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看不見,是因為不想看-台灣電子媒體新聞亂象有感

By
on
2008-06-07

看不見,是因為不想看-台灣電子媒體新聞亂象有感

文/zen

當不少人(包括我)批評台灣電子媒體的亂象時,我發現,台灣其實有同等數量的媒體,所製作播報的新聞水準,遠超過那些被稱為亂象的媒體。只是,那些水準整齊的媒體所製作的新聞,收視率似乎不高。

也就是說,我們可以這樣假定,無論罵不罵那些很糟糕的電視新聞,前提是,我們都框架了自己,誤以為電視新聞就只有這些台製作播放,只好忍耐著看。

其實,並非如此。

好比說,我發現公視、原視和客家電視台的國際新聞,做得其實很不錯。大愛電視台的社會公益新聞頗多高水準。非凡的財經新聞之中,也有夠專業的(雖然也有很多明顯看得出來是公關式的新聞)。民視和三立的新聞裡,對中南部的報導稍多,想要非台北觀點,這兩台湊合一下還可以。

至於傳統三台的新聞,差強人意,該有的都有,但至少不會像那些專播新聞的新聞台那樣錯字連篇,玩弄同音異字到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這些電視台有什麼資格批評現在學生作文程度差?有什麼資格嘲笑火星文?他們自己就帶頭差,而且比火星文還沒內在邏輯一致性)。

也就是說,其實是我們愛看那些把台灣搞得很亂的新聞台所播的新聞,不願意花點時間,或者嘗試一下非新聞台的新聞。

說來慚愧,我自己不久之前,也都是受此框架侷限,直到前陣子回家,家裡沒了第四台,裝了數位電視盒,有很多高水準的電視節目(藝文賞析,國際趨勢探討,書籍評介等等),電視新聞更是頗多高水準,一掃我過去誤以為台灣電子新聞媒體水準皆低的刻板印象。

說起來,那些愛製造聳動新聞的電子媒體,有幾大特色:

一、主播都很可怕,以張雅琴開啟口語式播報新聞,自以為親切,像聊天一樣的播報新聞,可以拉近和觀眾的距離,其時,是從根本毀掉文章式新聞的專業權威感,把新聞徹底娛樂化,是當前電子新聞亂象的始作庸者之一。

二、很愛使用贅詞

三、很愛在無聊小事上進行SNG連線

四、很愛拿著某名人的發言去找一個一定會給出對立意見的名人,詢問其看法

五、很常吃螺絲,很愛用倒裝句,很愛加感歎詞、語氣詞,新聞完全沒有文采沒關係,甚至常常聽不懂在說什麼,因為新聞稿根本就不符合最基本的新聞報導寫作原則。新聞稿水準不比國中生作文好。

六、很愛玩弄同音異義字,又愛搞奇怪的對仗(兩則新聞標題字數一定要一樣)。

七、很愛政治與社會新聞,越亂的越愛

八、很愛假公平報導之名,行各打五十大板之實的報導

九、絕對不會有深入的分析報導,能有完整的描述性報導就算不錯了

十、重要的有深度的新聞,不是來自NHK就是CNN

十一、很愛引導民眾發言,特別愛問白痴都知道情緒感受問題。例如,在一定很開心的場合問民眾開不開心,在一定很難過的場合(例如喪禮)問民眾難不難過。

十二、自以為是社會正義的守護者,自以為是保衛社會善良風俗的代言人,其實是社會亂象的元兇。

十三、喜歡追著蘋果日報與壹周刊的爆料做後續報導,但從來不明說新聞抄自哪裡!

十四、很愛能夠讓人哭的悲慘新聞,例如死很多人的天災,例如很窮、很病但卻很上進的故事。

十五、完全顛覆大學裡的新聞教育,凡新聞教育有講到的,絕對不遵守。舉例來說,新聞自由凌駕一切(而不需要考慮自律問題);毫無新聞倫理,只在乎收視率。

十六、可以花一節新聞的三分之二的時間(如果是半小時就是二十分鐘),詳細報導一則很重要的新聞的新聞主角的穿著打扮、言行舉止等和新聞事件本身完全無關的事情,而且還能去找來許多偽專家的訪談來佐證。例如之前的富豪團來台考察房地產新聞。

如果我們願意選擇那些嚴謹但可能無聊,卻比較能夠貼近地理解社會真實的媒體所報導的新聞,拒絕那些由商人主導,只在乎收視率,只報導八卦與社會極端值造成社會人心恐慌的新聞,或許,我們不會那麼焦慮,不會那麼悲觀,不會感到那麼巨大的生活壓力。

標籤
相關文章

4 Comments
  1. 回覆

    是啊

    2008-06-07

    版主所言甚是。大家可知道,學者在編寫「台灣的社會問題」時,曾經把「媒體亂象」列入嗎?沒有。因為他們都是按照外國學者的理論來選問題。外國學者大概沒想到,媒體可以胡亂到這地步,甚至可以亂政。當然,按照外國理論也有個優點,可以建立自身的防火牆。
    但我們寫自己的社會問題,卻看不見媒體亂象,這就好像說,媒體是流氓,大家都知道,因此也就不用批評了。什麼跟什麼?!
    啊,扯遠了。
    如果要那樣安慰自己,那台灣也只好繼續藍綠下去。

    • 回覆

      Zen大

      2008-06-07

      版主回應
      社會問題課本還好吧
      看看台灣的大眾傳播課本
      很可能連傳播專業自己都不談媒體亂象 不研究媒體亂象 這才可怕
      2008-06-07 17:42:55

  2. 回覆

    喀爾文

    2008-06-10

    是啊!
    的確版主觀察細膩,我就曾記得2000年總統大選時,張雅琴播報選舉新聞時以平和語氣報導完連戰的行程時,隨即以高亢語調說:「那我們來看看親民黨候選人宋楚瑜今天在做什麼?」,以當時選戰激烈程度而言,就是一幅惟恐天下不亂的心態在播報新聞(或是說有以個人喜好來引導觀眾之嫌)。
    也曾在今年3月22日大選前一週的下午6時至6點30分中天新聞時段,看到張小姐大篇幅播報馬氏夫婦的行程,另一組候選人的新聞完全沒播報、沒畫面,僅以播報那位前教育部官員粗話罵人家父親的負面新聞來取代。
    所以特定媒體以主觀、收視率為導向的製播新聞方式,就是台灣「媒體亂象」的代表。

    • 回覆

      Zen大

      2008-06-10

      版主回應
      個人認為 張主播沒有特定政黨色彩(跳了那麼多台)
      只是 她的那種隨性式報導 製造出一波商業電視台的電視新聞亂象 感到很難過 這不是專業新聞人該有的素養
      至於商業電視台之所以操弄特定議題
      很簡單 收視考量第一 第二則是董事們的立場考量 至於觀眾與國家的未來 哪裡在乎?
      不過 銅板沒有兩個不會響
      人民愛看(不愛看者沉默 不願起身批評) 也難辭其咎
      2008-06-10 11:21:46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