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光是限漲高教學費,連治標都不能

By
on
2008-06-07

光是限漲高教學費,連治標都不能

文/zen

大學學費限漲消息一確定,隨即引來大學行政體系的抗議,並宣示爭取最高漲幅,彷彿不漲價,學校就再也辦不下去了!

不少大學拿來水電費漲價當作抗議的指標。然而,我想反問各大學校長與行政人員,大學裡的教室、圖書館、教職員休息室、老師研究室等等的燈管有多少全都換成省電燈泡?教師離開自己的研究室去上課時,有多少人會將冷氣與電燈關閉?各教室與教職員休息室、老師研究室的電力資源浪費情形,有多麼嚴重?

如果說,大學只要求漲價以對抗營運成本增加,卻絲毫不面對大學內部的資源浪費情況,在這麼不景氣的時代,實在很難符合社會觀感,又怎麼能要求政府不限漲學費?

其實,行政院限漲學費,連治標都沒辦法(明年還不是要再來一次)。要解決大學學費問題,除了要求各大學精算其營運成本外,也該嚴格要求大學裡的資源使用效率。另外,像是輔導各大學與企業合作,建立自行招募財源的方法(例如加強私人募款,大學校園資源的出租再利用等等)。

還有,廣設獎學金(可邀企業或社會名流贊助),補助經濟弱勢的成績學生,加強助學貸款配套措施,多管齊下,降低學費漲價對各方面的衝擊(全都要求學校吸收成本,也不盡然公平),學費漲價或許是在所難免,但應該要漲得合理。

此外,我更認為,國立大學要求調漲學費以因應營運成本的壓力,其問題和國營事業有本質一致性,國營事業也全都直指國際原物料上漲,經營遭遇嚴重壓力,進而要求政府調漲其產品/服務價格,卻完全不整頓其事業內部的營運成本浪費,不檢討國營事業承擔太多不合理的政策任務,不批判那些過於浮濫的睦鄰經費,不反思過於優厚的員工福利與薪資是否有繼續存在的價值,卻全都將矛頭指向漲價,要求全民買單。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