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選擇墮落,是為了重獲新生?!

By
on
2008-05-12

選擇墮落,是為了重獲新生?!

文/zen

書名:玉蘭
作者:桐野夏生
譯者:劉子倩
出版社:麥田

前不久讀完了桐野夏生的《異常》(心得請見此篇: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zen/3/1306135501/20080421010036),深深為作者的書寫功力所折服。於是,又找來《玉蘭》,想再次享受桐野夏生所營造的世界。

《玉蘭》說的,是兩對橫跨七十年的戀人的愛情故事。

桐野夏生的文字,既能寫實細膩的敘述現實,又能深入描繪人心的變化糾葛,還能夠輕鬆的引出相關議題的學術探索成果(包裹在主人翁的思緒或對談之中),讀來既有文學美感,且理論批判力道十足,實在很迷人。

不過,閱讀《玉蘭》的開頭,便隱約覺得,作者似乎無法掌握該書發展方向。果然,隨著故事的開展,雖然看到書中兩對橫跨七十年的戀人(其中身處當代的女生與七十年前的男生,又有親戚關係)各自的愛情故事,及其看待人生的觀點,然而,卻感覺作者突然拋棄了構連雙方關係的企圖,讓兩則故事各自發展(雖然也都發展的很好,故事都很感人,都讓人感到痛心,特別是身對於處當代的女主角,因為過度壓抑武裝而導致的過度墮落,且深信唯有如此才能令自己重生的想法,令人感到憐惜)。

作者原本在該書的企圖應該是更宏大,而且希望製造奇幻效果,然而,寫著寫著,兩對戀人的故事卻各自精彩,且無意和另外一對戀人牽扯上關係,於是,作者最後草草結束了故事(據作者自己所說,結局章還是發行單行本時才補上的,而且顯然完全推翻了自己之前在連載時打算鋪陳的情結)。

作者在文庫本末後的後記,以一種不坦率的方式承認了這個創作上的失敗。不過,我認為,此書雖然沒能成功將兩個故事結合在一起,也沒能給活再當代的戀人一個完整的結局(但那個結局也不錯),沒能完成類型小說起碼的完整感,但這本作品探討的主題,已經有充分處理且傳達,因而值得一讀。

簡單來說,本書的核心關注是,人無論到了哪裡,都不可能開展新生活,不可能變成新的人,人會將老我所擁有的一切,搬到新的環境重新上演。除非,人能有勇氣絕對的和過去切斷關係,建構一套全新的生活方式,以生活的改變領導觀念的重建。

只是,可悲的地方在於,深陷老我所建構的生命困局的自己,本身就是個病態的人,病人是無法自行尋找療育之法的,所尋覓到的方法,其實只是更加速自己的墮落。然而,弔詭的是,這份選擇加速墮落的行動,結果卻能一點一滴的剝除老我,催生出新我。雖然我認為,作者揭示的這個新我,未必比困守於老我更好。但對於面對自己生命困局已然走投無路的人來說,能夠有所改變就好,無論這份改變得付出多大的代價,且不管最後這份改變會不會成功,都沒有關係。

就像有子(身處當代的這對戀人之中的女主角),原本是一個透過勝過環境周遭來肯定自己的女性。雖然的確不斷取得成功,但卻變得極度壓抑,且高度自我武裝以面對世界。

在外人的眼裡看來,有子是成功的,因為她有漂亮的身體,優異的學歷,良好的工作(大出版社的編輯),有前途的醫生男友,一切都是那麼完美成功,但有子的心卻是困惑而空虛的。

最後,當有子終於受不了自己所建構的東京世界而逃到上海,希望尋找新的自己時,卻把老我帶了過去,過起依然壓抑且對抗世界的生活。直到他選擇以墮落(賣淫、亂交)放開自己,希望透過墮落來換取新生時,我有一種被勒住脖子的窒息感,復活重生雖然必須先經歷苦難與死亡,然而,難道人生真的如此絕望到只能選擇這樣病態的方式來贏得重生嗎?

或許是,或許不是,端看主人翁在當時所能獲得的奧援為何?!

盼望每一個正為自己生命所苦的世間男女,不至於走上極度墮落的道路才能換來重生!如果非得如此,則請務必堅持到底,然後去贏得那美好的新生命吧!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