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新政府的難處-執政黨、文官系統、在野黨、媒體的多方杯葛

By
on
2008-07-17

新政府的難處-執政黨、文官系統、在野黨、媒體的多方杯葛

文/zen

這篇文章,想寫很久了。但總覺得很難把話說得清楚,其實現在也還是,只是,如果不趕快寫,恐怕過了最好的時機,因而草就如下。

我認為,台灣的政局到了一個完全嶄新的階段,無法用過去五十年來的經驗來看待,甚至放眼全球民主國家,也很少出現這種複雜的問題。老實說,我對於新政府的前景不太看好,因為,新政府團隊必須面對的內憂,遠比過去來得多且複雜。因為,馬英九選擇拋棄過去的政黨政治,走一條最難走的路,而台灣政治將陷入更深的內耗與空轉,目前為止,還難看見署光。

撇開國民黨的馬團隊

國民黨曾經天真的以為,台灣人民投給馬英九,是因為民進黨太爛,所以回頭選擇國民黨。其實,並不是。台灣人民選的,是那個出身自國民黨,但始終不被國民黨主流與高層青睞,宛若孤鳥般的獨自求活,但意外展現有別於國民黨的清廉「形象」的馬英九。

馬英九自己也深知箇中道理,因而,在當選之後,無論是內閣團隊還是考監察人選的題名,全都有意撇開國民黨主流派系人物,拔擢自己人或者社會賢達,甚至對手,希望營造全民政府的形象。再者,馬英九認為自己是全台灣有史以來得票數最高的總統,挾龐大民意支持之故,自然敢於在人事任命上彰顯自主性。

然而,這樣新政府團隊的認命,卻替如今的政治空轉種下敗因。

理由很簡單,西方社會的民主政治從來就是政黨分贓政治,哪個政黨的候選人當選總統/總理,該黨的精英自然成為執政團隊的口袋人選,目的在政治分贓。然而,啟用自己政黨的人,除了政治分贓之外,還有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在於鞏固政黨裡的成員與支持者,使其相信,只要努力為政黨打天下,就有機會分一杯羹(或說為國服務)。

然而,馬英九顛覆政黨政治的倫理,不願啟用國民黨的主流份子,偏往李登輝人馬、毫無政黨支持的社會賢達,甚至政敵中尋找人才,如此組織起來的內閣團隊,別說彼此間地國家建構願景不同,已經彼此制衡,更難以獲得黨內同志與支持者的認可,他們看見新總統的人事任命,發現自己只能白做工,人心又豈能甘願,消極抵制與不服從遂形成一股風氣。監委投票,大家都看見了國民黨是如何處理馬英九的執政團隊。

今後,馬政府和國民黨間的政治角力還會不斷上演,甚至看見自己黨的立法委員杯葛自己政府的預算或法案等現象不斷滋生。

民進黨的無效杯葛

其次是可憐的在野黨。我真的要為民進黨看不清上述局勢感到憂心。如果,民進黨不能了解,他們之所以永遠無法戰勝馬英九,是因為馬英九此人從來是身在國民黨,但社會始終認為馬英九是國民黨中的清流,因而人民願意把馬英九從黑金國民黨中排除,視為例外(要記得,有例外才更能證明通則的可靠性)。於是,中間選民和國民盪支持者都把馬英九視為希望,前者希望馬英九能比墮落了的民進黨更好,後者希望馬英九把國民黨帶到新的境界。

正是因為馬英九隸屬於國民黨卻又能自外於國民黨中所有的黑金,因而無論民進黨如何批評馬英九,甚至還傻傻的用「執政黨」來批評馬英九政府團隊,這都是早就被無效化的批評。因為,太多人都相信馬英九不是那個國民黨(實際上馬英九的組閣和人事任命更能讓社會大眾有此體悟)。於是,無論民進黨認為馬團隊做的再差,只要批評時不懂得將國民黨和馬英九團隊切割來批判,則最後人民會把好的都會算到馬英九頭上,不好的都會被算到國民黨頭上。

此外,由於民進黨根本不知道該杯葛的是馬英九和國民黨(最常做的就是混在一起杯葛),最後,杯葛常常淪為荒謬劇,一點效力都沒有。

文官系統的怠惰

第三點,我認為是新政府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這個問題,當初陳水扁上台後,就是無法順利解決,以致於初期國政空轉,被野大的國民黨杯葛,甚至最後造成陳水扁惱羞成怒,決定當個一意孤行的強人。

我想,人民對於民主政治有一種素樸的天真與無知,認為,一個國家只要換掉爛的政黨,推選好的領導人,就可以把國家帶往新的境界了。卻壓根忘卻了龐大的行政文官系統(實際執行國家機器運作的官僚),是如何的浩瀚而難以駕馭。

