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唸大學不是國民義務-關於高教學費調漲/補貼之我見

By
on
2008-07-02

唸大學不是國民義務-關於高教學費調漲之我見

文/zen

(2008.7.15中國時報民意論壇)

今天有則小新聞,百餘名家長走上街頭,抗議學費調漲,自己快供不起孩子上學了。由於新聞報導並沒有說得很清楚是抗議哪一種學費調漲,但以現階段各級教育體系的學費結構來推算,應該是高等教育學費最貴,也就是說,這些家長應該是走上街頭抗議高教學費調漲。

對於高教學費調漲問題,已經吵了很多年了,也從來沒有根本性的解決辦法,每一年都有學校說要漲價,於是,每一年都得吵上好幾回。

說起來,我是支持高教學費調漲的,不是說風涼話,而是,如果我們認為自己生活在自由民主的資本主義社會的話,那麼,政府是沒有必要保障所有人民的高等教育受教權的。政府該保障的,只限於義務教育的受教權(因此我反對裁減偏遠地區學校,應該改用更彈性的學校規模,不一定每一所學校都得有操場教室……,超小型學校只要出租公寓就足夠,也能夠大幅減少學校開支),超過義務教育之後,政府沒有必要保障(除非是結構性因素造成的社會弱勢子女)。更何況,政府也釋出了助學貸款提供給經濟弱勢的學生,不能說完全沒有照顧到人民的受教權。

其實,大學不是一定要唸的,雖然大學錄取率已經超過百分百,雖然這個社會的主流價值是唯有讀書高,雖然沒有唸大學好像會失去競爭力(但其實大學教育和出社會工作所需的技能多半無關,除了律師醫生等特殊專業之外),找不到工作(或者精確的說,找不到白領工作)。

事實上,政府並沒有明文規定人民一定要唸大學,更沒有法律規定政府要保障人們念大學的權利,因而,政府當然沒有必要干涉高等教育的學雜費。

我認為,政府應該監督高等教育的,考核他們所收學費的使用明細,是合理還是有濫收以賺取暴利之嫌?如果合情合理,非得漲價,就算人民抗議的聲浪再大,還是要讓他漲價,回歸市場機制,才是正途。

政府被迫得處理學費問題,我認為根源不在於學校不斷調漲學費之所以引發民怨,而是錯誤的補助政策,造成錯誤補貼。

想要讓補助符合公平正義,必須大幅修訂目前的高教補助方式。那就是不能厚此薄彼的給公立學校較多的補助(特別是針對學生入學學費這一塊),把私立學校丟在一邊,也不能補助已經有優渥薪資與穩定工作的軍公教子女的教育費用(中央級的公務人員的教育補助費真的非常優渥),這不符合社會公平正義,特別是今天的軍公教階級在台灣已經不像過往是經濟弱勢,是收入相對優渥的中產階級。

補助公立學校的錢和軍公教子女學費的來自於全民納稅錢,但並不是全民都可以進入公立學校,也不是全民都是軍公教,因而,政府沒有資格拿全民的錢補助少數特定人士,更何況台灣的高等教育例來有國立大學畢業生出國唸書之後,就不再回國,這等於是變相享受了人民的納稅錢卻不需回饋。政府應該另加規定,凡公立大學畢業生出國留學者,必須回國服務,不回國者必須繳交一定金額的費用,以償還社會長年對公立大學學生的高額補助。

補助公立大學之不公平之處在於,例如像台大這類學校的學生家庭,社經地位與所得普遍高出台灣一般平均(各校都會針對歷年新生進行社經地位與個人身分的普查,台大多年來的學生社經地位都普遍偏高)。也就是說,補助台大,等於是拿全民(包括社會弱勢)的錢補貼社會菁英的子女唸書,這是何其不公義?

