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2008年,不一樣的台灣閱讀氛圍正在形成(修訂版)

By
on
2008-05-25

2008年,不一樣的台灣閱讀氛圍正在形成(修訂版)

文/zen

2007年的台灣出版界,資深出版人老貓用了「怎是一個苦字了得」概括總結,頗得台灣眾家出版先進之心。

的確,2007年的台灣出版界堪稱風風雨雨,先有凌域跳票事件,後有經銷商因不滿金石堂結帳模式而槓上,其中的艱苦,讓不少出版人有口難言。不過,2007年再苦,總也過去了,而其實,還是有不少出版社贏得銷售佳績。

與其埋怨過去,不如總結過去經驗,放眼未來。2008年過了快一半,書市雖然沒見大幅好轉,但也還算風平浪淨,沒有像去年般震撼市場的大事發生。就在去年的出版動盪日漸回穩的同時,我觀察到一個蠻好的出版現象正在形成,那就是自從開春以來,台灣書市上充斥的好書之多,堪稱近年來所罕見。

像是近幾年來,經過各家出版先進的努力經營之下,文學閱讀市場在台灣不但逐漸成熟,且閱讀需求有不斷分眾且深化的現象。無論外國的高等商業小說,日本的推理文學(例如獨步出版社的一系列推理小說)、愛情小說,台灣的大眾文學,還是歐美都會小說,甚至連暢談環保生態的小說,心靈勵志小說,都有很不錯的出版品陸續被推出,更難能可貴的是,這些小說無論從主流到分眾,從簡單易懂到艱澀難讀,全都贏得各自目標讀者的青睞,屢屢創造銷售佳績(主流暢銷作品可賣破四五十萬,非主流的分眾暢銷作品也能賣上兩三萬),難怪二月河會在新作《胡雪巖》的序裡稱讚說,「台灣讀者是很會讀書的」

從臺灣類型文學出版市場的出版現況來看,的確有一波文學閱讀的復興正在形成,未來的台灣出版先進們若能精準掌握市場對於文學閱讀的需求,推出合適作品,相信都能贏得讀者青睞。舉例來說,五月份經濟新潮社剛推出的經濟小說《洗錢》,正是看準台灣出版市場中的兩大領域商管與文學閱讀,進而推出一系列整合商業管理與文學閱讀的經濟小說,希望糾合兩者的閱讀族群,創造出新的閱讀族群。

不相信的話,看看博客來、金石堂網路書店,誠品與金石堂實體書店所公佈之排行榜上關於文學的書單,幾乎本本精彩(甚至都很厚重)。勉強要說美中不足的話,是本土文學創作者能夠攻佔排行榜的人還不夠多。

或許某些搞精英純文學的朋友或出版人看不起這些類型文學,然而,當閱讀作為一種娛樂,作為普羅大眾消閑方式的選擇之一時,類型文學的興起是不得不然。且長遠來說,類型文學有逐漸深邃且成熟的趨勢。來自歐美日出版強國中某些優秀的類型文學作品,其作品的深度與廣度,其實還超過台灣某些標榜自己的作品是純文學創作的那些人。

暢銷更不等於庸俗(頂多是通俗),好比村上春樹、艾柯、山崎豐子等人的作品,全都是極具深度卻又暢銷的好書。

此外,還有一些小趨勢可以說明,台灣閱讀市場的成熟與素質的提升。

第一,大紅2000年前後的網路小說/愛情小說,逐漸沒落(但還沒有絕跡),取而代之的,是較為成熟的大眾/愛情小說(這裡所指的成熟,不僅指書籍內容,還有排版與封面設計等圖書包裝)。

我認為,一來是過去閱讀網路小說就能滿足的讀者長大了,對於閱讀的需求逐漸深刻(或許並未能達到能讀懂某些純文學精英作品的等級,但的確是進步了),二來是市場上不斷推出童叟能解的暢銷好書,開啟了這些原本就有閱讀需求只是不知往哪裡尋書的閱讀大眾,閱讀進步深刻了。好比說近年來不斷出現在暢銷排行榜上的橘子、蝴蝶與九把刀,其作品都比過去的網路小說來得優秀好看(這是同一種閱讀次類型的相對比較,也就是蘋果應該要和蘋果比)。

閱讀的進程好像爬樓梯。萬丈高樓,得從平地起(甚至得先打好厚實的地基)。閱讀必須由淺入深(特別是在當前全民皆可閱讀的時代,不若過去閱讀是掌握在少數求取功名的士大夫階層,因此書籍必須有深有淺,而不像過去直接以艱澀的文本阻擋非我族類的讀者群進入)。而且我樂觀的認為,人一旦嚐到閱讀的樂趣,透過閱讀開啟自己的視野,認識世界的奧妙之後,就不會永遠停頓在過去初入門的那些作品,會不斷去尋找適合自己的書來讀。就好比我的小妹,過去的她,只讀大眾小說、租書店小說,然而,近來發現,她竟然也開始讀一些古典文學(還A了不少我收藏的絕版書)。當然,她也還讀租書店裡陳列的那些小說(因為她有意投身這塊領域的寫作),但卻也透過閱讀,逐漸打開視野,知道必須讀得更多且更深刻,才能往她的理想邁進。

