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當前華文基督教出版現況與反思

By
on
2008-05-09

當前華文基督教出版現況與反思

文/ZEN

二次大戰後,台灣回歸中華民國,再加上一九四九年,中國國民黨來台的同時,也帶來了原居於中國的基督徒與基督教會(後泛稱為國語禮拜系統,有別於清朝起就來台灣宣教的長老教會之台語系統),從中國來的基督徒,除了在台興教會、傳福音,同時也開辦文字(傳媒)出版單位(其中又以浸信會系統所成立的出版機構最多),扭轉了長老會一家獨大的地位。

一九六○年代的是台灣基督教出版單位的全盛期,一九七○年代後日趨平穩。

殷穎在其著作《編輯沉鉤》中提到,一九四九年之後,中國原本的教會出版機構紛紛遷往香港(其實,台灣也是,台灣和香港不同的是,決定台灣基督教出版的,是跟著美援來台的美國教派與差會,而不若香港受殖民母國影響多是英國來的教派)。然而,這些教會出版機構的負責人,清一色是西方宣教士,華人編輯僅是打工仔,主要負責出版事務決策的,是西方宣教士。

造成這個因素的主要原因,在於出版社無法自負盈虧,仰賴差會經費補助,因而形成西方差會來的宣教士決定華文出版品的出版走向之現象,也造成日後華語教會出版品大抵以翻譯為主,且翻譯作品的選擇多以各差會的需求(傳福音)和(神學)立場為主要考量,忽略了當時華人基督徒的特殊需要,也不曾積極開拓本土基督徒作家。

當前華文基督教出版品特點

翻譯書太多

由於上述歷史因素,造成當前華文基督教出版品在考量出版時,不自覺地依循,導致翻譯書(且主要是翻譯美歐等正統教派之基督教作品)仍佔台灣基督教出版品八成以上。

為何基督教東傳一百多年,仍然大量仰賴翻譯作品?而且,還是美國(其次英國)教會出版品(為何不是其他國家的教會出版品?在華基督教組織背景是否有所影響?)

畢竟,翻譯書再好(特別是傳福音與生活倫理只南面),所談之議題,未必切合華人世界需求。舉例來說,普遍擁有基督教思想作為文化背景的歐美人士,面對傳福音者的「知識庫」就不同。另外,華人初代基督徒要面臨的困難,也和歐美初代基督徒不同。

若考慮文化影響生活規範的建構,則華人基督徒的理想參考團體應該是不同國家的華人(例如港台星馬陸之間),或東亞諸國(例如日韓越南泰國),但為何來自歐美的倫理指南書依然多過於來自東亞的?這個出版現象背後說明了什麼?

太過封閉,太過屬靈

此外,出版品的讀者,則幾乎清一色是對內(基督徒或資深慕道友),以神學、信仰造就(倫理學指南)、教會牧養(詩歌本、靈修讀物、教會組織)、會友見證為主要,面向社會大眾的基督教入門書、簡介書極為缺乏(有也多是從基督徒角度出發的福音小冊、福音單張),缺乏面向一般社會大眾,非基督徒(或不認識基督教信仰)能夠輕鬆閱讀的鬆土書(福音預工),更別說如一九四九年以前的中國基督教出版社出版一些掃盲書(唯一的例外,大概是殷穎在一九七○年代所編的《百合文庫》)。

舉例來說,以福音佈道為主(也就是期望中的目標讀者,是還不認識基督教的一般人)的宇宙光,其雜誌與出版品之文章,也全都是以正統基督教福音派所能認可之神學立場出發,充滿基督信仰之專門術語觀念組合而成的文章。

簡單說,華文基督教出版考量仍然是「作者論」(作者決定讀者應該閱讀什麼),缺忽略了讀者的實際閱讀能力與需求和「讀者反應理論」,導致基督教出版品遲遲無法進入一般市場通路,也不能為一般讀者所接受。

另外,由於基督徒人口太少,教會出版社又傾向封閉型出版,導致市場利基過小,教會出版社無法自負盈虧,仰賴母會與差會經費支助,仰賴經費支助,則出版的獨立自主性就受到限制(畢竟捐款者會希望出版能夠做為其貫徹信仰的工具),甚至日趨封閉且選題保守。

舉例來說,長老教會在台灣貴為最大教派(有一半基督徒皆為長老教會),也相對富裕,然而,長老會所出版的基督教出版品,非但一般市場通路不可見,就連基督教書房也難以見到。

然而,書籍並非印刷就算出版,不能廣鋪到市面上,提供目標讀者選購的書,不能算是出版,只能算是印書。

當前台灣基督教出版社對於通路的問題遲遲無法解決,導致書籍出版後,僅能在全臺四十餘家基督教書房販售(另外旁及香港星馬海外華人教會),僅少數出版社中的少部分圖書能夠進入一般通路,市場能見度太低。

如何讓華文基督教出版品融入社會,走進一般書店,成為一般(非基督徒)讀者選購考量,是當前華文基督教會所應該要努力思考並解決的。

畢竟,像商周、圓神集團、晨星集團、(特別是)張老師文化等一般出版社,均有固定出版基督教出版品(或基督徒撰寫之作品),也能獲得一般市場的迴響。可見,基督教出版品進入市場不是不可行,是必須審慎的規劃,緩步推行。

我們需要更多的鬆土書

本人以為,有鑑於華人基督徒人口仍是絕對少數,應該更多著眼於福音預工型出版品的研發與出版,以鬆土書與華人社會接軌,讓更多人可以認識基督教,認識基督。

畢竟,華人基督徒人數普遍稀少(台灣僅有3~5%<-考慮計算方式的差異,例如是否計入天主教),然而,從出版品類型與總量來看,對內(教會/基督徒)出版品似乎佔據絕大多數,對外(非基督徒)出版品不多,且少數對外出版品之中,所使用的絕大多數也還是充斥基督教術語,不懂基督信仰者難以閱讀的作品。

為何華人教會界普遍缺乏面向廣大不認識基督信仰的一般華人所能懂得福音預工/鬆土書?

