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誓死捍衛被害者人權-《Hero》所欲傳遞的訊息

By
on
2008-06-13

誓死捍衛被害者人權-《Hero》所欲傳遞的訊息

文/zen

(本文不是從電影分析的角度來談,而是從電影文本所欲傳遞的訊息的角度,擇要介紹,因無專門影評區,歸入書評導讀區)

去年,日本開拍了2001年由木村拓哉與松隆子主演的日劇《Hero》的電視加長版(SP)與電影版,陸續安排播出,引起廣大迴響。

木村拓哉在《Hero》裡,飾演久利生公平,一個只有國中畢業學歷,靠著自學苦讀,終於通過司法考試,選擇成為檢察官。

木村拓哉和其他檢察官明顯不同,從不西裝畢挺,也不遵守官僚指示,面對送到他眼前的大小案件,全都一視同仁的秉公辦裡。因為,久利生公平深知,檢察官是最後也是唯一能夠替被害人伸張其權利,討回公道,爭取人權的最後防線。

在電影版《Hero》裡,木村拓哉重新調回離開了六年的東京地檢署城西支部刑事部,接下了因為離婚訴訟而心情不好的同事(阿部寬)所接辦的一件殺人案件。妙的是,原本服首認罪的兇嫌,突然在木村拓哉代替阿部寬出庭時,推犯供詞,說自己不曾殺人。此外,兇嫌還多了一位專打難纏官司的大律師,這名律師,原本還是相當知名的檢察官。

正當木村與城西支部的同仁們困惑於嫌犯突然翻案並重新著手調查的同時,特搜部的檢察官出現了,告知木村等人,該案件之所以會番供,幕後指使者應該是國會議員山綱,他因收賄嫌疑而被調查,只不過,法務大臣卻突然宣佈終止調查,讓特搜部急得直跳腳。

特搜部的檢察官告知木村,希望他能將兇嫌定罪,因為這個兇嫌,正好是山綱議員被懷疑搜會當天現場的警衛。只是,兇嫌翹班,且意外失手殺了人,而山綱企圖聘請律師替兇嫌脫罪,只是要兇嫌替其製造不在場證明。

然而,木村對特搜部的檢察官說,我當然會把這個兇嫌定罪,不過不是為了定山綱的罪,而是因為,凶嫌無緣無故就奪走了一個人的寶貴性命,更可惡的是,這個無辜被害人當時正從珠寶店挑好要求婚的珠寶,準備前往和女友相約的餐廳見面。

後來,特搜部檢察官要求木村交出這個案件,被木村嚴加拒絕。特搜部檢察官認為木村是想透過辦理此案,讓自己有機會辦了國會議員的大案子。

沒想到,這個說法卻引來木村的嚴厲痛罵。木村說,一條人命被殺害了,難道還算小案嗎?

替被害人伸張正義,是檢察官應該做的事情。因為,如果說兇嫌的人權和利益有律師代為辯護(且越有錢的人很可能可以請得起越多而越好的律師),那麼,被害人的利益、人權、尊嚴,被害人家屬的苦與難過,則只有檢察官可以替其追討。

一個好的檢察官,不會因為案件的大小,被害人或兇嫌的社會聲望的強弱而有所大小眼,應該竭盡所能的了解案情的每一個細節(無論要花多少時間,是否因此而得罪執政當局),都應該辦到底。因為,被害人與被害人家屬的權利,只有檢察官才能夠代為伸張。

不過,《Hero》並沒有一面倒的只挺被害人該有的人權。對於嫌疑犯的人權,在劇中也透過辯護律師之口說了出來。辯護律師對木村說,檢察官必須負起找出將嫌疑犯定罪的絕對證據的責任,在嫌疑犯被確定為有罪之前,都必須假定是無罪的,這在法律上被稱為「無罪推定」,用來保障嫌疑人人權。

某些國家的司法系統,並不採納無罪推定邏輯,反採納違反人權的有罪推定邏輯。有罪推定邏輯說的是,當警察或檢察官抓獲一名嫌疑人時,隨即被假定為有罪,嫌疑人必須自行尋找證明其無罪的確切証物,若無法證明自己無罪,則會被視為有罪。然而,嫌疑人若沒有擁有相當的財力,將無法聘請律師,替其尋找無罪證據,或者受困於漫長的司法審判的壓力,又受不了背負著罪則的壓力,最後屈打成招,造就了無數冤獄。

一個文明法治國家,非但在法庭內應該採用無罪推定邏輯,保障嫌疑人的人權,出了法庭,進到社會生活裡,也同樣應該如此。舉例來說,在學校裡,萬一若發生了偷竊或打架事件,老師不應該先入為主的找那些平日素行不良的問題學生麻煩,甚至直接認為就是這些人幹的,除非這些學生能夠證明自己的清白(有罪推定邏輯)。若老師不能證明的確是某學生做的,否則,就要視其為清白。

無罪推定觀念在台灣的社會生活裡,仍不被重視,因而造就許多人一旦被列為嫌疑犯,便喪失應有的人權,別說校規不保障,有時候甚至連法律也不保障尚未被定罪的嫌疑犯。

我認為,《Hero》就劇情鋪陳來說,並沒有要搞得非常懸疑詭譎,為了票房需求還安排了不少愛情戲,然而,除此之外,該劇不斷強調檢察官辦案的態度,蒐集證據的辛苦和繁瑣,推敲證據之間的關連性的努力,不畏懼權勢,一心只想著自己的案主權利等等,是本劇最值得一看,若能透過該劇,將維護被害人人權的觀念傳遞出去,對於人權教育,有著相當大的幫助,是一部輕鬆幫助你建立對於被害人與嫌疑人各自該擁有的法律人權觀念的精采好劇!

標籤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回覆

    黑狗

    2008-06-13

    我曾經在相關課程(國二下–權利救濟)的單元裡,播放日劇版第二集:該集凸顯大牌律師為後台很硬的犯罪嫌疑人脫罪與檢察官不畏上級壓力重新蒐證以起訴犯罪嫌疑人之間的對手戲,我個人覺得是滿精彩的一集,也能與課程「刑事訴訟」的部分高度連結。不過在播放影片的時候,台下學生呈現兩極化反應,程度較好,能夠自律的學生看得很專心,但自我管理不佳的學生因為看不懂在演什麼,聊天、講話,做自己的事(註:木村是我們那個年代的偶像明星,雖然現在看起來仍是滿有吸引力的,不過有些學生不認識這個人,如果換成棒棒堂或飛輪海來演說不定收視效果好一點)。現階段台灣社會不只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其實在國中課堂上,學生之間也呈現學科能力與生活常規高度M形化的狀況,好的很好,差的很差;有時挖空心思,好不容易找到適合給學生看的影片,向他們「獻寶」希望能夠給他們一些啟發,不過反應常常不如預期。遇到這樣的情形說不難過是騙人的,不過在可以努力的範圍內,還是希望透過有效的教學活動,多多引導一些有潛力、有客觀條件良性發展的學生們,為日後台灣社會的公平正義墊基。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