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創意考

發展文化產業,不能光靠政府補助

By
on
2008-05-27

發展文化產業,不能光靠政府補助

文/zen

日前,新任文建會主委黃碧端及政務副主委張譽騰與文化界人士茶敘,暢談新政府的文化政策,表示將廢棄「煙火式」的文藝活動補助,並積極與教育部合作,將美學文化教育向下扎根,免費提供中小學生觀賞藝術表演的機會,以平衡城鄉藝文差距,且擴大藝文經費補助(從1.3%到4%),更要廢棄一年一審,改三年一審,盼望提供長期補助,讓台灣文化藝術團體能無後顧之憂,根留台灣。

對於新任文建會主委黃碧端先生的文化政策,我以為除了廢除「煙火式」藝文活動補助是應給予正面肯定之外,其他幾點,不是有執行上的困難,就是落實之後,很可能造成反效果。

先說中小學生免費參加藝文活動,姑且不論這龐大的經費該由誰來支出?更可怕的後果是,若不能從小養成人民藝文有價,必須付費消費的話,則這些享受慣了免費藝文活動的小朋友們,長大後未必願意掏錢看表演!

另外,擴大補助,且由一年一審改為三年一審,筆者更是期期以為不可。Hans Abbing在《為什麼藝術家那麼窮?》中,清楚點出,由於藝術文化所暗含的神聖性,使得在藝文界談買賣與錢是被厭惡的,於是,人們改用另外一種方法「消費」藝文活動,那就是「捐贈」與「補助」。「捐助」讓市場經濟轉變成禮物經濟,捐助者能夠贏得美名而被捐贈者也不會被市場收買。

然而,由於當前的藝文創作與維繫藝文團體運作所需的成本越來越高,因而仰賴捐贈的比例也大幅拉高。有鑑於此,某些政府決定大手筆補助藝文團體與工作者。然而,Hans發現,當政府增加藝術團體補助經費後,反而讓從事藝文產業的藝術家與文化人變得更窮。其中最要命的原因,在於當政府提供的補助款變多後,等於是變相降低進入藝術文化創作圈的門檻,於是,將會引來更多人投入藝文產業,瓜分補助大餅。結果是,人人分得到,卻個個吃不飽(除了極少數具有世界極知名度的藝文團體,因為補助這些團體能替政府贏得照顧文化團體的美名)。

Hans直接挑明了說,藝文產業是贏者全拿的產業,只有極少數人能受市場青睞,贏得巨大的經濟報酬,其他絕大多數人都僅只能勉強溫飽。若政府減少補助,則可以拉高進入藝文產業的門檻,長期來說,反而有助於藝文團體求活。

此外,政府補助的另一大難題是,政府在藝文補助上有其特定的政治任務,例如能夠突顯該國文化與民族元素的藝文團體的申請,會比較容易得到經費補助。也就是說,政府補助並沒有客觀標準,反而是相當主觀的認定,主要目的在於讓其所補助的藝文團體之創作能夠成為支持國家建立文化特色。

長此以往,難保藝文團體不會為了爭取補助款,進而自我審查,撰寫符合政府當局所需的企劃書已申請補助。特別是當政府當局將補助款的支付從一年一審拉長到三年一審之後,美其名是照顧藝文團體,免於經費籌措之苦,但其實是加深藝文團體對於政府補助款的仰賴,更加脫離市場機制,更難以自給自足,永無獨立之日。

如果補助有用,則當年國片式微後新聞局的補助金應該早以振興了台灣國片,而不是反把國片往藝術片路上推(由於補助款有限,無法拍攝商業電影),更加遠離市場機制,使得國片更加沒落。

想要振興文化,筆者以為,除了必須將文化政策/教育與文化產業分開來思考外,政府應該做的,不是亂灑錢(再多補助款都無法振興藝文),而是成為平台,加強藝企結合,補助藝文團體中有助於藝術教育推廣的部份,但長期來說,則是要佈建全球通路,輔導藝文團體進入全球市場,發展週邊授權商品(例如開發公仔、DVD與書籍等周邊商品的銷售,甚至藝文團體本身的附加應用,例如舞蹈或劇團進入企業與學校開設相關課程,幫助上班族與學生認識自己),例如像故宮,開放館藏,和民間合作,開發具實用性且可銷售的商品,增加藝文團體在收入與經費上的自給自足性,才可能培育出堅強的藝文產業與高水準的藝術消費人口。

光是增加藝文補助經費,絕對無法解決台灣的藝文困境,還請執政者三思!

