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事件簿

敗犬其實是勝利強者

By
on
2008-05-12

敗犬其實是勝利強者

文/zen

最近有個生育調查指出,台灣男女不婚比例,上升到25%,更有不少人誤以為50歲以後生育率才開始下降。對於不婚率的節節高升,還有對生育的錯誤認知,筆者認為,是現代男女因著個人主義的極大化,一個個變身成為凡是以我為重,以我的方便、好處為首要考量的唯我獨尊「Me世代」。以至於如果結婚會妨礙我追求個人自由,生孩子會剝奪我的工作時間,減少我的可支配所得,失去個人隱私….,就選擇不婚與不孕。

另外,恐懼社會壓力者,則發展出各種藉口。例如,生育成本太高(是養孩子成本太高?還是想養出自己心目中的孩子的成本太高?這兩者是不同的),沒有足夠的錢可以生小孩。

然而,男女間的不婚比例,似乎又以女性為高。不少男人不惜投身買賣婚也要找個新娘,可見父權社會對男性成婚的壓力仍大,而多數男人也願意服從)。至於女性的逐年晚婚甚至不婚,雖然有論者認為,這是台灣兩性平權和女權意識抬頭之故。然而,筆者認為,除此之外,還和近年來大行其道的扭曲式女性主義論述有關。

例如,敗犬論述。2003年,日本作家酒井順子提出「敗犬論」,認為女人即便在社會上再成功,若過了某個年紀(通常三十五歲是最後極限)還沒結婚,就是敗犬。相反的,即便再無能的女人,只要結了婚,就是勝犬。酒井順子的言論一出,隨即引發日本社會討論。

敗犬論述,就是在這樣一種前提下所發展出來的畸形女性主義論述。敗犬論以一種自我解嘲,先行認輸的方式,迂迴地批判傳統父權社會,認為女人的價值,不該只由結婚與否來認定。因為先行認輸,舉白旗投降,以至於讓敗犬論可以更深入人心。就算不能完全認同者,也起了同情惻隱之心。社會彷彿因為敗犬論的出現而變得更寬容,也較能夠接受女性選擇追求事業而不婚。

然而,仔細思考,無論是敗犬論也好,亦或者過去的女性主義(特別是自由主義學派)也好,對於女人之所以身為女人,女人對自己的身體與生命歷程的自主性之強調,看似解放了女性,其實卻是扭曲了人類存在數百萬年來的本質,甚至可能將人類帶往錯誤的發展道路。

敗犬論與自由主義女性主義,各自以不同的論述策略,一方面要求社會承認高學經歷不結婚女子的存在價值,特別是他們身為女人的價值,但卻又要求社會不要逼迫他們非得履行女人的義務不可。也就是說,敗犬論與自由主義女性主義者追求一種祇要解放,只要權利,卻拋棄義務的兩性平權。

更糟糕的是,敗犬論與自由主義女性主義服務的其實是社會上極少數的女性菁英,這些女性不想去改變父權體制,只想自己能夠在父權體制之下活的開心自在(也就是變成另一種男人)。

如果仔細檢視敗犬論述,不難發現,敗犬其實是勝利組,是強者,敗犬多半是社會菁英,擁有高學歷好工作穩定高收入。沒有男人,的確也可以過得很好(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些女人其實是男人),是懂得自我安排生活的強者。

抱持敗犬理論的人認為,只要有錢,有社會地位,有工作就可以活下去,即便沒有社會關係,沒有人愛,沒有靈魂的交流與分享也沒有關係。

敗犬在乎自己的浪漫愛情觀遠勝於真實關係是否能夠維繫;過於自我中心,認為一切妨礙其追求自由生活,成功事業的人事物都該被排除。這個世界上不得存在任何妨礙其成功的元素,即便是女人自己的身體本能也不例外。

