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新加坡上海書局停業危機之我見

By
on
2008-06-11

新加坡上海書局停業危機之我見

文/zen

(本文應北京出版參考雜誌邀約而寫,又七月起zen將固定在該刊撰寫台港澳出版趨勢觀察.)

根據2008年5月8號的新加坡《聯合早報》報導指出,在新加坡擁有83年歷史(成立於1925年)的上海書局,面臨極大的經營困境,很可能無法繼續。

據報導指出,上海書局之所以會面臨經營危機,主要原因,在2000年時,上海書局與北京中國圖書進出口(集團)總公司成立合資公司,變成中圖(新加坡)上海書局,然而,由於中方和新方股東意見分歧,加上虧損和債務問題,造成此次停業危機。

合資雙方的意見紛歧方面,在雙方合資之後,中方隨即派出人員接管業務,由馬吉林任總經理。此時,中方出資30萬美金,買下合資公司35%的股權,剩餘股權,由上海書局的陳氏家族掌握。不久之後,雙方似乎在由中方再出資30萬美金,將股權占有率提高到60%的事情上,產生分歧。中方的說法是,原本談妥的股權買賣,最後當資金到位時,陳氏家族卻斷然拒絕售出股權,造成雙方在經營結構上的意見紛歧。

不過,綜觀新聞與各家說發之後,我認為,新加坡上海書局的合作失敗,主要原因在於中方資本介入後,經營失利,無法有效維持公司業務運作,甚至造成虧損,才是種下雙方停止合作(或說陳氏家族不願再售出第二波股權)的主因。好比說馬吉林便對新聞指出,他自己和員工的薪水支領已成問題,店面租金也出現問題。

站在陳氏家族方面的觀點認為,上海書局成立83年以來,經歷過多少大風大浪,都挺了過來,沒想到,合資之後,竟然會走到如斯田地,想必是情感上無法接受,才會造成合作雙方出現破口。

而我以為,中資介入新加坡上海書局的經營失利,主要在於錯判新加坡華文圖書市場形勢,因而造成營運績效不理想,加上資金不足,無法長期抗戰直至轉虧為盈。

第一、新加坡雖有75%的華人(約270萬),且自1979年以來,重新重視華語教育,然而,新加坡的華語教育,多方考量現實需求,站在務實主義的立場,採「識繁寫簡」策略,也就是說,文字閱讀方面,以通曉繁體字為主,手寫方面,要能懂簡體書寫。之所以有此策略,在於新加坡雖欲維持和經貿持續崛起的中國的關係,但也還不能斷了與香港、台灣間的往來,而港台三千萬華人是僅剩的繁體字使用者。學繁體字再學簡體字相對容易,在務實考量下,新加坡的華文閱讀,一定程度的保留了「繁體」。

此外,新加坡的華文出版市場雖小(年約出版華文書籍一百種,總產值約500~600萬美金)。然而,長年接受來自中港台三地的書籍。只是,來自中國的簡體字書籍曾經禁止輸入新加坡,這段時間,可以說是港台繁體字出版獨占新加坡華文閱讀市場,其所培育出來的華文閱讀人口,應該是習慣繁體勝過簡體(閱讀是種習慣行為,雖然讀得懂繁體必然也能懂簡體,但以習慣先行)。

更重要的是,新加坡的華文閱讀調性較軟,主要需求在生活風格、休閒、大眾文學等類型的出版品,偏巧這類出版品目前又以台灣的品質較佳,因而,繁體出版品在新加坡仍有一定的市場佔有率。

接著,就牽扯到第二點,那就是轉型後的新加坡上海書局的競爭力的問題。由於新加坡的華文閱讀是繁簡併存,加上一般讀者在閱讀上多為雜食(也就是什麼書都讀),也就是說,當一個讀者想要選購圖書時,多半會選擇商品品項最齊全的書店(中港台應該也都有如斯現象,那就是讀者偏好上大型書城選購圖書)。然而,在新加坡華文閱讀市場來看,所以品項齊全,應指能夠涵蓋繁簡出版品最齊全的書局,而這個選擇,似乎是大眾書局而非上海書局。上海書局雖然簡體書種類最多且豐富,然而,此強向卻反而成了銷售上的致命缺陷,因為,一個新加坡的華文讀者,選購圖書時並不單只想買簡體書,也會想買繁體書。因而,上海書局的競爭力,似乎要弱於大眾書局。

