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摧殘兒童的人間煉獄-戰爭與童兵

By
on
2008-06-16

摧殘兒童的人間煉獄-戰爭與童兵

文/zen

書名:長路漫漫
作者:伊實美.畢亞
譯者:丹鼎
出版社:久周

在我們的觀念裏,兒童應該是在父母、長輩,國家社會的呵護、保護之下成長的國家未來的主人翁。雖然在成長過程中,難免遭遇挫折,雖然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含著金湯匙出生,不過,至少確保其衣食無缺,免於恐懼,且能和家人在一起的基本人權。

然而,在這個世界上,卻仍然有許多國家、地區的兒童,無法獲得基本人權(生存權、受教權等)的保障。

特別是非洲,這個被稱為黑暗大陸的地方,長年因各種政治經濟利益的複雜糾葛,使得國家動盪不安,政權屢遭輪替,再加上氣候惡劣、疾病蔓延、土地荒蕪,人民百姓流離失所,連基本的溫飽都不可得。

好比說非洲的獅子山國,擁有秀麗的自然景觀,一度成為觀光勝地,是非洲國家中少數富裕而安定的國家。然而,戰亂指染了獅子山的安寧,從1991年到2001年間的十年內戰,原本的反抗軍立意良善,說是要推翻貪腐政府,救國護民。止不過,隨著戰事日久,加上獅子山國擁有巨大的鑽石礦藏,推翻貪腐政權的內戰,最後竟然演變為鑽石爭奪戰,國內四處都是反抗軍與政府軍的戰鬥。而且,戰鬥規模逐漸擴大,戰事綿延,被征召的士兵年齡也不斷下降,多的是七到十二歲的兒童兵。

這些拿著比自己身高還高的槍枝的兒童兵,原本都只是獅子山國裡,無憂無慮的孩童,受父母長輩呵護。然而,國家的動亂,奪走了這些孩子最純真無邪的寶貴童年,無論政府軍或反抗軍,全都不約而同的向其所佔領的屬地徵招兒童兵。

本書作者伊實美.畢亞,就是兒童兵。伊實美.畢亞在十二歲時,原本只是和同村的朋友前往馬特魯仲參加一場表演。甚至因為去去就回,也沒告知家中父母。沒想到,這場原本預期短暫而安全的旅程,竟成了伊實美最艱辛而漫長的旅程。

剛抵達馬特魯仲的伊實美一行人,隨即碰上兇殘的反抗軍,為了活命,伊實美一行人逃過一個一個村莊。

由於反抗軍橫行,伊實美一行人屢屢被各地村莊的自衛隊誤認為反抗軍。所幸都能化險為夷,且承受當地居民的照顧。

只不過,沒有長輩陪伴,身邊又沒多少錢的一群少年,走在滿地烽火的國家之內,就算逃得了一時,也逃不了一輩子。最可怕的是,因著不斷逃跑,與外界通訊完全斷絕,根本不知道這場戰爭的發展狀況,只能不斷的逃,卻沒有可以期待的終點,巨大的迷惘與空虛,讓伊實美等一行逐漸感到窒息。

逃到最後,只剩下伊實美一人,而且被政府軍收編,且接受訓練,伊實美以還沒滿十三歲的年紀,成為兒童兵。

十三歲,在台灣,不過上剛從國小畢業,要升上國中的年紀。台灣絕大多數的十三歲孩子,都是受父母長輩百般呵護,送孩子上補習班,加強特殊才藝,用盡一切來照顧保護,就是希望讓孩子過好生活。就算窮一點的,也盡量要讓孩子能夠溫飽,因為,十三歲是正在發育轉大人的年紀。

然而,獅子山國的孩子,卻沒有那麼幸運。別說基本的溫飽難求,就連生命安全的基本生存權的保障都沒有,更別說受教權。

為了打仗,獅子山國的政府軍與反抗軍都大量啟用兒童兵(反抗軍會在所捕獲的兒童身上烙下字跡,使其只能替反抗軍打仗,若是逃跑,一旦被其他人發現,光是身上烙印的反抗軍字號,就會使其死無葬身之地),且為了麻痺兒童對於戰爭與殺人的巨大痛苦,還大量的散發毒品給兒童兵施打,並在不出征的日子裡,不斷播放像《第一滴血》這類血腥暴力電影,好將兒童兵洗腦成殺人機器。

