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香港書業觀察

By
on
2008-07-19

香港書業觀察

文/zen

(發表於出版資訊網)

去了幾次香港,每次都花了不少時間逛當避地的書店。即便回台之後,仍然持續追蹤香港書業的發展狀況,追讀香港作家的作品(以我來說,集中在飲食與社會評論,兼及一些散文,如菜瀾、陳冠中、馬國明、馬家輝、董橋),觀察香港作家在台灣的發展狀況。

香港在地書店

我發現,近幾年,香港書店業呈現相當有趣的現象。一方面,樓上書店越開越高,從早年多半集中在二樓(因而被暱稱為二樓書店,業者對外正名為樓上書店,http://www.douban.com/group/100403),轉戰到三樓甚至更高樓層。

香港的樓上書店,早在一九五○年代就已經出現,當年香港的知識青年有鑒於閱讀需要,於是自己下海辦書店,專營人文、藝術等較為小眾冷門的書籍。

由於香港店租過高,辦書店者皆無雄厚財力的文人,無力開設在一樓或大馬路上,於是選擇店租較為便宜的二樓以上,形成香港書業的特殊現象,是香港知青接觸中文出版品的重要管道,樓上書店的大本營在旺角(西洋菜街)、灣仔、銅鑼灣,知名的二樓書店有:青文、曙光、田園、樂文、榆林、東岸、學津、開益、博學軒、紫羅蘭、尚書房、國風堂等,每家書店各有其專門,或社科人文,或藝術設計,或文學小說,或同志議題,或大陸簡體書,分類細。

不過,近年來,樓上書店的經營日益艱辛,知名老店結束者有之(如文星),戮力支撐而不斷往店租更高的樓上搬遷有之。有論者說,樓上書店越搬越高,是因為營運成本激增。的確,香港的人工與店租成本不便宜,加上書業的貨源九成來自海外(無論中國台灣還是英文書),受匯市與貨運影響甚大,經營風險高而利潤週轉低,自然難以經營。

然而,樓上書店營運困難的同時,大型連鎖書店卻是一家家出現,像是商務、三聯與Page One。這些大型連鎖書店不但店面光鮮明亮,舉凡中國大陸的簡體字書,台灣的繁體字書,香港本土出版品,還有海外英文書,無不齊備,提供的書種也相當完整。

香港的大型連鎖書店門市,規模不比台灣的連鎖書店旗艦店差,所售書籍兼有中港台與英語世界的作品,我認為是兩岸三地(加新加坡)的書店中,對於商品結構的建構最完整,對於書籍的推荐幅度最寬廣的書店。

香港自製書籍

雖然限於香港圖書市場的規模,香港出版總量與銷量遠不及中國與台灣,但香港製作的書籍,平均水準非常高,像是香港牛津、中文大學、天地圖書、天窗、上書局,基督教出版社群(浸信會、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道聲)等出版社的書,編製實在精美(只是價格也不便宜,平均頁單價是兩岸三地間最高的)。

香港之所以沒有濫竽充數的出版品,約莫是市場太小,出版人不胡亂出書(免得血本無歸),風格明確(香港的出版品以書系為主,同一款封面、用紙、排版都統一);選題出眾,書籍必得製作精良,儘可能讓書籍在書店存活;加上製作成本高(人工、土地廠房租金、外包費用),水準相對來得整齊,不會有為了降低成本而降格以求的現象。

關於出版類型,我認為生活風格、社會評論、基督教信仰、香港研究等四類是香港最強而有看頭。

生活風格方面,特別是飲食,香港居民多數來自廣東(兼及一九四九年後從中國各省南來文人),使得吃在香港,是一件馬虎不得的大事,出了不少貪嘴老饕,老饕們剛好是作家,開始寫食評,越寫越受歡迎,像早年的特輯校對,如今仍然火紅的蔡瀾,還有梁文道、梁家權、歐陽應霽等等,每一個都能說得一口好菜,出了不少關於吃的書。

其次是社會評論,香港的主要寫作人,來自報紙方塊專欄作家。這些作家天天得出稿,沒那麼多東西可寫之下,自然不少人下海評議天下國家大事。

第三類是較不為人所熟知,但卻出版力旺盛的基督教出版品。香港約有百餘家基督教出版社,經常性投入出版的也有二三十家。這些教會出版社,不乏成立百年以上的老字號,由於有教會的資金奧援,可以出版像基督教教義、神學、聖經詮釋等專門作品。來自香港的基督教出版社,影響台灣基督教界的閱讀甚大。