第二個例子(這個閱讀衛道份子大概會比較開心),就是明星寫真書已經不再向前幾年剛出來那樣,鋪天蓋地的大賣,屢屢搶走暢銷排行榜的位置。眼下台灣出版市場裡的明星寫真書,已經成為閱讀次類型的一環,有他的市場(偶有超級大咖出書或許能賣好一點),但基本屬於小眾暢銷書,專攻Fans與年輕人族群(而這群人迷明星偶像卻同時也開始迷作家)。

第三,總的來看,今年開春以來各家出版社推出的新書,紙張優,排版好,封面佳,印刷精美的情況更勝,連挑書的水準也更高更強了(從大眾閱讀到各種專業/小眾領域的入門書都有相當漂亮的書單)。如果不相信,你隨便找一本初版在兩千年前後的書來和現在的比一比(最好是相同閱讀類型),若還不相信,可以比較兩千年和現在的暢銷排行榜,你會發現今天排行榜上面精緻好書比過去多。

我發現台灣出版產業在這八年來的進步和變化之大,絕對是台灣不景氣下的一種文化奇蹟。在其他產業哀嘆內需市場萎縮,獲利下滑的同時;在許多出版先進痛苦於通路要求更多折扣與優惠和行銷搭配,在台灣整體大環境一片風雨飄搖;在不少人看壞台灣出版產業(視為出版寒冬)的同時,台灣的出版同業先進們,不但沒有被日漸蕭條的內需市場給擊敗(的確還是有一些不幸關門的例子),取而代之的,是用更多更好更精緻的書籍(更好的選書,更好的製作、包裝、行銷、推薦),堅持挺住台灣閱讀市場。

我認為,2008年雖然大環境景氣依然不好,台灣出版市場總產值可能也不會大幅躍升,但台灣的閱讀氛圍卻逐漸成熟(原因甚多,不一一列舉,但絕對是多元決定,交織而成),若能在這兩三年內建立一個更穩健而透明且公平的圖書銷售環境(簡單說就是解決通路的經營不專業和老是要求上游壓低折扣),則台灣出版要大躍進,更上一層樓(無論是圖書銷售,還是圖書編輯製作,甚至是培育出一批優質在地作家,版權外銷,攻佔東亞閱讀市場),我認為後勢實在是看好。

標籤
相關文章

4 Comments
  1. 回覆

    魚尾獅貝勒爺

    2008-05-28

    的確
    今年開春的書確實優
    我也有同感

  2. 回覆

    cyber runner

    2008-06-04

    您說的真好
    08年都快過一半
    希望大家多拼一點吧

  3. 回覆

    jie

    2008-06-18

    文中的「艾柯」,該不會是Umberto Eco吧?他的書豈止不庸俗,就內容而言還很不通俗啊……
    另外文中並列的村上春樹和山崎豐子,這兩人也是完全不同的類型,兩位書都賣的很好,所以我開始好奇一點:「書暢銷」和「大眾接受度高」和「內容通俗」三者之間,有什麼必然的關係嗎?
    山崎豐子的社會寫實,其「爆點」很容易吸引社會大眾,但內容夾雜大量資訊這點其實不太可以當「娛樂之類型文學」來品嘗和消化。
    可能勉強稱的上通俗的就是村上春樹吧,因為他一直採用結合奇幻的風格來寫作。
    二月河如果說台灣讀者很會讀書,心裡一定覺得大陸人更是。台灣很多暢銷書,裝飾書櫃的意義大於感動讀者內心;而大陸,我一直很懷疑大陸人為什麼可以讓一些應該是冷門冷僻甚至生硬的好書變成熱門書。只因為是「好書」嗎?

    • 回覆

      Zen大

      2008-06-18

      版主回應
      大陸 或許是市場大吧 讀書的相對都還是精英階級 所以 暢銷書會讓你覺得 是你比較能夠接受的那種好書
      基本上 我的論點是
      非文學類作品的暢銷 在於反映社會焦慮 且得到廣大讀者共鳴 內容艱澀與否是其次
      文學書的暢銷 多半是作者很努力經營屬於他的文字創作類型 而且 作品能夠吸引讀者 如果你仔細研究 真正的暢銷文學家都有很強烈的個人風格 且一定是他首先發難而且處理的議題其實很深刻
      2008-06-18 08:21:05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