的出版工作不若今天,印刷廠同時肩負出版工作,統包印刷、編輯與發行工作。不過,1912年之後,差會所屬的印刷廠數量急速減少,因為中國民間印刷廠崛起,取代了西方差會自行經營的印刷廠,宣教士們開始將出版品交給中國人興辦的印刷廠,自己則專心於福音事功方面的出版工作。

截至1938年,全中國共有七十家基督教出版發行機構(絕大多數在上海),還有一百三十餘家基督教書房、圖書館。僅1912年到1949年之間,基督教在華出版機構便推出了大約三千種圖書,2700種小冊子,260種期刊,絕大多數是翻譯作品,中國基督徒所撰寫之比例較低,圖書約25%,小冊子40%。

例如1887年成立的廣學會,是基督教在中國最早且規模最大的出版社。在其六十餘年的歷史當中,總共出版各類圖書、期刊與小冊子超過一千六百餘種,廣學會還肩負清末中國認識西方文明的任務。

至於台灣方面,基督教出版品最早要屬1885年六月,長老會推出《台灣府城教會報》第一號(以羅馬白話字記載信仰勸導與世界大事),該報後來於1905年更名為《台南教會報》(是當今長老會教會公報的前身,也可以算是華語世界最長壽的基督教刊物)。

天主教雖然也在華成立出版機構,但成效不若基督教,出版機構僅26所,發行刊物150種,東正教則幾乎沒有華文出版品。

以1949年的中國約70萬基督(新)徒人口來看待上述出版成果(328萬天主教人口),足見早期基督教對於華文文字出版工作的看重(台灣的基督徒,就僅有的1941年的統計來看,共74670人,僅佔全島6249468人的1.2%)。

可惜的是,當初宣教士寄望出版品所能展現的效果,並沒有出來。出版品雖多,但卻沒有風行全國的特出作品。主要原因,除了當時中國人仍然不認識基督教之外,中國文盲仍多,出版品性質未必適合當時中國風土等等(本土作者與適合當時中國可讀作品太少),都是原因。

當時的西方傳教士對於尋找本土化的基督教出版品興趣不大。主要原因,在於普世主義影響下的西方宣教士認為,中國人和基督教共享同樣有效的普遍真理,不需另外尋找具有本土性的基督教作品。另外,則是當時的中國基督徒仍然不多,且能夠提出符合西方差會認可的作品者更是鳳毛麟角。於是,華文基督教出版品便確立了翻譯為主,本土為輔的發展主軸。

此外,基督教出版機構雖多,出版總量驚人,但卻缺乏整合,像盤散沙,只是把書印出來,鋪出去,至於鋪到哪裡,能不能賣,似乎缺乏後續追蹤,以至於無法取得市場影響力。發行工作,是基督教出版人最薄弱的環節,每個出版單位都自行建立發行管道(重複建立造成資源浪費,甚至不必要的競爭),而且始終無法透過整合性合作來補強。

由於無法在市場取得銷售佳績,因而基督教出版社長年處於虧損狀態,仰賴差會捐款與當地贊助來弭補。由於經費來源受制於差會,因而在出版品的種類選擇,還有出版組織的人士與經營主導上,多由西方差會說了算。

在這段時期,華文基督教出版品的最大成就,要屬推出完整的白話中文翻譯聖經(也就是和合本)和《平民千字課》。

《平民千字課》(四冊一套)是青年協會書局為了平民教育運動於1933年所推出的作品,首印兩萬冊全數賣光不說,光是1931到1934年間,就賣出了43萬冊,1939到1940年間,尚受出有69319冊,此後的銷售紀錄雖然缺乏,但仍可想見其在民間流傳。

總的來說,1949年以前,中國華文基督教出版,除了關心信徒造就與福音廣傳,還肩負傳遞西方文明知識,掃除中國文盲的責任,核心目的在於建立強大的中國教會,基督化中國家庭,埽除文盲,幫助中國知識份子認識西方社會。

參考書目
何凱立,基督教在華出版事業,四川大學出版社
林金水,台灣基督教史,九州出版社

標籤
相關文章

3 Comments
  1. 回覆

    nikita

    2008-05-10

    Milne=米憐
    (用了簡體字資料了吧?)

    • 回覆

      Zen大

      2008-05-10

      版主回應
      是阿
      用大陸的資料有什麼問題嗎?
      我家的簡體字書多得很…..
      2008-05-10 21:27:49

  2. 回覆

    nikita

    2008-05-12

    用簡體字資料一點問題也沒有;
    只是多事提醒:要嘛通篇都寫簡體字,要嘛就統一寫繁體字,如此而已。
    沒人管您家裡簡體字書多不多。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