過往華人教會認為,基督福音是普世通行的(普世主義),普世觀念作祟,認為翻譯西方基督教作品便足夠。問題是,福音是普世的,但傳福音的方法卻是因時因地而易,被傳福音者的需求也是因時因地而易,忽略華語世界基督徒的特殊需求,忽略基督徒的「原生文化」影響力。

舉例來說,台灣教會裡的基督徒,閱讀習慣同樣被填鴨教育給打壞,父母同樣迷信升學主義等等,世俗價值觀在許多看不見的小地方影響著基督徒的生活/信仰決斷。

另外,教會忽略培養文字福音工作者的重要性,文字工作與個人佈道應該是相輔相成。基督徒對於文字工作的忽略,投身文字工作的基督徒少,自然缺乏能夠以中文書寫基督信仰的作家。

所幸,一九九○年代中期以後,基督教出版界開始有人注意到這個現象,開始針對非基督徒的「思想觀念水平」和「閱讀需求」,推出從發揚、鞏固基督信仰出發,但以一般人所能理解之出版品(福音預工/鬆土書),甚至培育出一些暢銷作家(例如蘇拾瑩、施以諾),也陸續有出版人投入基督教入門、導讀等作品的出版(其中最為致力於此的,可算隸屬城邦的啟示,還有二○○七年才成立的主流出版社)。

結論 以出版品與95%的人接觸

一、當前教會社過分仰賴來自歐美基督教福音派作品(從神學、信仰造就到牧會與傳福音,認識基督教),不知覺間忽略了華人基督教與基督徒的的文化特殊性。

二、華人自製基督教出版品過少,即便有,其思想觀念也多半承接歐美福音派基督教出版品,缺少從草根在地出發的探索與關懷。

三、少數關懷華人社會文化特殊性的基督教出版品,其寫作對象與撰寫方式又太過對內(教會基督徒),無法與社會對話,無法引起社會關切,無法討論,以至於無法讓基督信仰的思考方式、術語觀念,融入華人世界。

四、華人教會出版/文字工作的對象,除了主內基督徒外,更應該致力於面對95%廣大不認識基督信仰(甚至不擁有如西方人一般的基督教文化背景)的一般華人,積極出版95%非基督徒華人能懂且有興趣的書籍(在基督信仰的核心價值觀底下)。

五、文字工作,教會出版社應該成為傳福音的重要資源,不要淪為個人佈道的輔佐(雖然也很重要)。個人佈道只是對個別的人,唯有從基督信仰的核心價值觀出發,與華人世界的核心價值觀對話,才有辦法將基督信仰中的神髓,一點一滴融入華人世界,掀起如巨大的復興。

別忘了,基督教之所以能廣傳,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之所以能夠快速成功,古騰堡印刷術(在出版的角度)起著一定的貢獻。

印刷術從來都是傳福音,散播基督信仰價值觀的最好幫手,華文基督教出版社/品,應該盡力朝此前行。

標籤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回覆

    LuLu

    2008-05-12

    會知道您的名字是因為看了您的論文,後來又在基督教論壇報看到您寫的文章,還有其他與出版有關的刊物……,我都忘了是怎麼逛到這裡來的,總之,在看了您的文章後,一直看到這篇,讓我覺得不出聲不可了。
    這篇文章讓我頻頻點頭,一針見血耶,我是第一代基督徒(受洗快2年了),現在這份出版工作也是我第一次進到基督教圈子工作,成為基督徒前,我從來沒讀過基督教的書(除了彭蒙惠《愛是一生的堅持》),我第一次看我們公司出的書,好多「基督教術語、專有名詞」令我不解,整個閱讀過程超卡的,但神奇的是讀過後,好像就懂了,但我們其他不是基督徒的同事讀這些屬靈書籍,就很令他們頭痛。而且他們也沒辦法理解裡面的意思。
    基督教出版社,都把傳福音的目的擺在前面。像啟示把「基督教」當成一種文化、知識在經營出版,降低了排斥感,我也覺得他們這麼做很棒,不管是商業經營或傳福音,切入的角度都比較容易見效。
    信仰要跟生活結合,所以我們出版社把已創刊101年的《時兆月刊》全部改版,保留信仰、家庭、健康三大主題,其他則加進環保、樂活、休閒生活、旅遊、時事性議題的特別企劃。我們就是希望將雜誌的讀者面向擴大,我們從2005年開始每年小幅小幅改版(2007年大幅改版,漸漸定調了),卻也招來會內反對的聲音,「不要忘了時兆是一本救靈的雜誌……」聽來總讓我心裡OS覺得難道你們要固步自封嗎?出只給自己人看的雜誌嗎?我們還是堅持與社會大眾接軌是我們的方向,不理他們。呵呵~~
    我覺得教會圈內的機構要改變/改革,好像不是這麼容易的事,總有保守和激進兩種力量拉扯,但掌權的多是保守派,哈哈。我不想講什麼一切有主帶領這種話,雖然我相信祂不會放手不管的,但我覺得我們也要努力呀。
    哎呀,請原諒我在這裡發牢騷,說了太多都沒建設性的語言:p,總之,希望以後有機會可以向您多多請益。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