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事件簿

女人為何愛說謊?

By
on
2008-07-27

女人為何愛說謊?

文/zen

書名:彩妝女孩
作者:安潔雅‧森普
譯者:楊璨瑜
出版社:馥林

你認為,女人化妝算不算說謊?

畢竟,化妝和說謊一樣,都是借用某種東西的力量(化妝是化妝品加化妝技巧,謊言是靠語言),修飾看起來不盡理想的事實,使其變得美好。如果說謊絕對不行,那麼,化妝不也是?

安潔雅‧森普在《彩妝女孩》一書中,安排了一位女主角費絲,她心地善良,樂於助人(願意為她那未婚懷孕的好友拋下工作,放棄面試;甚至救了住在樓下的陌生鄰居),只是生活卻不盡如意(夢想成為公關公司的企劃,但實際上只是百貨公司的彩妝小姐),得靠說點小謊言來修補生活中所面臨的困境。

費絲的母親非常關心她的終身大事,總是不斷追問,逼得她虛構出一個律師男友亞當,甚至在母親表達要來看她男朋友的決心之後,跑去認識一個剛好叫亞當的男人,只是,費絲似乎沒走好運,這個亞當是個性偏執狂,和她在一起只是想要做愛,還害她丟掉了飯碗。

相信許多人和費絲一樣,內心深處並不想說謊,只是希望生活過得愉快順利一些而說點小謊。其實,我們也都和費絲一樣,碰過說白謊或不明顯否認某些並不一定對的事情,來逃避人際相處間的尷尬的時候。例如明明不適合穿緊身衣的胖女孩硬要穿時,並不會揭穿這件國王的新衣,甚至還會昧著良心說好看。

究竟如何定義說謊?人是否可以說謊?是相當複雜的倫理學議題。抱持康德式倫理學的人認為,絕對不可說謊,謊言一句也不可說出口,無論得付出多大的代價(即便會害死人),人們都應該保持誠實。

這世界上絕大多數人都無法遵守康德式的誠實觀,而是抱持一種視情況變通的情境式倫理學,當某件事情誠實會傷害人時,或回答某個問題超出被問者的能力時,是可以選擇說謊,或者拒絕回答。基督新教神學家潘霍華就支持這樣的情境式倫理,認為,當一個人被問了超過他所能夠回答的問題,或者誠實會導致某個人喪命時(例如當年納粹追殺猶太人,為藏匿猶太人而向追殺的蓋世太保說謊,就屬於可被允許的狀況),就可以說謊。

只是,情境式倫理的誠實觀,卻又極容易被無限上綱而濫用,例如書中主人翁費絲,她(自以為)為了不讓母親傷心,而不斷說謊欺騙母親,以至於最後要說更多的謊來圓原先的謊。雖說出發點是出於好意,且是無傷大雅的謊言,但若無法設立停損,那麼,最後可能被謊言反噬,反而傷害了自己。

幸好,最後作者給了一個皆大歡喜的圓滿結局,讓女主角了解生活中許多的謊言是沒必要說的(那種害怕說實話會傷人的心情,其實只是自己的想像,目的在逃避承擔自己該承擔的義務,而非為了保護對方),不用說謊就能搞定生活中的混亂,使之回歸秩序。

費絲雖然總是會說些小謊來讓自己的日子好過一些(遲到時的藉口,找工作時的假報成績……),但碰到重要的大事時,費絲始終展現其善良,不曾因為謊言而失去善良之心(例如為總是來百貨公司化免費妝的老太太服務,送即將臨盆的朋友上醫院,陪他生產,替她向那不符責任的孩子的爸爭取應有的權利等等),終究可以在了解謊言的利弊得失之後找出一條與謊言和平共處之道,並讓生活回歸正軌(對費絲來說,則是他所救的樓下房客,原來竟是自己工作的百貨公司的繼承人,是個貨真價實的千萬富翁)。

本書盡是費絲說的小謊所扯出的麻煩,只是最後能夠圓滿落幕,且讓費絲了解解決問題的方法並不只有說謊逃避,必須迎上前去,以真誠面對。

化妝,或許可以把人修飾的更美,但是,人與人真正交心相處,看得並不是臉上的妝,而是藏在妝底下的真心。真心實意,才是讓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緊密的不二法門。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