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如果菁英遠離群眾……

By
on
2008-07-18

如果菁英遠離群眾……

文/zen

(本文發表於2008.8.1~7,第521期破報)

書名:菁英的反叛
作者:克里斯多夫.拉許
譯者:林宏濤
出版社:商周

老實說,無論是封建社會、民主資本主義社會、社會主義共產社會,都是掌控在少數的菁英份子手上,由其決定社會出路。絕大多數的市井小民,對於公共政策與社會發展等宏大議題,沒有能力進行獨立思考,也沒有興趣(他們關心的是個人生計與溫飽)。頂多,只能從媒體所告知的輿論(來自菁英份子)中,擇一支持。

也就是說,即便民主社會訴諸看似公平的每人一票來選舉領袖,但實際上是由少數菁英份子出線來向社會大眾訴說其治國理念,爭取支持,從而獲得合法的統治權。

然而,今天的社會菁英,無論看起來多麼向是在替人民百姓爭取福利(例如在媒體上侃侃而言其對人民社會的愛與願景),其實早已不約而同的拋棄了群眾,選擇了自己。

獨善其身的新菁英

過去的菁英份子,把財富與社會聲望用來回饋社會,建立大學、圖書館、醫院、社福組織與公共設施,把自己的精力放在追求全人類的最大福祉,思考社會與下一代的未來。

《群眾的反叛》作者奧德嘉認為,文化菁英負責設定使文明成為可能的各種嚴格標準,這些人為了實踐崇高的理想而活(例如美國開國元勳、林肯、馬丁路德金恩等人),至於群眾人,對於偉大的歷史責任沒有感覺,只在乎自己會不會更富裕,並且認為,世界朝替其開創富裕的未來走,是理所當然的事。

然而今天,全世界的新菁英份子(那些靠分析符號維生/致富的知識工作者,像是經紀人、銀行家、工程師、各種顧問/分析師/總監/製作人、科學家、政論家、編輯、廣告代理商、記者、演員、文化/藝術/創意工作者、作家、大學教授等等),不約而同地選擇成為奧德嘉口中的群眾人(其實,那是因為奧德嘉當初所指涉的群眾人,正是現時代的新菁英),化身成能夠四處遷移的世界公民,選擇最有利的地方落腳(例如所得/遺產稅負最低),退縮到自己的世界裡(讓孩子讀私立學校、住在豪華高級社區、將財富藏在境外金融),(左派和右派菁英)彼此結盟,以鞏固自己的利益為最高指導原則,不願意再承擔其對社會的責任(投身公共事務,幫助社會弱勢,思考社會發展方向),不再和自己的鄰居(其他社會階級,特別是窮人)往來,獨善其身,自掃門前雪。

當精英拋棄社會……

當菁英份子選擇遠離群眾,不願意為社會服務,構思出路,躲在自己的世界裡,只在乎自己的存活,我們的世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克里斯多夫的《菁英的反叛》,談的正是菁英不願再為社會服務,只求累積自己的財富,鞏固自己的社會地位,只在乎自己的權利,不願履踐義務,不願對社會宣誓效忠時,所造成的可怕影響。

克里斯多夫說,如果選擇遠離民主,不再參與公共辯論,或者精確來說,不再討論真正對人民大眾有利的話題,只是在媒體上賣弄學問(以華麗而模糊的言詞包裝毫無意義的話語,逃避真正重要的公共政策辯論,耍花槍的談論著一些對社會變革毫無用處的話題,例如每天在台灣的政論節目上演的名嘴脫口秀),鞏固自己的社會地位;遠離群眾,再沒有左派菁英份子替社會弱勢向統治階級索求保護,窮人被迫自生自滅);再沒有右派菁英份子替中產階級向資本家爭取權利,避免被被剝削。看似對所有人開放的向上流動,其實只是菁英用來鞏固其階層的方法(因為,透過教育而向上流動者,將在過程中被同化,成為只關心自己權利的菁英份子)。

當菁英遠離群眾,選擇退縮到自己的象牙塔裡,維護自身階層的利益,將沒有人能替國家/社會指明未來出路,國家/社會再無法形塑共同的基礎、價值信念、道德規範、願景與座標,再沒有人能夠防堵社會不義的氾濫,公共領域衰頹,公共辯論式微(今天的民主政治,看得到願意對公共議題進行辯論的人嗎?),城鄉差距擴大,民主政治崩解,國家只最後將被紛擾不斷的黨爭所瓦解,世界將一分為二,人與人之間,彼此鬥爭,弱肉強食,陷入無法逆轉的貧富差距之中。

願我們的菁英份子,不會走上如克里斯多夫所說的反叛之路!

標籤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回覆

    訪客

    2008-08-19

    你的標籤少了一個*政論節目*喔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