此外,新加坡地窄人稠,交通便利,在群聚效應的影響下,書店的競爭之激烈,恐怕接近贏者全拿的殘酷。加上華文圖書在新加坡的市場規模並不大(新加坡約有四十家華文圖書書店),落居第二名的,很可能就會面臨經營銷售上的困境。

第三、營運成本過高,商品價格太低,毛利過低,不足以支撐書店經營。要知道,新加坡地窄人稠,寸土寸金,國民平均所得甚高(29610美金),書店店租成本與人事成本,遠高於中國大陸。然而,雪上加霜的是,簡體圖書雖然售價便宜,可以增加購買意願,然而,便宜商品的背後,代表的就是低毛利與低淨利。也就是說,在新加坡經貿環境下(如此昂貴的人力與店租成本),光是經營簡體圖書的銷售,很可能無法支付書店經營所必須的人事開銷。

舉個例子,在台灣,誠品書店是連鎖書店的龍頭霸主,市場占有率不低,圖書銷售能力也很強。誠品書店,在2005年,於台北市的菁華商圈信義計畫區,標下了隸屬統一集團的百貨大樓,成立了誠品信義店。在這個百貨商場林立的信義商圈,誠品雖然人潮如龍,然而,由於圖書平均定價不高(目前台灣的書籍平均定價約200元新台幣),毛利和淨利勢必大幅壓縮。當誠品信義店把大把銀子租來的店面拿來銷售書籍(其中還有三分之一的樓層,專門銷售簡體字圖書)。然而,在同樣地段的其他百貨公司,所銷售的卻是動則上萬(新台幣)的名牌精品服飾、化妝品、首飾等高單價且高毛利的商品。假設兩者的提袋率相當,誠品(書)的平均客單價以及單件毛利率肯定輸給名牌精品。在同樣店租成本高昂的情況下,出售低平均單價與低毛利的商品,很可能越賣越虧。

新加坡上海書局專賣簡體圖書,毛利太低,週轉可能又不足的情況下,虧損似乎是難以避免的現實。

舉例來說,台灣的簡體書銷售,約由三十家業者經營(有專營也有兼營),總產值預估在三到五億新台幣之間。經營者都是深知台灣閱讀市場,簡體書也非全盤引進,主要鎖定台灣市場較為薄弱的學術、人文等專業出版品,大眾出版品雖然有,但反而不是大宗(一般台灣讀者,仍習慣閱讀繁體書)。

此外,簡體書店在台灣,極少開設在鬧區大街之上(除非像聯經、誠品等兼營),多半開設在大專院校附近,或者僅為特定人所知的小巷弄(甚至大廈內的高樓層或地下室),人員聘僱也極為減少,以降低營運成本,畢竟,簡體書近兩年來書價雖然不斷攀升,但還是相對便宜,毛利有限,加上難有高週轉的超級暢銷書出現(主要銷售型態,是靠多面向的挑書,供應核心消費者的需求,相信新加坡簡體華文圖書市場也很難有大量的超級暢銷書,但超級暢銷書卻是書店通路相當重要的獲利來源),是門小本生意,稍一不慎,就很可能蝕了本錢,不是容易的生意。

中國崛起,自然想將文化產品往世界推,向歐美日等出版先進國推銷版權之路尚遙遠,向東亞華文閱讀圈推銷簡體書雖然相對容易,但卻必須小心謹慎,必須積極了解當地的閱讀風土民情,消費能力與消費類型,經營成本與效益間的關係,最好能與當地熟知市場狀況者攜手合作,光想靠資金優勢介入一個新市場(好似當年Page one進軍台灣),卻忽略當地市場的特殊性的話,很可能賠了夫人又折兵,不可不慎重。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