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我的十字架項鍊(修訂版)

By
on
2008-07-23

我的十字架項鍊(修訂版)

文/zen

(本文刊登於長老會耕心週刊)

我有一條白金十字架項鍊,是大學畢業時,老爸送給我的!還隱約記得那年夏天,大學畢業,搬好家後,返家一趟,父親默默的拿出了這條白金十字架項鍊,說是他特意去打的,給我當畢業禮物,做個紀念。

當下我很感動,也很開心,因為這代表家人終於能夠認同並接受我的信仰,進而送給我十字架項鍊當作畢業禮物。

我是第一代基督徒,整個父系家族只有我一個基督徒。我之所以會走入教會,是因為二姨丈的家族全都是基督徒,在朴子地方是望族。高中時我一個人隻身從屏東來到嘉義讀書,母親怕我週末亂跑,也怕我無聊,就叫我可以多去二阿姨家走走,於是週六下午,我就會從嘉義搭公車到朴子。

每次去,二阿姨都煮一大堆好料請我吃,讓我這個每天三餐靠便當過活的外宿生,感覺到一絲溫暖。晚飯過後,表姊總說要去教會,因朴子長老教會就在二阿姨家隔壁,而表姊是青年團契的輔導。於是,表姊便問我要不要一起去聚會,多認識一些同年紀的年輕人也好。

一開始我好像婉拒了,但沒多久就跟著去了,因週末夜待在阿姨家也很無聊。那是我第一次進教會。一開始也當作去玩而已。只是在教會待下來以後,慢慢我發現,教會裡的人跟外面的人不太一樣,這些人好像很熱情,很願意和人分享自己所擁有的,向團契的「弟兄姐妹」訴說自己生活中遭遇的大小好事壞事,更彼此扶持幫助,而這些「弟兄姐妹」,不過是沒有血緣關係的人。

我看著教會裡弟兄姐妹的互動,對信仰的追求,面對生活挫折時對主的信賴,教會像一家人般的彼此照顧,彼此扶持,讓我對基督教信仰產生好感,於是開始渴望深入了解。

家裡知道我去二阿姨家後,竟然開始上教會,一開始也不以為意,認為是年輕人愛玩,有個地方好去而已。沒想到,我竟然在這個信仰上堅持起來了,且越信越深,最後在高三那年決志受洗,歸入主的門下。

我們家不是那種情感表達太過強烈的人,因此我信主的事,父母家族雖然不開心,且用了頗為迂迴的方式不斷告誡我,但我還是堅持下來了。舉例來說,剛信主那幾年,每逢清明掃墓,父親都會跟我說他身體不太舒服,因為祖父托夢給他,問他為何他的子孫不拜他?再不然,就是大談天下宗教皆勸人為善的觀念,亦或者迂迴的說百年之後的祭祖問題。

後來,上大學之後,一邊進入學校團契,一邊在學校附近的教會落角,在神學與信仰造就上的追求日深,信仰在我身上的影響慢慢發酵,父母看見我的轉變,性格與行為舉止受信仰影響而逐漸成熟,態度也慢慢轉化為「個人有個人的歸宿」,不再加以過問。甚至後來,當我有不如意或碰到人生的一些重大關卡時,母親還會主動跟我說,你要跟你的上帝禱告乞求。我聽了其實是很感動。

我想,華人父母對於自己的孩子選擇了基督教,因為巨大的文化衝擊,對基督信仰的陌生(不知道在信什麼)與誤解(信了教就不要家族了,丟下漲倍與神主牌),以致於第一反應都是拒絕,責怪,要求回到自己原本的文化信仰。

然而,父母內心深處,其實是擔心,擔心孩子走向自己所不知道的世界,萬一那個世界是惡的,害了孩子怎麼辦?

