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孕育文化創意產業人才庫的出版品

By
on
2008-06-22

孕育文化創意產業人才庫的出版品-從學習/考試、閱讀、邏輯/創意/思考

文/zen

(本文發表於2008.6台灣出版資訊網)

近幾年來,台灣出現有趣的趨勢。

一方面,產業界積極尋找代工製造產業的替代產業,希望透過產業升級,提升台灣在全球世界體系分工的位階,創造未來台灣在全球的競爭力。於是,不少人將眼光射往「文化創意產業」,也的確結結實實的搞了好一陣子,雖然目前的績效仍不明朗,但發展文創,不少人都認為勢在必行。

然而,另一方面,由於台灣的基礎教育(甚至連大部分的高等教育)體系的教育理念、教科書與教學方法,卻仍然嚴守代工邏輯(填鴨教育與標準答案,就是要求高良率的代工產業所需的人才),不需要會思考,只要求精準。

雖然,近年來推薦甄試等多元入學方案,看似削弱了填鴨教育,讓學子能有其他升學選擇方向。不過,端看台灣高等教育不斷朝改制大學邁進,而大學裡的科系訓練,多半是符合過去的台灣核心產業(代工)所需之人才,不少大學科系仍然不懂得教育學子學習如何學習,更不鼓勵想像力與創造力的養成,只要求記憶標準化答案,造成教育制度與產業現實出現嚴重落差。

為了培養文創產業人才,破除填鴨教育之毒,不少有志於推廣文創產業的出版人,推出了不少和文化創意產業的理論與實踐有關的書籍。例如典藏藝術家出版的文化創意產業叢書,三采出版的創意市集系列,另外像是《美學經濟》(風格者)、《創意城市》(馬可孛羅)、《藝術創業論》(商周)、《誰綁架了文化創意》(早安財經)、《風格的技術》(風格者)、《亞洲創意現場》(天下雜誌)、《好創意,更要好管理》(三采)等等。

上述直接碰觸文化創意產業的理論與實踐叢書固然對於發展文創產業,有著直接的參考價值,可以了解發展文創該做哪些事?國內外有哪些成功的經驗?政府與相關單位可以做些什麼來幫助文創產業立足。

然而,我認為,像台灣這樣的國家,想要發展文創,除了直接碰觸文創產業的書,以及那些討論文創相關產業的經營技巧(如出版、電影、時尚、設計、建築、藝術、電玩、網路等),以及美學教育的書籍外,更重要而根本的是,那些能夠影響人才培育方向的書。像是介紹「學習」、「閱讀」、「創意/思考」、「寫作」的出版品,這些書籍,才能夠培育出擁有好奇心、創意、美學、思考等特質的文創產業人才。

學習如何學習

先說學習,台灣的教育,相當神奇的一點,就是只教導教科書的內容,不教導學生如何學習。要知道,教育體系中所學得的知識,在畢業之後,幾乎都會還給老師,如果不能在求學過程中,學會學習的方法,那麼,就算在學期間成績總能名列前矛,畢了業之後,程度將會大幅衰退(更別說職場上所需與學校教育明顯脫節)。

然而,從學齡前教育到高等教育,重視學習方法的傳授,學生學習意願的養成的課程太少(特別是基礎教育)。

於是乎,出版市場出現不少教人如何準備考試的書籍。這些書,最多的就是具體的學科準備,英數理化國文史地應該怎麼唸,各科的學習方法,如何拿高分。這類型出版品最有名的,要屬台大化學系教授呂宗昕出版的《K書高手》(商周)、《學校沒教的考試秘訣》(時報)、《考試高手》(商周)、《解題高手》(商周)系列叢書。這些書主旨的在幫助學生提升學習效率(如何利用最少的時間,達成最高的學習成果),在考試拿高分,進入好學校,不過,書中卻也隱藏著對於「思考」、「邏輯」、「閱讀」、「創意」等元素的教育。

這類書告訴學生,光是土法煉鋼的死記是不行的,那些真正成績好的同學,不少都是會讀書又會玩,成績好的原因不在於花多少時間讀書,而是所花在讀書的每一分鐘,都能有成效。真正懂得「學習方法」的人,才是能夠輕鬆在考試上勝出的人,也才是未來社會需要的人才。

光是靠死記拿高分而不懂學習方法的學生,未來的路會走的很辛苦。

閱讀力的重要性

不少台灣人出了學校,大概就把書給丟到腦後,從此不再碰觸。因為,過往的填鴨式教育,打壞了學習胃口,讓人聞書色變。

書從來就不只是升學考試工具,而是文化思想結晶的載體(就算那些很無聊的教科書,其實也是思想結晶,只是因為太過功利的目的性,讓讀者厭惡這些知識,進而厭惡書籍),懂得閱讀的人,才能掌握過去現在與未來。

有鑑於填鴨教育對閱讀的破壞,於是,市場上出現告訴人們如何閱讀的書。像是阿德勒的經典作品《如何閱讀一本書》(商務),郝明義的《越讀者》(網路與書),前者從實際閱讀會碰上的困難和所需要的工具入手,傳遞讀者必要的技能;後者從台灣社會厭惡閱讀的成因著手分析,帶出閱讀的好處與如何尋找適合自己閱讀的作品,幫助被填鴨考試所綑綁者重新認識閱讀的樂趣。

另外,像是《超快速讀書法》(商周)、《超高效 學習潛能開發術》(商周)、《閱讀是優良投資》(新苗)、《有效的閱讀方法》、《10倍速影像閱讀法》(晨星)、《讀書力》(商務)、《心智筆記術》(晨星)等等書籍,分別從如何快速卻能掌握閱讀成果,閱讀與個人生涯等面向切入,帶出閱讀的價值與功能。這類書籍目前已經成為穩定的出版類型,每個月都會有作品出版。