殺人對兒童兵來說是家常便飯,這些兒童兵並不因為年紀小而手下留情,殺人手段和大人同樣殘忍,虐殺嬰孩的事件層出不窮,這些兒童兵殺人取樂。在《雨啊請到非洲》一書中,作者金惠子就曾描述獅子山的兒童兵的殘酷殺人手段,例如以布蒙住所捕獲的村民之頭,再讓他們逃跑,隨後再追上去,用刀砍下這些人的頭。還不僅如此,砍頭之前,這些兒童兵還會打賭這個人頭被砍掉之後,還能走多遠!

伊實美就在政府軍的領導下,當了兩年的兒童兵,變成嗜血殺人狂,且染上嚴重毒癮。

不過,也許是伊實美過去曾經接受過教育(伊實美一家都是受過教育的人,是村裡的受教育階級),頗得剛好同樣喜愛莎士比亞的軍隊指揮(中尉)的青睞,在一次聯合國組織派人連來要求解放部分兒童兵的時候,中尉將伊實美交了出去,讓他有機會離開充滿血腥與戰爭的人間煉獄。

離開戰地,來到自由城的伊實美,完全無法融入正常的日常生活,心裡滿是過去被軍隊種下的仇恨意識,甚至多次和同樣被收容機構所收容的反抗軍兒童兵大打出手,受傷掛彩。直到一位護士出現,以無比的愛心與耐心,重建伊實美因著戰爭對人失去的信任,重新將伊實美拉回正常的日常生活之中,享受其剩餘的寶貴青少年生命,後來甚至有機會到聯合國發表演說,讓世人了解獅子山國的內戰大量啟用兒童兵,對兒童所造成的毀滅性傷害。

戰爭的殘酷無情,往往是少數政客與既得利益者為了爭奪權力與利益而發起的。然而,進入現代之後的戰爭,不在僅限於正規軍隊和特定戰場,還擴及到了平民百姓與日常生活,戰事一旦拖延,甚至連未成年的兒童,都會被征召上場。

這些兒童兵,是人類無情戰爭下最可悲的犧牲者,就算能夠從戰場上苟活下來,身心靈也因為過度殺人,淫浸在戰爭之中而扭曲。

透過伊實美的故事,讓我們稍稍了解了兒童兵的無奈。然而,兒童兵並非獅子山國獨有,其他像緬甸、伊朗、阿富汗、斯里蘭卡、賴比瑞亞、象牙海岸、科索沃、巴勒斯坦、索馬利亞、肯亞等國(多半在非洲與中亞)也是兒童兵相當普遍的情況。而造成這些地區動盪不安,以致於貪汙政權林立,內戰頻傳的主要原因之一,就在於我們這些生活於富裕社會的人民,需要廉價的工業原料(石油與貴重金屬),因而亟欲將手伸進這些地區裡,掌握這些地方的政治軍事,甚至從而縱容貪腐政權作惡,任意屠殺人民百姓(例如美國為了石油而發起伊拉克戰爭,富裕國家為了廉價鑽石而任意和獅子山國的軍政府/反抗軍結盟)。

我們除了一方面積極呼籲這些戰亂地區的政府與軍隊,停止使用兒童軍外,更應該重新檢視自己的生活結構(例如不要購買來自戰亂頻傳地區的血鑽石),並監督自己國家的企業與政府,不要為了少數人的經濟利益,賠上這世界上絕大多數無辜人民百姓的生命。

延伸閱讀
伊瑪奇蕾.伊莉芭吉扎,《寬恕,我唯一能做的》,張老師文化
金惠子,《雨啊,請到非洲》,天下雜誌
艾力克-埃馬紐埃爾.史密特,《被收藏的孩子》,方智
吉姆.伍頓,《我們都是天使》,晨星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