如果有機會,我推薦大家看今年春天的月九,木村拓哉主演的《Change》,談的主題正好是政治,該劇裡充分反映出文官系統的看戲心態。這些人根本不在乎誰當總理或哪個政黨執政,他們只要自己的工作流程不被干擾,且執政團隊遵守其所提交的報告(從中選擇一個執行,而不是要另創一個選擇),能夠一如既往的運作,那麼,無論是誰執政,他們都會樂意服務。

相反的,如果新主子不願意遵守文官系統的遊戲規則,想要把手伸進來,那麼,文官系統將會發起怠惰性罷工,例如漫長的公文旅行,就能讓政府急切推行的政策全部跳票,甚至,如《Change》中所演的,當木村拓哉想要重新評故一個水庫汙染事件時,文官系統決定把所有的原始資料(大概有一個房間那麼多)丟給新總理,一副看好戲的心態,看你如何在繁忙的國事中看完原始資料,並從中找出問題?

當媒體挾民怨向新政府控訴,為何不能馬上好時,這些人根本就是利用人民對於文官系統的天真無知,遂行其操弄政權的實意(向政府挑釁,爭取媒體的社會影響力)。

實際的情況是,馬政府的內閣們根本就還沒有時間去看完所有最緊急的公文(甚至看不到?),因為不起用來自國民黨主流的人擔任內閣,使得文官系統根本不理睬這個新內閣,更欺負新內閣裡不懂文官文化的首長們,使用軟性怠工如公文旅行的方式,要讓新內閣了解誰才是實際負責國家運作的主人。

如果馬英九不能駕馭中華民國文官系統(曾如當年陳水扁無法駕馭<-當年更難,一個民進黨總統當選人如何面對一個長期由國民黨掌握的文官系統?這點,八年來不曾看見有人拿出來談,好似中華民國文官系統是非常國家化的?),則新政府將永遠無法如期落實政見。我甚至以為,新內閣部會首長不斷的在媒體丟臉,講錯話,就是因為還沒有駕馭文官系統,沒有中階負責事務文官替其會報正確的資訊(或者新內閣太想有作為而想推翻過去早已決議的政策,如陳水扁推翻核四政策,得罪的其實是文官系統,使文官系統不願意為政權服務。國民黨反而是其次)。駕馭一國之文官比一城一市困難許多,馬英九再擺不平文官,那麼中華民國未來八年依然是空轉內耗。

想想看,公司來了個空降新主管,底下員工看戲的多,認真聽話的少,對吧?統馭文官的新政府團隊又何嘗不是空降的新主管?

媒體操弄議題

最後一點是媒體,這個不用說太多,大家只要每天打開電視,看那些有線新聞台,就知道媒體如何透過議題建構,挾社會民意來影響政府。說好聽是監督政府,但長期下來,虛實交錯,加上媒體可以每天不斷的做民調來威脅政府(民調的支持度如何能夠被實際等同於投票結果?如果可以,那總統就靠民調來選就好,幹麻開放投票?更何況沒人看過原始問卷、抽樣過程、訪問過程,媒體民調的可信度幾近於零,偏偏政府都相信,實在可悲),只要媒體背後的財團不同意某一項政府施政,便能動員媒體製作新聞,發動民怨,干預政治。

媒體操弄政治是全世界民主國家皆有的現象,不足為奇。

馬英九選擇了一條最困難的道路,而且還選擇遵守憲法,退居二線,那實在是逼死毫無領導統馭文官能力,毫無承受來自執政黨主流勢力的利益團體的壓力,又天天要被在野黨與媒體抨擊杯葛,心力早已焦瘁的內閣成員,哪還有能力處理國事。

上述還只是內憂(且還沒提到內閣成員本身是否適任),更別說全球景氣面對戰後最嚴峻的衰退,不知道何時才能結束。如果,我們的新政府直到今天,依然不知道新團隊想要給台灣的遠景是什麼?沒有願景,民就放肆,這是聖經裡的老話,卻相當中肯,希望馬政府能趕快建立給台灣人民的遠景,並且訂出執行時程表與策略,爭取民氣支持,否則,就請回頭依附政黨政治,向文官系統妥協,以最低標準讓民主政體可以運轉下去,否則,台灣還會再繼續空轉八年!