第四類是香港研究(香港學),特別是歷史掌故(像是上環、中環、尖沙嘴等各行政區的歷史回顧)、名人傳記、歷史社會學分析(香港學有不少社會學家的作品,和台灣研究多偏重歷史,顯得各有偏重,這種在地研究的學科偏重,應該是相當有趣的研究議題,只可惜本文沒有時間深入探討),以及香港通俗文化與電影。

香港的電影見証著香港發展的歷史,導演、演員特殊的說故事手法,反映了香港各時期的藝文思考切入點,相當完整的記錄了香港各階層社會生活的紀錄文本,因而成為香港學中相當蓬勃的一支(不少專欄作家也都能寫得一手好影評)。

香港出版的強項反應一般市井小民過生活,實際需要的東西,而且是只有香港人才能提供給的。像是人們追求美食,旅遊與休閒(電影),穿著打扮(時尚),了解香港社會發生了什麼事情(社會評論),香港的過去(香港學)。

港人不愛看書,是迷思還是現實

香港中文書業經營困難,有人歸咎於香港先天市場過小,只有七百萬人口的香港,加上長年殖民教育以英語為尊,都造成香港書業的經營困難,甚至香港做為亞洲金融中心,長年英國殖民之下,資本主義的重商性格明顯,讀書對香港人來說好像不是太重要,香港本土自製品能夠再刷,已屬不易,因而有文化沙漠之稱。

對於港人不讀書,過去如何我不知道,但就我幾次進出香港的觀察,我認為,港人並非不閱讀,也不是不讀書,只是不太買書。

先說並非不閱讀,我發現,小小的香港,雜誌與報業亦常發達,便利超商與書報攤陳列大量的日報、周刊、漫畫,日報的份量奇厚無比,銷售狀況亦不差,報紙附設大量的方塊專欄與各式副刊,我認為,這些大量而及時的文章(還有消閑為主的漫畫),就是大多數港人日常的閱讀來源。

另外,務實性格的香港社會,閱讀多半講求實用,所以,商管書在香港應該是最被讀者關切的閱讀大宗。從香港的機場書店以財經書見長,到中環三聯書店裡商管書區充斥上班族勤懇閱讀等現象來推估,我認為,香港讀者渴望全面而有系統的商管類型出版品。

還有一點或許較不為人所注意,那就是香港地窄人稠,住民普遍能夠分得的居住空間甚小(無論買或租,香港房屋價格比東京還高),常常一小個居住單位裡要塞上一家子,很難有餘裕建立閱讀空間,或者大量藏書。居住空間難以藏書,自然壓迫購書意願。關於此點,我認為香港相當適合發展租書店與公共圖書館,提供市民免費或低廉的借書環境,不讓書籍壓迫居住環境。

上述三點的影響之下,造成論者認為,香港人不讀書,是文化沙漠。香港作為一個以金融管理立足於國際的社會,其居民屬性偏向商管,追求實利的性格明顯,要擴大港人閱讀/購書最好的辦法,必須投其所好,從財經人的閱讀需求切入,以財經商管為主,生活風格為輔(有錢的人就要追求生活品味),最後才帶入文學與人文。誰說商管與生活風格書中沒有具備人文素養的好作品?誰說閱讀就必須尊文學與人文為上?

對於台灣出版業者來說

至於對台灣的出版業者來說,香港不該是書在台灣賣不出去之後才考慮的鋪貨地。我對於香港書店中充斥著一些大陸簡體字書的繁體版作品,在台灣也賣得不怎麼樣,設計包裝還很醜的書籍,感到焦慮。台灣很多的好書無法被香港讀者認識,接觸(主要的原因,似乎是出版業者所選擇的經銷商),是非常可惜的事情,港台兩地的新書行銷,應該更緊密連結才對。

對於未來的台灣出版業者來說,從選書和企劃編輯之初,就應該將香港納入市場考量之中,特別是商管理財、生活風格、大眾文學等類型的出版品,應該把香港視為第二個核心銷售區塊來經營,因為,大台北地區的九百萬人口與香港特區的七百萬人口的社經地位和閱讀的需求,差異應該不大,應該花更多心血,擴大市場銷售利基。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