若是求學時代就已懂得學習方法,了解閱讀樂趣者,這些教導如何讀書、閱讀的書,更能大幅提升其閱讀實力,快速掌握浩瀚資訊。

創意與思考的養成

上述兩類型的出版品,可以說是創意與思考的實際應用。無論是學習或閱讀方法的掌握和應用,靠的都是掌握「思考邏輯」。

思考,或者說基於好奇心所迸發的思考,是發展創意產業,培育創意人才不可或缺的核心根本。想要擁有創意之心而不懂得如何思考,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而,在重視文創產業的年代,談創意與思考的書籍,也就如雨後春筍般的誕生了。

無論是偏學術探討的《思考模式》(五南)、《思考教學》(遠流)、《思考學習》(桂冠)、《思考邏輯》(心理)、《是邏輯,還是鬼扯?》(商周)、《哲學家的工具箱》(麥田),還是偏應用的《創意思考》(實踐家)、《槓桿思考術》(漫遊者)、圖解《邏輯思考法》(商周)、《思考型工作者》(天下文化)、《創意筆記本-思考力、概念力、工作力》(三采)、《賴聲川的創意學》(天下雜誌)、《問對問題找答案》(商智)、《邏輯思考的技術》、《創新者的思考》(商周)、《思考的技術》(商周)、《我的發想術》(聯經)等等,幾乎每個月都有談思考與創意的作品出版,不少還成為熱門暢銷書。

市場上在極短的時間內,出現了大量談創意/思考的書籍,可見其需求。而問題根源,我以為在填鴨教育壓制了人們的好奇心與思考力的養成,實際面則因為眼下工作越來越要求創意/思考力,甚至像創意產業根本就沒有標準答案,仰賴人們的思考力,使得這類出版品能夠蓬勃發展。

產業轉型,人才需求也跟著轉變

我認為,上述五大類型的出版品,是出版人因應不同讀者需求所開發的產品。而其背後的根本邏輯,大體雷同。那就是幫助只懂得代工邏輯的填鴨、標準化複製,重拾被迫拋棄好奇心、學習方法、創意/邏輯/思考,唯有從方方面面以創意邏輯和學習方法破除制式化,才能培育出文創產業所需的人才,才真能推動台灣成為文創產業大國。

文創產業有其人才需求,產業轉型之先,人才教育的方式也必須大幅轉型。學校教育制度改革緩慢,時代需求迫不容緩,出版先進的努力,成為台灣發展文創相當寶貴的資產。

標籤
相關文章

9 Comments
  1. 回覆

    Eulian

    2008-06-23

    嗯,要搞文創產業,先把基礎建設做好吧。注重標準答案的填鴨式教育,會破壞文創市場規模的。
    所以依著作權法及現行教育制度來說,如要拿我的作品當教材或考題,或許會考慮先請律師算一下將帶來的損失,向使用者「求償」。

    • 回覆

      Zen大

      2008-06-23

      版主回應
      教科書如果要用
      都是會付費的
      而且相當高價
      另外 宣傳效果更是難以計算
      2008-06-23 10:20:27

  2. 回覆

    Eulian

    2008-06-23

    但使用不當會有反效果…
    瞧瞧古文教學方式只注重背誦,很少說明古人的想法並開放討論,結果讓不少人害怕古文。

    • 回覆

      Zen大

      2008-06-23

      版主回應
      很多人都誤解了背書
      背書是很重要的
      問題是 那只是其中一個階段
      而不是每個階段都背書
      又 你若不想被選成教材
      在教科書諮詢委員來函詢問意見時 拒絕即可
      沒有人會強橫的使用的
      但是 容我說句話
      與其考慮這些
      不如先做好眼前的事情
      等到有人要來找在來煩惱這些就好
      很多事情 不需要花無謂的時間在那邊思考
      2008-06-23 13:49:34

  3. 回覆

    Ocarina

    2008-06-23

    看了你這篇
    還真該快一點把我如何幫助兒子輕鬆背好九九乘法表的學習
    寫篇分享文分享出來
    學習其實事件有趣的事

  4. 回覆

    阿舍仔

    2008-06-23

    文化創意產葉之根本在創意
    而創意之根本在自由與尊重
    環視現今台灣最不自由之處在學校
    到處都是限制到處都是一元的教學
    什麼都規定的好好的
    所以
    結果會如何
    可想而知

  5. 回覆

    Eulian

    2008-06-23

    放心~~
    現在重點放在努力製作作品、積極推廣
    只不過稍微考量到一些相關問題,預先預備而已
    但最近力不從心,點子又「卡彈」=.=&quot

  6. 回覆

    oo

    2008-06-24

    可是啊
    多元的版本讓學生找不到學習的方向呢
    壓力更大
    學生要學的基本知識
    又不是要被整

    • 回覆

      Zen大

      2008-06-24

      版主回應
      可惜阿
      你這種想法代表的正式填鴨教育的極致
      要一本容易的有標準答案的課本 能夠方便學習好拿高分就好 其他的不重要
      多元教材就是被整?
      相信這種說法的才是被整吧?
      就算不同的人來寫世界史或中國史好了
      難道就會變出另外一套知識
      地理 數學 英文 物理 化學 生物 地球科學…..
      全都有基本的教學規範 根本不可能因為換了人編教科書就完全不同
      架構是一樣的 變的只是呈現方法
      只要懂得讀書方法 根本不在乎呈現方法的改變
      2008-06-24 21:45:50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