做人子女的,我認為,唯一能做的,就是透過生活的見證,一點一滴的讓父母看見信仰在你的身上所種下的美好印記,讓生命的轉變來引導父母任是你所信的神。不要強迫父母馬上接受你的神,更不要因為暫時信不同的神而陷入無止境的爭吵。好好的活出神的光采,父母一定能夠理解。雖然東方人比較靦腆,或許不會坦然的跟你說他接受了你的信仰,但一定會用迂迴而讓你明確知道的方式,告訴你他們的理解,就像我父親送我的十字架一樣!

標籤
相關文章

4 Comments
  1. 回覆

    Lumière

    2008-07-27

    最近開始覺得 全家族都是基督徒的家庭
    對我好像並有沒有什麼正面的影響
    母親是長老
    當然我很感謝能從小就認識 耶和華 我的神
    但最近發現即使是教會 從神學來的東西
    需要重新思考的事物多寡 與通俗世界相比並不會差很多
    人的固執程度也並沒有差到哪
    當然弟兄姊妹性格個性平均上來講會比較好
    不過好像就是
    人的愚昧到哪都不會改變

    • 回覆

      Zen大

      2008-07-27

      版主回應
      成為基督徒 只是理解信神對救贖的重要性
      沒有行為 一樣是死的 甚至比不信主者還糟糕
      佛教說 對信仰 必須理(解)行(為)合一 基督信仰中也有說 信但還要行
      基督徒世家的問題 在於把信仰當做文化來接受
      沒有經過自己的生命經歷的衝擊 因而在早年都會有點太過理論傾向 就好像西方人大致上雖沒有上教會什麼的 但因為世界就是基督信仰的世界 如果要信神 就會直接接近基督教的神
      信仰 還是得讓每個人的生命經歷來焠鍊 才能得出屬於個人的得救知道 生在基督徒家庭 雖然能早一點認識上帝 但是 如果家庭出現表裡不一 孩子往往是最容易爆發精神疾病的人
      也是很辛苦
      人的愚昧來自無知 無知則看現有社會的教育與培養人們社會化的管道就知道這無知是註定的
      (甚至教會有時就是助長無知 讓東方權威主義的教導法滲透進教會 還找一堆藉口替教導人辯護~常見的是要服從神的代理人)
      2008-07-27 08:21:59

  2. 回覆

    提摩太

    2008-07-29

    的確
    “拿香跟拜”的信仰說穿了只是盲從與習慣
    信仰還是需要有體驗的,是不能遺傳的
    最近我們團契帶到的孩子裡
    也有一個遭遇到跟台長一樣類似的問題
    他是個聰明又溫和的孩子
    不過卻因為信仰跟家裡有了一些不愉快
    父母甚至明白表示不要他去教會
    這對他來說會是一個長期抗戰
    我想台長的經歷對他來說會是一個激勵

    • 回覆

      Zen大

      2008-07-29

      版主回應
      我想 拿香跟拜不能簡單說是盲從(文化習慣倒真的) 而是牽扯到一個華人的身分血緣認同的儀式
      是傳統華人很重視的一環 因為 家族是我們之所以存在的本 人要念本 這是中國人所重視的
      我的作法是 緩慢而迂迴的去傳遞不同信仰底下 對於慎終追遠的態度是一樣的 只是做法有所出入
      在我改變了信仰之後 基於我對信仰的真誠 我必須連帶改變我的行為(我認為 不要直接去衝撞在社會還是主流的儀式會比較能夠務實的解決問題 這東西相當複雜 能夠存而不論就盡量放到一邊去)
      必須讓父母長輩了解 信了基督教 不會就此丟棄祖先或父母 只是會改換另外的方式來崇敬
      很重要的是 態度要堅持 身段要柔軟
      常常有些弟兄姐妹信了主之後把家族家人看城外邦人甚至替上帝訂這些人的罪 只是因為他們暫時還沒有信你所信的神 那就不太好了
      長期抗戰是一定要的 避免增加誤會的衝突也是不可或缺的
      當然 我也是比較幸運的 有的父母依然喜歡高壓強制的頒布命令要子女遵守…..
      2008-07-29 11:19:19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