社會要求女性非得結婚,才算是幸福圓滿的觀念,未必絕對正確,執行方法也帶著父權壓迫,應該被修正(甚至廢除)。但如果說,這樣的要求裡全無一點道理,其實也說不過去。包裹在父權體制壓迫下要求女性非得結婚,甚至為了婚姻、家庭、孩子、老公而犧牲自己的工作與事業前途固然太超過,然而忽略了女性的生理本能(生育),只因為這個本能影響了自己追求幸福就完全不回應,似乎也不無可議之處。

敗犬所指出的問題(女人非得結婚才算幸福),是想躲過批判父權體制,輕鬆的為自己贏得社會寬容,讓自己有更多的社會空間去追求自己認定的幸福,迴避女人的天職(卻以父權體制壓迫之名為藉口),是太過取巧。

如果連身為社會菁英,最能對抗父權違建,替女人爭取權利的菁英(敗犬)都只顧自己,則社會想要從父權壓迫中解脫,是更加遙遙無期。

身為人類,必須對於履踐身為人的終極使命,也就是建立家庭與傳宗接代有一定程度的體認,並且儘可能的去完成這個使命(而不是發展藉口來逃避使命)。

現代社會普遍認知的女權主義,是講求齊頭式平等的自由主義女權主義,也是敗犬論述裡的女性主義成份,只是把女人變成男人,並不從根本廢除父權違建,無法幫助女人在生理與社會地位上獲得根本性的平等。頂多只有個別出色的女性(也就是敗犬自己)能夠享有較多的身體自主權(但卻依然是忽略女性身體的殘缺的自主權)。

延續生命的香火,延續生命就是生命的意義,人的身體構造就是按照生育下一代的需求而發展的(無論你相信的是創造論或演化論都是殊途同歸的),人不一定需要負擔重要的「社會角色」(也不是所有人都有那種才能),但卻都應該肩負起身為人的使命(因為絕大多數人都被賦予生育能力)。

現今社會裡,比敗犬(高學經歷不結婚女性)更令人擔心的是,是在經濟上的弱勢(真正的失敗組),是高風險家庭,沒有經濟保障卻又晚婚或不婚的人,不知如何融入社會者(例如宅男,繭居族等),小媽媽,單親/未婚媽媽,高風險家庭等等缺乏經濟能力又無法被社會安全網包裹的弱勢。

與其提倡敗犬或縱容自由主義女性主義發燒,還不如從根本做起,創建一個讓人願意(甚至鼓勵)生育的社會環境(例如鼓勵早婚幫助女性在婚後產後順利回歸社會,保護小媽媽,獎勵生育,廢除社會裡過度比賽、武裝小孩的教育思想),逐步恢復人(社會)對生育的看重,重視身體照護技術、重視身體、珍惜身體、傾聽身體的渴望,回應身體的要求(健康的性行為、健康的生育行為),從而自發性的投身生育,不再因為追求個人自由的極大化而躲避婚姻與聲譽,才是真正解決少子化問題的辦法。

標籤
相關文章

3 Comments
  1. 回覆

    斐特.芮德.冰

    2008-05-12

    1.&quot鼓勵早婚&quot是我誤會了嗎?
     還是zen大您說的是&quot鼓勵在適婚年齡生育&quot?
    2.關於保護小媽媽這點..
     拿來當作創建一個讓人願意甚至鼓勵生育的環境的一環
     這似乎不太適當吧?
    3.&quot敗犬的遠吠&quot這本書我還沒看完
     但我個人覺得那僅可拿來參考反思
     並不足以代表台灣社會中不婚的女性

  2. 回覆

    Erin∕Florise

    2008-05-16

    我認為,敗犬之所以會成為另一種男人,與父權的社會體制有相當的關係,以致弱勢族群變成受害者,欲改變這種情況只有改善父權體制的缺失,讓女人回歸女人的身份,男人回復男人的身份

  3. 回覆

    10.艾爾莎

    2008-05-16

    其實我不太喜歡女性主義
    因為到頭來…很發現許多矛盾的點
    這樣下來
    越來越偏激了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