至於大學的學術研究經費的補貼,應該採申請審查制(誰的研究計畫好誰就過關),而不是由教育單位統一厚此薄彼的優待公立大學。

接受教育,已經不再像過去是向上流動的管道,因為越來越多的經濟弱勢族群的升學管道被堵住,而這也原自於錯誤的補貼政策。

若是不願意取消公立大學補助,則必須針對公立大學中的師生做出較為嚴格的規範,要求其做出相應回報社會的補償,否則,政府長期拿人民大量的納稅錢補貼少數菁英,這些精英卻可以白搭便車,卻不用回饋社會,實屬不公。

台灣的政府,應該取消「身分」、「資格」式的補助(例如具備公務員或公立大學學生資格,就能被補貼),,讓高等教育的學費回歸市場機制,該多少錢就多少錢,然後將補助經費改成「能力認定」制的補貼(且應該設定排富條款),也就是說,在各級學校廣設各種「能力」獎學金(例如社會/經濟弱勢而學業能力優秀學生的清寒獎學金,在校工讀的獎學金等等),以獎學金的形式,要求學生付出某種勞力(拿好成績或者替學校工作)來交換,補貼有能力、有意願的社會弱勢,才是真正的為國舉才,以教育保障向上流動管道的通暢,不至於被堵塞。

如果說政府非要介入高等教育補助,為國舉才應該是唯一的目的,保障經濟弱勢而成績優秀的學生能夠順利唸完書,是政府唯一應該做的。國家不應該憑身分、資格就給予補助(我們不是活在世襲制的封建社會),也沒有必要保障那些沒有能力,只是靠著制度破洞(百分百的高教升學率)而進入高等教育,卻不願意學習(甚至包括沒有能力學習的)的學生。高等教育的核心功能是篩選人才,為國舉才,創造保持社會繁榮所需的人才,而不是創造出每個人都有大學學歷的假性繁榮。

如果能夠落實「能力認定」原則的補助,相信會讓資源更集中於需要的人身上,當補助以更合理的方式分配時,將會減少不當補助的資源濫用(富人本來就付得起學費,為何要被統一補助?),又能保障向上流動,也能減少目前呆帳充斥的助學貸款,才符合分配正義。

標籤
相關文章

7 Comments
  1. 回覆

    Marco

    2008-07-03

    試著想想看,18分考上大學,政府還要幫他負擔學費?自己心裡會怎麼想!為什麼美國高學費就可以,一定有道理在,到不如真的幫幫義務教育,讓小朋友有營養午餐可吃安心讀書,長大了~學費的事應該有很多方法可解決!

  2. 回覆

    Eulian

    2008-07-04

    前陣子上網看大學各系評鑑結果,發現某些科系常列入觀察名單,甚至評鑑不通過。那版主你怎麼看這種科系的存在意義?而我如果心情不好,會用毒舌版稱呼:沒用的科系…

    • 回覆

      Zen大

      2008-07-04

      版主回應
      不是沒用的科系
      而是沒有好好經營
      台灣高等教育的問題是
      容易畢業
      容易入學無所謂
      只要你堅持教育品質
      能把十八分的學生透過四年大學教育變成一流人才 學校馬上就升級了(像當年和現在的元智排名已經大幅改變) 問題是辦學心態 和學生素質無關
      學生就是不懂才要教 不是嗎?
      2008-07-04 13:08:04

  3. 回覆

    wen

    2008-07-04

    怎麼改都沒用啦!台灣人的價值觀/文化不改,做什麼都只是治標不是治本.

    • 回覆

      Zen大

      2008-07-04

      版主回應
      文化價值觀不就要由教育來改變?
      所以 怎麼會怎麼改都沒用?
      改變教育方式 就可以改變一個國家的未來
      2008-07-04 13:06:31

  4. 回覆

    Amir

    2008-07-06

    有些人對於不上大學感到相當的沒安全感(ex:爸爸媽媽)
    我說我不想上大學,他們都會說那去作工好了啦!
    常常無言以對……,對於大學我一點也不期待

    • 回覆

      Zen大

      2008-07-06

      版主回應
      想唸再去唸就好
      不過 我想 唸大學的意義在於 擁有自由同時 學會自律 學得好這門功課的人 課業社團愛情都會學的不錯 出社會也多一些能力
      出社會之後 想唸書 再回大學去 會更懂得把握時間的寶貴
      不過 無論唸不唸大學 都得具備街頭生存競爭力
      否則 還是去大學窩著 想想
      別把大學想的太了不起或太無趣
      我認為 大學生活最寶貴的 是好大學裡的好老師的身教 大學的開放氣氛 還有那擁有豐富藏書的圖書館 當然 還能交上幾個一輩子的好朋友囉
      2008-07-06 00:32:19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