標籤
相關文章

5 Comments
  1. 回覆

    中途島

    2008-07-17

    台長實在太客氣了.~~
    馬團隊所犯的錯誤剛好是把兩派經濟學派的缺點都用到了.
    學習新興古典學派,對物價使用震盪療法,外加規則優於權衡的理論,才會造成預期物價膨脹心理.
    又學習舊凱因斯派,堅持擴大內需,而將重蹈其停滯性通膨的覆轍.
    講難聽一點,如果他真堅持古典派的不干預市場,那麼什麼都不做,也不至於變成今天這樣子.而如果,他堅持凱因斯的干預傳統,精巧使用權衡手段,也不至於出現拙劣的震蕩療法,撞個滿頭包.
    這不是父子騎驢,而是牛頭不對馬嘴,卻剛好把各派的缺點都齊集了.
    老實講,媒體對馬還不夠好嗎?總不至於以三個綠色媒體就等於整個廣大的媒體了吧!文官系統對馬不夠好嗎?至少,還沒有人跑出來學當年尹啟銘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控訴.執政黨對馬不夠好嗎?講一下,試委全都過.在野黨對馬很壞嗎?到現在都只和他專講政策,還沒有非理性抗爭.
    馬可以說是過去二十年來,遇到阻礙最少的總統,如果,說多方杯葛是他真正的難處,那其他人都該去跳淡水河了.
    其實,人民對他也還很客氣,還在等他自我修復,只怕他繼續這樣下去,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怪事的.

    • 回覆

      Zen大

      2008-07-18

      版主回應
      真實情況的險惡 馬英九的確也是面對的最少的
      不過 那不代表問題不嚴重 (或許是杯葛者都了解他在媒體上的形象優勢 故不能硬著來)
      軟釘子從來是對付不沾鍋的好辦法
      我認為馬自己就被自己提的東西限制住了
      至於凱因斯學派 基本上有任何一個政府還傻傻的想在全球網路經濟時代搞凱因斯的擴大內需 那是找死
      至於不干預 不可能 台灣從來都是計劃經濟 不是自由市場 人民也不可能允許自由市場的
      (否則不會到處要補貼)
      我認為 馬英九團隊是他的過度團隊 基本上 等到縣市長大選時釋出的某些不能再選的縣市長 才是他要的人 這個過渡內閣 必須承擔起所有的濫事情 幫馬維持不沾鍋形象
      2008-07-18 00:01:46

  2. 回覆

    回聲

    2008-07-19

    台長,我支持你,你是對的。
    對於媒體挾議題操弄、文官系統的杯葛、國民黨內既得利益者的要脅,你都分析得很中肯,至少讓我這顆非藍非綠的「青蘋果」頻頻點頭。
    台灣比較奇怪的是,藍或綠都想把對方一棒打死,完全不想聽第三種立場的看法或分析。這個內閣雖然表現還不盡人意,但似乎還沒出現不可饒恕的大錯,我倒希望馬劉能堅持下去,兩個月內要熟悉龐雜的教育、環保、財經等議題,的確是逼人太急!
    屈就民意壓力就換人,實在是太浪費人才了!民進黨不也因此吃了很多虧,為了國家好,大家還是多給點時間吧!(雖然我常因為劉內閣、國民黨政客立委出醜而偷笑,但對馬劉還是有所期待的,畢竟他們相對於醜陋的國民黨,是比較清新守法的組合)

  3. 回覆

    jane mclean

    2008-07-20

    果然一貫Zen式風格,有種!
    平常,我是支持台灣派部落客的,中國派部落格則是根本懶得逛。但是支持的先決條件,是要能理性討論,而不是存心找碴或踢館,找些各種似是而非的理由讓人疲於回應。
    目前最可悲的,就是藍綠雙方都以奪權為己任,置台灣死生於度外,政策以搶選票為主,整天看著媒體的臉色在施政,打打殺殺走不出一條康莊大道。
    你這篇略作精簡後,應該投稿到中國時報;新新聞缺稿,或許也可以試試…..
    不是為稿費,是為了國家好

    • 回覆

      Zen大

      2008-07-20

      版主回應
      不了
      政治其實只是我的私人討論
      想談的 也絕對不是檯面上那些談法
      但結果常常很慘 引來兩方的基本教義派攻擊
      我才刪掉了一批我大易落入奇怪討論最後被罵沒水準的留言
      在台灣討論政治太難了 動則得咎
      在這裡起碼我可以刪掉太瘋狂或無法控制的延伸的言論 上了公共媒體 就很麻煩了 更何況我認為我的政治論述非常的不完備 只能有一些點還可以
      中時我多半寫文化藝術出版觀光的討論
      新新聞我是很想寫點東西 但卻是要再研究 我可以寫什麼………
      謝謝你的建議
      有時候 讓自己落入你明知不能跟他討論下去卻還是堅持下去的討論時 最後都是以被罵收場 實在是讓我對於寫討論政治的文章 越來越卻步
      2008-07-20 01:13:17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