標籤
相關文章

8 Comments
  1. 回覆

    阿鋼

    2008-05-27

  2. 回覆

    Eulian

    2008-05-28

    但減少補助不一定能提高進入文創產業門檻,文創工作者還需自行努力,否則業餘玩家賺得比正職還多,實在說不過去。
    所以最近參考很多資料,和借用社工專業經驗(像行規、設計製作計劃、職涯輔導和付費機制)後,設計出提升文創產業競爭力方法,其中包括想從事文創工作?不如投履歷找工作才對!

  3. 回覆

    troublekiss

    2008-05-31

    &quot光是增加藝文補助經費,絕對無法解決台灣的藝文困境&quot
    關於這句話我非常贊同,但是現在對於台灣的藝文工作者而言這還是一個非常大的問提,補助是必要的,或許可以用部分補助來降低票價以增加民眾意願,比較不會產生習慣性依賴的問題。
    我認為在審核方面應該由專門機構來處理,不能說到時候這個機構可能會出現什麼偏剖,如果以各關標準來看不失為一個方法。

    • 回覆

      Zen大

      2008-05-31

      版主回應
      一 在資本主義民主社會裡 一個人決定投身藝文工作 是其選擇 若沒有能力求活 可以轉職 不能以藝術是…而要求補助 這是我的看法
      二 消費補助的問題是 許多人(包括藝文界)沒有區分外來與本土自製的問題 外來文化活動在台灣其實很興盛 苦的是本土自製的 消費補助 其實幫的是文化掮客 他們可以賺更多 例如政府出錢補助獅子王
      三 台灣藝文團體的困境 在於走不出台灣 無法創造營收 補助與否 都解決不了問題 真正能解決問題的 是認清現實 尋找出路 而不是心裡還期待著那些不切實際的想像 很苦我知道啦 但是 不做以後只會更苦
      2008-05-31 20:12:41

  4. 回覆

    Eury

    2008-06-01

    這會是另一條可能的路嗎?
    伊格言《甕中人》入圍歐康納短篇小說獎
    丁文玲/台北報導  (20080527)
        
         國內青年小說家伊格言,以《甕中人》入圍全世界短篇小說集獎項之中、獎金最高的「歐康納國際短篇小說獎」。該獎是為了向愛爾蘭知名劇作家歐康納致敬而設,目前已舉行第四屆,希望能以三萬五千歐元的高額獎金,提升以往不受重視的短篇小說文學地位。
         「歐康納國際短篇小說獎」二○○五年第一屆得主是華裔新秀女作家李翊云,第二屆得主則是日本小說家村上春樹。今年與伊格言共同入圍複審名單的作家,以英、美小說家居多,包括以《聚會》獲二○○七年曼布克獎的愛爾蘭小說家安萊特(Anne Enright),還有以暢銷小說《同名之人》的印度裔美國作家暨普利茲獎得主拉希莉(Jhumpa Lahiri),以及一九九三年布克獎得主道爾(Roddy Doyle)等約卅人。得主將於九月產生。
         二○○七年,伊格言曾以《流光》與中國作家莫言、姜戎、郭小櫓、日本芥川賞作家金原睛等人,共同入圍有亞洲版布克獎之稱的曼氏亞洲文學獎,可惜沒能獲獎。目前正致力寫作長篇科幻小說《無色之人》。
         他呼應駱以軍向郭台銘喊話,希望這位台灣首富資助純文學創作:「我覺得台灣有些純文學作品真的是世界級的水準,因為語言文化的弱勢,沒能翻譯出去,很可惜。」

    • 回覆

      Zen大

      2008-06-02

      版主回應
      關於文學獎之惡
      我寫過更多
      就不多說了
      臺灣文學不是因為弱勢語言而弱
      是因為缺乏行銷而弱
      文人不屑行銷
      說一堆理論騙人騙自己
      2008-06-02 10:29:28

  5. 回覆

    路過蜻蜓

    2008-06-02

    黃主委是位&quot女士&quot…

    • 回覆

      Zen大

      2008-06-02

      版主回應
      先生
      也可以作為尊稱啦
      2008-06-02 17:00:48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